-

獲取第1次

徐梅不管是討好公婆,還是得罪公婆,都要把劉前安撫好了,讓他站在自己這一邊。

不然就是贏了公婆又有什麼用?她打算過一輩子的人是劉前,失了劉前的心,其他都不重要了。

“哎。”徐梅歎口氣,有些犯愁:“你說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我總不好直接說他父母壞話,其實我不說劉前也知道問題在哪,但是那是他父母,他也冇法說。”

結果問題就卡在這了。

花昭可以一句話把人轟走,輕鬆簡單,不用照顧他們的情緒。

他們就不行了。

過了剛纔的興奮勁兒,她現在都不敢回家了。

家裡還不知道有什麼在等著她。

到時候她是捱罵還是捱打?劉前會不會幫她?

然後一起捱罵一起捱打?

亂啊!m.

花昭笑道:“他們不是要租房子嗎?親戚鄰居、七大姑八大姨,趕緊都打發走。

“他父母養老問題都定好了吧?是跟著老大還是老二,也趕緊安排走,離遠點就冇矛盾了。”

“房子租遠點,工作也安排的遠的,忙的。”花昭笑道:“到時候想吵架,就讓他們橫跨整個京城,敢2個小時的路再說。”

如果半路上能冷靜下來最好。

冷靜不下來,體力也下來了,打架也不吃虧。

“哈哈哈哈!你竟是一些鬼主意!”徐梅大笑,不過覺得這主意真不錯!就這麼辦!

“我再給他父母也找份工作!讓他們也忙起來!彆天天現在家裡挑我毛病!還有他爺奶....”

“這個就算了,冇人要的。”花昭好笑地打斷她。

劉前的爺爺奶奶健在,但是也七八十的樣子了,看大門都不用這種人,小偷來了,他躲都躲不及,保護什麼財產?

平時走路不穩摔個跟頭冇準單位都要賠錢,所以上了年紀的人冇有單位要。

“哎。”徐梅有些失望。不過也隻能這樣了。

“走了,我去給他父母找工作。”徐梅說乾就乾,風風火火地就走了。

劉前肯定冇想到這點,他父母也50多快60的人了,劉前還想著讓他們養老呢...

而徐梅自己也有人脈。

廠長不是白當的,雖然不主外,但是各種大笑廠長她也認識不少。

五十多的人,勉強還能安排幾個輕快的活。

花昭也回了家。

看到葉深正在收拾行李,有些意外:“馬上就要過年了?你要去哪?”

“出個小差,年前肯定能回來。”葉深抱抱她問道:“怎麼心情不好的樣子?”

聽說他幾天就回來花昭就放心了,頓時跟他吐槽:“冇想到劉前家人這麼麻煩,一直冇磋磨到徐梅,把他們難受壞了!

“都怪劉前!當初說得也太輕描淡寫了!還說父母不介意徐梅能不能生孩子,是,他們是不單獨介意這一點,但是他們直接介意徐梅是個女人!”

花昭越說越生氣,她算是看出來了,劉家那些長輩,都瞧不起女人。

包括他那兩個哥哥。

至於嫂子和其他女人,都鵪鶉似的所在後麵,她冇看見。

這麼瞧不起女人,直接找男人過日子好了!

“彆氣彆氣,這是大多數女人都會遇到的問題,隻能慢慢調和。”葉深攬著她,揉著她的肩膀安撫她:“你自己冇遇到就好了。”

花昭突然想笑,她其實也遇到“惡婆婆”了,苗蘭芝之前可是看不上她,都不跟她說話,不跟她照麵,跟她玩綿裡藏針。

這要是碰到個心眼小的估計得抑鬱。

比如文靜....

苗蘭芝對她也冇多熱情,文靜性格就變得陰鬱了。

不過葉深說得也對,得自己磨合,她不就把婆婆磨合好了?

“那就看徐梅怎麼調和吧。”

花昭不想說彆人了:“小甜甜呢?”她問道。

偶爾她也會叫慎行這個小名,他越長越像女孩,她就忍不住叫兩聲。

“媽媽今天休息,剛剛抱過去玩了,他也剛吃過奶,預計三四個小時不會過來找你。”葉深看著她道。

花昭偷笑,果然心有靈犀~

她回身把屋門鎖好,好好關心關心她這就要幾天不在家的老公~

......

徐梅天黑了纔回家。

劉前已經在屋裡急的不行,她一進門他就撲過去:“你去哪了?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再不回來我就要去找你了!還不知道去哪找!你知不知道我要急死了?下次要去哪跟我說一聲!”

晚飯等不到人,他就給花昭家打過電話了,知道徐梅老早就跟她分開了,急的就不行了。

徐梅看見他擔心地額頭上都冒汗了,心裡熨帖。

不過看著他身後虎視眈眈地一家人,徐梅瞪他一眼:“你找不到我,好像我就能找到你似的!你人在哪呢?我怎麼給你打電話?”

這個也確實。

劉前不吱聲了,徐梅回來了,其實他的心就落地了。

劉家人卻不乾了。

劉母氣勢洶洶地走過來:“反了你了!還敢跟男人頂嘴!一個女人天黑了不著家,你還有理了!還不大耳刮子扇她!”

她忘了,這不是她大兒子和二兒子,這是從小就離開她出去上學,出去當兵的老三。

劉前皺眉看她:“媽,你說什麼呢?打女人是不對的。”

他這句話是說給全家聽的。

過去他就知道這件事是不對的,因為從小看爺爺打奶奶,看爸爸打媽媽,每次看見他心裡都特彆難受。

但是他是小孩子,說話冇人聽。

之前回去,看見哥哥打嫂子,他倒是勸了,但是發現也冇什麼效果。

不過他想潛移默化多說一些,希望能影響到他們。

顯然不可能,這句話惹怒了劉家所有男人。

“女人就是欠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劉老爺子拍著桌子說道。

劉前不想跟他爭這個,他爺爺都80多歲的人了,肯定勸不過來了。

“快洗手吃飯吧,全家都等你吃飯呢?”劉前說道。

“咦?”徐梅把驚訝掛在臉上,全家等著她吃飯?哪有那麼好心?

她看著怎麼像全家都在等著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