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回去,基本學會的幾個村婦就回去把豆子泡上了。

但是第二天,她們依然抽空來幫花昭乾活。

這麼多筐啊,她一個人乾,怪可憐的。

而且花昭說話好聽,不光聲音好聽,態度也好,一點不凶,也冇有尖酸刻薄,關鍵是不嘮虎嗑...她們發現自己竟然挺喜歡跟花昭嘮嗑的,所以收了工,吃完飯,不自覺地就來她家了。

其實每天澆水的活花昭早乾完了,不,實際上她什麼也冇乾。

真澆水,澆750筐,澆好幾遍,那她一天什麼也不用乾了,就在這屋裡彆出去了。

她其實一筐隻澆一次水,剩下全靠能量維持著,這個活就輕鬆了,隻要她在屋裡一走一過就可以了,甚至不用在屋裡,在院子裡都行。

但是有人來幫忙,花昭也非常歡迎,她也迫切地需要跟村裡人打好關係,給她的寶寶們創造和諧的生存環境。

5天時間,花昭終於交下了第一波朋友,5個大嬸,3個大嫂。

這天,也是她們豆芽出盆的時間。

這些人是想先拿一斤豆子生一盆試試的,自己家吃,可吃不了一筐。

結果都非常成功!

一盆爆盆的豆芽,水靈靈白胖胖,還有一股特有的清香,看著就讓人大有食慾。

生吃一根嚐嚐,跟花昭生得豆芽一模一樣!

當然一樣了,花昭這幾天進山的時候,都會路過這幾家人家,偷偷的照顧一下她們的豆芽。

這是她剛想到的辦法。

不能讓她們不成功,不然肯定是她藏私了!

憑什麼一樣的方法,她成了,她們卻不成?而且是天差地彆的失敗?

肯定是她藏著秘訣冇教!

所以她得辛苦點,以後誰家生了豆芽,她心情好,就“照顧”一下,心情不好,就不管,這就可以了。

這樣子,就賴不到她方法不對了,肯定是她們自己哪裡冇做好!溫度、濕度、光照、水量啥啥啥的冇控製好。

幾個人成功了,村裡頓時掀起了一股豆芽熱,家家戶戶生豆芽。

第二波豆芽出來,就有成的有不成的了。

花昭聽說的,誰家家風不錯,人品不錯,就成了,誰家缺德帶冒煙,肯定就不成。

整個靠山屯,就花山家連帶著幾個兒子家,冇成功。生出來的豆芽又細又小,苦了吧唧。

花昭也是這次實驗才發現,她不但可以跟植物交換能量,互利互惠,她還可以單純地吸收能量,卻不回饋給它們!

這些豆芽就是被她吸收了能量,發育不良了。

哇.....花昭當時都驚呆了,她這是變成人形除草劑了?~

......

經過十多天的運輸,花昭的牛肉醬,終於千裡迢迢,到達了目的地。

“葉營!你的包裹!”小兵在門口喊道。

整個走廊裡都靜了,葉深也驚訝地抬頭,他有包裹?誰會給他寄包裹?家裡人可冇有這個習慣。

“什麼東西?”葉深問道。

小兵嚥了口口水說道:“好吃的!”

他冇吃過牛肉醬,不知道這個東西具體叫什麼,但是他知道這是他從冇吃過的美味!

到了他們這的包裹信件,都有專門的部門檢查,檢查的時候他在場,聞到了,也嚐到了。

這東西雖然看著像吃的,但是誰知道有冇有毒啊!他們得試驗!動物吃過了冇事,他們順便再嚐嚐...

聽說是吃的,葉深更奇怪,他的那些家人,可冇有一個是會給他寄食物的體貼人。

“誰郵的?”他問道。

“你媳婦!”小兵喊道。

這句話,把走廊裡其他房間裡的人都喊出來了。

“葉深,你有媳婦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我們怎麼不知道!”

兩個聲音控訴道。

說好的大家都是光棍!誰也彆笑話誰呢!什麼時候葉深就不是了?

唯一一個冇說話的青年,皺眉深深看著葉深。他選擇了賀家,還是馬家?他們陳家到底是晚了一步,冇有收攏到葉深。

葉深愣了3秒,才反應過來。

他倒不是忘了自己有媳婦了,他是冇想到她會給他寄東西,還是吃的。

她那麼胖,對吃得很看重吧.....

“葉營!請查收!”小兵把包裹小心翼翼地放到了葉深的桌子上,人卻冇有離開,而是眼巴巴地看著葉深。

其他三個“營”也冇走,反而圍了過來。

“老規矩啊,見麵分一半!”黑壯魁梧的趙勇說道。

旁邊跟他一比顯得白淨瘦小斯斯文文的莊元武微笑著點頭。

陳風最後走進來,看著已經被拆開的包裹。4個鐵罐奶粉桶上放著一封信,信封上是歪歪扭扭奇醜無比的三個字“葉深收”。

陳風的眉頭一跳,賀蘭蘭或者馬建國的字這麼醜嗎?

葉深眼皮也是一跳,眼睛卻亮了,還行,雖然醜了點,但是竟然會寫字!還能寫成信?這已經大大超出他的預期了.....

他以為花昭大字不識一個,頂多勉強會寫自己的名字。

“快快快!打開看看!什麼東西這麼香?”趙勇催促道。

四個奶粉罐子都被拆開檢查過,再蓋上就不嚴了,香味已經透了出來。

所有人都忍不住嚥了口口水,什麼東西啊?光聞味道就這麼香?

葉深也非常好奇,伸手打開一個蓋子,濃鬱的香氣一下子散發出來,立刻征服了所有人。

“啊!這個分我!”趙勇伸手就搶走了一個罐子,轉身就跑。

黑壯的身材竟然出奇的靈活。

但是白淨瘦小的莊元武最擅長的就是速度,出手比他慢,出門卻比他快,早就抱著一個罐子冇影了。

陳風盯著剩下的兩個罐子。

他向來看不上這種“分一半”的規矩,他倒是不介意把自己家郵來的東西分給彆人,但是他看不上彆人家的那點土特產。

他什麼東西冇吃過?

他從來冇主動要過誰的東西,更何況是葉深的!但是這次,他非常非常想伸手。

葉深的兩隻手已經按在了罐子上。

“老規矩,分一半,我的一半已經分出去了,你想要,去找他們吧。”

陳風轉身就走,動作飛快。

葉深轉頭,看向小兵。

小兵也一溜煙地跑了。去其他三個營手裡搶東西,總比從葉營手裡搶東西容易得多!

人都走了,葉深這才小心翼翼地打開另一個蓋子,一股更加濃鬱的,帶著他最喜歡的辣椒味的肉香飄了出來。

他不自覺地笑了出來,生平第一次收到了自己喜歡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