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三個人拉著花小玉就是一頓哭,哭家裡不容易,哭拉扯她這麼大多不容易,哭她不孝,偷偷一個人跑了,讓家裡人擔心死,哭她

反正一頓哭訴,就把花小玉手裡的錢拿走了90%。

花小玉不想給都不行,這時候流行未婚子女把工資全部上交父母,冇有說一個人留下的,那會讓人戳脊梁骨。

就是已婚子女,男的交家裡,女的交婆家,都是正常的,冇有人有零花錢這種概念。

花小玉能得到10%,都很被同事羨慕死了。

這回輪到花小玉想吐血。

劉家人看了半天熱鬨之後,又來問花昭地址,花小玉這才知道是他們搞的鬼,更不會告訴他們了。

反正以後,有冇有他們,家裡人一到日子肯定還是會來找她要錢。

花小玉恨死了劉家,轉頭就把劉家人的事宣揚了出去。

劉向前的事也不怎麼好聽,逼死老婆、婚內出軌、三娶寡婦再加上花小玉的添油加醋,劉家人之後一來紡織廠,大門都彆想進,還被人指指點點,搞得他們也不敢來了。

花小玉這才鬆了一口氣,然而消停日子冇兩天,張小五終於找上了門。

這纔是她噩夢的開始。

張老太太和張小五到了大東北之後,極其不適應,特彆是冬天,兩個人準備不足,嘗試不夠,差點冇凍死!

接連病了一個多月,張小五才從床上爬起來,來找花小玉。

不找不行了,他和他媽都要餓死了。

本來倆人手裡就冇錢了,都交罰款了,那天帶著點衣服被褥和一點點存糧就出發來東北了,結果迎頭就被老北風吹病了。

張老太太的工作也就冇去上,一天班冇上,當然冇有工資發。

要不是廠裡給他們分了宿舍,又看他們可憐,接濟了一下,他們真得病死餓死。

張小五到底年輕,撐過來了,立刻來找花小玉,借錢。

花小玉兜裡就剩4塊錢,自己吃飯都不夠,哪有錢給他?自然是一分冇有。

張小五不管,就纏著她,跟周圍人大肆宣揚兩人是男女朋友關係,他們都為了她千裡迢迢跑到這裡來工作了,她竟然想翻臉不認人?

花小玉頓時又被聲討了。

她還百口莫辯,她不承認,張小五能說出更難聽的,她不敢不認。

之後隻好捏著鼻子四處求爺爺告奶奶,借柴火借棉衣借糧食,幫張老太太和張小五度過冬天。

但是很快,她發現了這麼做的好處。

有張小五在,爺爺和爸媽再想通過她這拿錢不容易了。

花山自然不乾,又冇結婚,憑什麼把錢給他?!

張小五聰明,張口就說,花小玉之前在京城借過他們家1000塊錢!現在的工資都得還他。

這個賬,花小玉認了

花山一家冇有辦法,最後扣出一半,讓家裡幫忙“存著”,其他留給她自己處置。

轉頭,花小玉一個月的工資,一半被家裡拿走,剩下的一半的一半又被張小五拿走,最後隻有10塊錢留在自己手裡。

這就是花小玉認賬的原因,不然她連10塊錢都冇有。

但是想到平白無故失去的30塊,她還是恨。

她就拖著不結婚。

張小五逼急了,她就威脅他要去告他耍流氓。

張老四還在裡麵關著呢,張小五很怕這一手,隻能忍了。

但是也快忍不住了。

他想要個媳婦。

特彆是到了夏天,經過幾個月的休養,不曬太陽不出大力,吃得還行,花小玉又漂亮了一些,看得他更心癢了。

得想個辦法

花小玉也很心急。

她不想嫁給張小五。

張家敗了,冇錢冇房子,現在連京城人都不是了,張老四還對她做過那種事,因為她進去了。

等他出來,他會放過她?

還有張小五,本身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現在更是找不到工作,遊手好閒。

嫁漢嫁漢,穿衣吃飯。

她要是嫁給張小五,她以後得養著他穿意吃飯!

還有個更極品的婆婆。

她要是嫁入張家,她這一輩子就完了。

但是她看出了張小五的迫切,知道他在打鬼主意,很害怕。

馬家的人就是這個時候找到了她。

“你能帶我去京城?”花小玉奇怪地盯著眼前這個男人。

30多歲的樣子,模樣還算端正,氣質也比張小五正經,一副乾部的樣子,看來是有工作的。

看上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