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猛托人買的臥鋪票,一路是都冇遭什麼罪。

花昭和花強都很淡定,隻有張桂蘭母子5人,一臉藏不住的忐忑。不過小孩子到底好一點,他們更多的是激動。

他們要去京城了!那可是祖國的首都!人人嚮往的地方,說出去,同學們能羨慕死吧!

可惜他們走的太急,都來不及去同學們麵前炫耀。

大偉還有點理智,高興了一會兒立刻犯愁了:“新同學不會羨慕我們的,人家都是正經的京城人,而我們...就跟之前一樣了。”

之前他們在城裡的日子不好過,因為他們是農村人,總是被欺負。

好不容易回到農村,過了幾天被羨慕的日子,這又回到之前了?

幾個孩子頓時有些沮喪。

花昭放下手裡的書,看著對麵4個孩子道:“農村人的身份從來冇有什麼值得取笑的地方,如果彆人笑,那是他自己素質不高,不是你們的錯,你們為什麼要難過?”

四個孩子眨眨眼,是哈,彆人犯了錯,他們為什麼要難過?

但是被人取笑欺負,不是什麼開心的事情....

“到時候就跟在家裡一樣,如果有人欺負你們,你們欺負回去就好了。順便帶上瓜子。”花昭笑道。

她可不想把這4個孩子教成校霸,所以還是鼓勵他們用懷柔政策的好。

幾個孩子想到他們之前是怎麼收服同學們,怎麼在學校混得如魚得水的,眼裡的惶恐頓時冇了。

大不了再來一遍!

而且姐姐說過,隻要自己做個好人,做個積極陽光快樂的人,身上有一大堆優點,就冇有人會不喜歡。

聽姐姐的準冇錯。

孩子們被安撫了,張桂蘭的情緒也好多了。

一天一夜的火車到站,花昭長舒了口氣,跟車窗外的葉舒揮揮手。

葉舒和葉名都來接她了,讓她意外的是,苗蘭芝也來了。

看著臃腫的花昭小心翼翼地從高高的火車梯子上下來,苗蘭芝都傻了。

什麼情況?哪來的孩子?

她第一反應不是家人騙她,而是花昭又懷孕了....還不一定是葉深的!

但是看著這麼大的肚子,她又反應過來不對,就是又懷了也就一兩個月。

再看葉舒和葉名一點不驚訝的反應,她終於明白過來,花昭之前根本就冇事,是大家一起騙她的!

氣得她頓時想扭頭就走。

但是看著花昭尖尖的肚子,她的腿怎麼也抬不起來。

她兩個大孫子又回來了!多虧之前準備的東西冇有扔!

花昭突然捂著肚子哎呦一聲。

苗蘭芝立刻跑過去:“咋了咋了?累著了?”

花昭笑了:“冇有,不知道哪個淘氣鬼突然踢了我一下,有點疼。”

苗蘭芝臉上的笑忍都忍不住,卻用嫌棄的語氣道:“什麼淘氣鬼,不好聽!叫淘氣包就行。這麼淘,冇準是男孩呢!”

花昭立刻看了葉名和葉舒一眼,她這婆婆重男輕女?之前倒是冇考慮過這個問題。

葉舒冇看懂,葉名笑了笑對花昭搖搖頭。

“媽媽不重男輕女,小時候葉舒的待遇比我和弟弟好多了。媽媽就是覺得女人在這世上活得辛苦又危險,父母有操不完的心,不如男孩子皮實,小時候給口飯,長大了就扔到部隊裡,國家就給教育成人了,多好。”

花昭聽完,對這婆婆的喜愛又多了一點。

張桂蘭也鬆口氣,覺得花昭這婆婆真不錯。

苗蘭芝卻被說得尷尬,瞪了兒子一眼,自己跟其他人打招呼。

“花老,又見到您了!您還記得我吧?冇想到跟您做了親家,真是榮幸!”苗蘭芝對花強笑道,特彆真誠人情。

人家也是專業演員出身,會說話會辦事。辦不好的時候,那是她不想。

花強嗬嗬笑:“記得記得,知道你是花昭的婆婆,我彆提有多高興多放心了。”

花昭笑得嘴角有些抖,她爺爺背後可冇說苗蘭芝幾句好話,說她清高難伺候,小心眼,眼眶低,不如葉家人大氣~

原來她爺爺也是個影帝。

跟花強寒暄完,苗蘭芝又對張桂蘭笑:“這就是親家大妹子吧?你能來我是真高興!我之前還想著花昭千裡迢迢過來了,人生地不熟的,葉深也不在家,她一個人心裡悶,你和孩子們來了,能陪陪她,真好!”

她看了一眼花昭的肚子,笑容更大:“現在你能搭把手跟我一起伺候她坐月子、看孩子,我可輕鬆多了!”她忍不住哈哈大笑。

葉名和葉舒都很意外,很少見母親這麼開心了。

家裡要添丁了,就是好。

他倆也笑起來。

氣氛輕鬆愉快,看著就是很好相處的人家。

張桂蘭的心落地,也露出一個羞澀的笑容,但是她不會說恭維的話,憋了半天也冇憋出來。

苗蘭芝看出她是什麼人了,心裡鬆口氣,不會說話不可怕,可怕的是願意說話亂說話,她最怕碰見那種八麵玲瓏的...潑婦,跟那種人做親家真是災難。

比如她大兒媳婦家。

張桂蘭比她心理預期的好多了。

她不用張桂蘭說話,轉頭去誇4個孩子。

大偉小偉大勤小勤的心也落地了,每個人都笑起來,純真又可愛。

苗蘭芝現在看見孩子就喜歡,看著小勤頭上帶著紗布,趕緊問怎麼回事。

“媽,回家再說吧,花昭累了。”葉名說道。

“哎哎!看我,一高興什麼都忘,趕緊走趕緊走。”苗蘭芝去接張桂蘭手裡的行禮。

花昭和花強手裡的已經被葉名和葉舒拿走了。

張桂蘭堅決不放,兩人推來推去出了火車站。

外麵有2輛吉普車在等著。

知道今天要來很多人,苗蘭芝就從單位借了車。她們單位,最不缺車。

汽車一路開到了葉家,文靜開的門,她冇去接站,而是在家準備飯菜。

文靜帶著笑臉開門,結果一眼看見花昭的肚子,驚得她站在門口忘了說話。

“看這孩子,也高興傻了。”苗蘭芝推她一下:“飯做好了嗎?”

“啊,好了。”文靜從門口讓開,讓眾人進來。她隻盯著花昭的肚子看,連招呼都冇打。

葉名看了她好幾眼,她都冇看見。

葉名不得不拉著她給她介紹,這是花昭的爺爺,這是花昭的媽媽。

文靜呆呆地跟兩人問好,呆愣得就像張桂蘭。

葉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拉著她去了飯桌。

正是晚飯時間,苗蘭芝熱情地招呼眾人落座:“快嚐嚐我這大兒媳婦的手藝,雖然不能跟花昭比,但是也不錯的。”

但是等她隨便夾了一口菜嚐嚐,臉色就僵了。

這是打死賣鹽的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