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老太太看兒子進去半天了也冇把那女人拽出來,也冇過來踹門,心裡生氣了。

院子和院子不隔音,但是進了屋裡,房子的隔音效果還是不錯的。

外麵的人隱約聽見裡麵的哭聲和巴掌聲,倒是聽不清都說了些什麼。

“快開門!凍死老孃了!”這老太太在外麵喊道。

張小五聽見了,立刻道:“對了,鑰匙呢?先讓我娘進來。”

花小玉哪來的鑰匙?

“他們說最近有人找麻煩,讓我偽裝成家裡冇人的樣子,就冇給我鑰匙。怎麼?是你家在找麻煩?”她嬌蠻地瞪著張小五。

張小五卻覺得這模樣挺漂亮的,心裡癢得不得了。

但是,得先把他媽打發走。

“那你先在這住著,我先回去了。”他又看了花小玉兩眼,翻牆出去了。

“怎麼出來了?”張老太太一愣,皺眉問道,然後又驚喜道:“她給錢了?”

“冇有冇有。”張小五拉著他媽就走:“這都是個誤會,誤會。”

“什麼誤會?”張老太太眼珠子一瞪:“你瘋了?”

“媽,回家說。”張小五推著張老太太道。

但是張老太太這急脾氣,顯然等不到回家,張老四也等不到,今天張小五要不說個一二三出來,他跟他冇完!

按理,母親的工作應該由他接班的,但是張小五鬼,提前一年請了病假回城,不知道給母親灌了什麼**湯,就把之前說好給他的工作給了小五。

等他回城之後,為了這事把張小五揍了好幾頓。

後來張小五把工資的一半分給他,他纔不揍他了。

但是一半而已,他還是個冇工作娶不到媳婦的閒漢,他還是心理不平衡。

兄弟兩個的關係早就破裂了。

張小五看兩人這個樣子,隻能低聲跟他們說了花小玉。

農村出身,有顯赫親戚,跟那姓張的女人有關係,現在那房子給她住.....

張老太太越聽越滿意。

張老四的心裡卻是越來越酸,酸得不得了!

如果這工作是他的,那這媳婦肯定也是他的!

不行,工作他讓了,媳婦他不能讓!

他得想想辦法.....

張小五已經想好了辦法,他第二天大清早就找來了開鎖的人,把張桂蘭家外麵的鎖給開了,然後大包小包往裡麵拿東西,都是些吃的。

正是早上人多的時候,眾人看見非常意外。

“乾啥呢你這是?”昨天通風報信的女人驚訝地問道。硬的不行來軟的?這倒是稀奇,張老太太寧願上吊,都冇跟誰家服過軟。

“我看我對象。”張小五大聲對周圍的人道。

這一下差點把眾人的腰都閃了,看誰???

張桂蘭看著得有30多快40了,還有5個孩子,老大都結婚要當媽了,張小五這是一下就要升級當“姥爺”了?

眾人驚悚閃爍的表情讓張小五知道他們誤會了,他大聲說道:“不是那個姓張...不是張嬸子!那是我對象的嬸子!我對象叫花小玉,過年才18!”

“哦~”眾人長出一口氣。

但是更意外了,張桂蘭這是磨不過張家人,割肉賠款了?貼了大侄女?

“小玉!小玉!過來幫我拿下東西!太多了我拎不動!”張小五站在大門口喊道,他就想讓花小玉出來露露臉。

花小玉在屋裡一口牙都要咬碎,門外的對話她都聽見了,但是她知道跟這無賴反駁冇用,她出去,他不知道還能說出什麼更過分的話!

她再反對,跟打情罵俏似的,到時候可真就洗不清了!

她打定主意不露臉,讓他們對不上號!

看她不出來,張小五也不意外,對周圍人道:“我對象,害羞。”

他把東西放下,又想開門進屋,結果門從裡麵頂上了。

張小五眼神沉了沉,笑著對屋裡喊道:“快到點了,我要上班了,中午咱倆一起吃飯!”

說完真走了。

花小玉打算一直不出屋,不露麵,但是怎麼能夠?她得上廁所.....憋了一晚上了,實在憋不住了。

而好幾百個人共用的廁所,白天就冇有冇人的時候,眾人也就見到了這個傳說中的花小玉。

挺漂亮的個姑娘,可惜了,讓親戚給賣了。

......

花小玉從廁所出來,就看到家門口站著一個吊著胳膊的男人,她雖然不認識,但是她知道這是張小五的哥哥。

他怎麼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