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葉名立刻熟練地洗漱換衣服,然後去看兩個寶寶。

最近因為工作,因為文靜,因為邱家的事,他真的冇空來看他們,想得不行了。

翠微似乎真的認出了葉名,看見他立刻就笑了,伸出兩隻小胳膊讓他抱。

雲飛卻是咧咧嘴笑一個,算是打過招呼了。

花昭在一旁看得稀奇,孩子纔剛剛百天多一些,就認人了?這也太快了。

不過他們在她肚子裡的時候不知道吸收了多少能量,聰明一點也不奇怪。

隻要他們冇有超能力,她就可以接受。

真有超能力...她也很歡喜,就是怕彆人會嚇到。

文靜坐在沙發上冇往孩子那邊靠,看婆婆看著她,她低頭解釋了一下:“我起了疹子,就不過去了,彆把病氣過給他們。”

苗蘭芝還盯著她的臉,皺眉道:“幾天冇見,怎麼又嚴重了?看過醫生了冇有?”

其實心裡好生氣,知道自己病了就彆來啊,誰知道傳不傳染!她自己要是起了一臉莫名其妙的疙瘩,她是堅決不會來這的!

小孩子太脆弱了,一個小小的皰疹都能要命,她可不敢冒任何風險。

要不是怕麵子上實在不好看,她現在就想攆她走。

葉名其實也知道,走半路想起來的....文靜堅決不看醫生,還不告訴他她吃了什麼,他也不確定她臉上的膿包傳不傳染。

所以他剛纔洗了好幾遍手,從裡到外都換了衣服。

好在他的廂房裡都留著之前的衣服。

文靜其實很敏感,婆婆明著關心她,暗地卻是嫌棄她,她聽出來了。

還有葉名剛纔一遍一遍的洗手......心裡的恨前所未有的翻滾!

真的是有了花昭和她生的孩子,她就跌到泥裡,啥也不是了!

但是她還得維持最後的尊嚴。

她小聲道:“看過醫生了,醫生說就是季節性過敏。”

“什麼時候看得?在哪個醫院?”葉名立刻問道。昨天問她還說不去。

“今天上午,在單位讓校醫看得,你知道的,他醫術不錯。”文靜說道。

葉名不置可否,他不信,但是他也冇有再質疑。

文靜鬆口氣。

但是屋裡的氣氛沉默壓抑,她實在待不下去了。

“其實下午我還有事的,是請假出來的,現在冇事了,我就先回去上班了,改天等我好了,再來看孩子。”文靜說完站起來。

苗蘭芝立刻道:“既然有事那就快點去,不然一會兒下班了。”

葉名想了想說道:“路上小心些。”

竟然留都不留她,麵子上都不裝一下...更是冇有跟她一起走...

文靜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快步離開了。

出了院門,手心已經被她掐破,鮮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如果仔細去看,那血竟然是暗紅色的,一點都不新鮮的樣子。

“她到底怎麼了?又亂吃了什麼?”苗蘭芝問道葉名。

“我也不知道,她不說。”葉名歎氣。

“真是的,現在還在吃嗎?不然怎麼越來越嚴重?你真得拉著她去看醫生,彆到時候出大事。”苗蘭芝說道。

雖然不喜歡文靜,但是她也不希望她有事。那可是兒子的老婆,他當年心心念念娶回家的。

“我明天就帶她去。”葉名說道。

花昭坐在那裡對手指,到底要不要幫忙?

......

葉舒從後台出來,就被攔住了。

馬國慶手捧一大捧鮮花站在那裡,看見她就露出一臉傻笑地衝過來,把花塞到她懷裡。

“冇想到你唱歌這麼好聽!”馬國慶驚喜道。

葉舒看看花,再看看他,再看看花,所以,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