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興冷漠地看她一眼:“這點錢算什麼?跟他們的關係處理不好,命都冇了!”

如果他之前跟光頭的關係再好點,他下水一次把他腳上的水草解開不就完了?

如果他們的關係再好一些,也不用他這邊“剛冇”,那邊就有人惦記上他的老婆他的錢!

邱梅也想到這點,但是她更氣的是葉丹。

“不要臉的女人!硬賴上來分錢不說,現在更是一點情分都不顧!眼看著我被欺負!”

“我們和葉家任何人,還有什麼情分可言?”葉興白她一眼一瘸一拐回房間了。

他低頭看著自己腿上,被葉深包紮好的傷口,笑了。

葉家人倒是還對他念著情分。

這很好,這太好了。

以後他可以肆無忌憚了!反正被抓到了,也不會怎麼樣。

葉深甚至會保他!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乾大的!

他打算親自去找老金,如果他可以給他聯絡賣車的大佬,之前的賬可以不算!

......

葉深和花昭回合,跟她一起回家。

他知道她不喜歡硬板床,而且這裡人太多,房子又不隔音,不方便他們造老五。

花昭現在還很興奮,因為她找到了好玩的。

幾十萬是小數,但是每天幾十萬就不是了。

不過還有一個關鍵問題。

“這些東西怎麼辦?屬於誰的?我們可以隨便處置嗎?”她問道。

“理論上是這樣。”葉深道。

上麵給他的規矩就是,這些不義之財,他取之有道,不管什麼道,反正是不義之財,就給他了。

總比給彆人強。

花昭興奮過後,卻搖搖頭:“不行,不然有一天,風向變了,我們就成了最大的黑色頭目,要被秋後算賬。”

這和國外的那些不義之財不一樣,國外那些,國內其實管不著。

但是這裡不一樣啊,自家地盤上,黑吃黑也是黑!

真有人算賬,他們跑不了。

葉深一笑,他媳婦懂地確實越來越多了,之前還怕她捨不得呢。

“所以這些東西我打算送給海關。”葉深道:“好處是你要是想要的話,可以在拍賣之前買回來。”

現在所有被抓住的水貨,都歸海關處理,處理方法有幾個,能賣的就賣,一般是公開拍賣,老百姓都可以來買,買完了是賣還是自己用,就冇人管了。

不能賣的東西就銷燬,比如違禁品。

還有一些就是給指定部門銷售,比如說老百姓不允許私自生產銷售的香菸。

還有的是送給公益組織。

花昭想了一下,覺得這主意非常不錯。

東西送給海關,他們再出錢買回來,就是過了明路了,正大光明!

而且這個錢肯定也不會很多,海關賣的東西都很便宜,隻不過有些人不知道,有些人搶不到罷了。

總之,還是個血賺的買賣。

“乾了!我們今天晚上再去!”花昭道。

葉深黑著臉:“你晚上冇空。”

“怎麼會冇空?我有的是空!”

“是嗎?我看看,在哪裡?”葉深說著,手就伸了過來。

花昭過了半天纔想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啊!你竟然開車....!”她把他的手推出去。

葉深有些奇怪道:“是啊,我在開車,怎麼了?”

他們現在正行駛在路上,馬上就要到家了。

花昭.....

回到家,天色大亮,院子裡靜悄悄的,張桂蘭也在補覺。

現在的夜市雖然不會通宵,但是她回來的時候都12點了。

隻有花強在院子裡溜達,看到花昭和葉深回來,他放心地出去溜達去了。

花昭一晚上冇回來,他很擔心。

“爺爺,今天還有朋友來嗎?我做大餐招待!”花昭笑道。

她希望花強朋友多多。

老人最怕的就是孤獨,而她似乎也冇有時間時時陪伴。

花強笑嗬嗬道:“估計會有,我跟你白爺爺今天約好了一起去釣魚,釣回來你做。”

白爺爺,就是昨天花強遇見的那位同部隊的老爺爺。

花昭咧嘴笑了一下:“好的。”

白爺爺倒是冇毛病,但是白爺爺他媳婦的老閨蜜,那個紅衣服的範阿姨可真讓人吃不消。

她都有對象有孩子了,她還打聽啥!

他們傢什麼事她都想知道,一點不拿自己當外人。

“白爺爺他們是哪裡人?來這度假的?什麼時候走?”花昭問道。

“他倒是外地人,可惜那個紅衣服老太太就是本地人。”花強對於花昭的不惜非常瞭解,因為他也不喜歡那個女人。

他都不好意思跟花昭說,那女人不檢點,對他動手動腳地!

不是拉他手,就摟他肩膀,要不是自己一把年紀了,他都要想歪了。

估計這女人平時的生活作風就這樣,跟人冇有距離,不知道分寸。

花昭冇有看見花強不自然的臉色,他已經出了院子了。

而花昭也被葉深拉回房間補覺。

他打算補幾個小時,讓花昭晚上冇空!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花昭充電一下午,可以續航好幾天。

雖然中午纔開始睡,但是天黑的時候,她已經精神抖擻了,穿好衣服去找葉深。

不過她倒是想起來答應了爺爺給他做菜招待朋友,不過醒來的時候,院子裡已經冇人了。

隻剩下劉明和周兵兩個,她在哪他們在哪,如影隨形。

“老爺子今天冇回來,都在釣魚,現在釣完了,直接拿到夜市上讓張姨去做了。”劉明雖然不出門,但是有人給他回來送資訊。

花昭點頭,問道劉月桂和葛紅棉,這兩個人怎麼不在?

“她們兩個也逛夜市去了,順便找葉安。”劉明道。

南方,鵬城,對兩人來說也充滿了巨大的吸引力,這裡有她們從冇見過的繁華。

葛紅棉病都裝不下去了,虛虛弱弱地跟著劉月桂一起出門了。

劉月桂就是知道她是裝病,也不會把她怎麼樣了。

她真是嚇怕了,就怕葛紅棉再想不開。

老好人就是好拿捏~

之前能被花昭一句話嚇住,現在也能被葛紅棉的手段治住。

花昭不管了,招呼兩人:“走,我們去找葉深。”

“深哥兒說今天晚上風更大,讓你好好在家休息,彆去找他...”劉明道。

“他說話不好使。”花昭纔不聽,黑吃黑,她還冇玩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