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建寧走了,屋裡依然安靜。

花昭看了看葉名:要不要告訴他們?

葉名搖搖頭。

等結果出來了再說。

現在說,他怕打草驚蛇。

他要用這次的事,徹底讓賀建寧死了這條心!

“既然有這個技術,那葉興和他兒子,也順便鑒定一下吧。”葉名說道。

葉振國立刻道:“對!”

他也覺得賀蘭蘭就是看了邱梅,有樣學樣碰瓷來的。

所以說,娶這樣的媳婦後患無窮。如果鑒定結果不是父子關係,他們正好清人。

葉名趕著飯點,親自去了葉誠家,當著他們全家所有人的麵,說了dna鑒定的事情。

周麗華立刻舉雙手雙腳讚成!

本來她就看不上邱梅,現在她又突然來了這出,把她好不容易相中的兒媳婦都攪黃了!

讓她被對方父母好頓損!

她現在更是恨上了邱梅。

“趕緊去鑒定!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們家的種!不是就趕緊滾蛋!”周麗華瞪著邱梅道。

邱梅一臉無懼,坦然的很。

周麗華白她一眼,轉頭對葉名笑道:“這個東西得去國外做吧?什麼時候去?還有那個費用……”

葉名說道:“明天早上你們就帶著孩子去小姑的醫院抽血,至於其他的,你們不用管了,葉深的孩子也要去鑒定...”

葉名說完表情一變,似乎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

周麗華眼睛“唰”地一下就瞪大了,尖叫道:“什麼?葉深的孩子也要去做鑒定?花昭生的不是他的種?”

她激動地臉都紅了:“我就說!一次兩次怎麼那麼巧!碰她一下就有了?是不是三個孩子都要做?都不是他的種?!”

葉名看著她,表情淡淡的。

葉誠立刻訓道周麗華:“夠了!看看你說得什麼話?哪有個長輩的樣子!”

周麗華挑挑眉,不吱聲了。

葉誠問道葉名:“到底怎麼回事?”

事關葉家的子嗣問題,他不得不慎重。

葉名看三叔問了,不得不說實話:“不是花昭的問題,是賀建寧帶著賀蘭蘭來了,抱著個孩子...”

他把事情講了一遍。

雖然不是花昭的問題讓周麗華很失望,但是聽說葉深和賀蘭蘭有一腿,也弄出個野種來,她的表情又興奮了。

現在丟人的就不是她一家了。

葉茂家出了事,風頭肯定馬上就蓋過他們家!

“哎呀哎呀,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深哥兒不是那種人,一定是賀蘭蘭主動勾-引他的!”周麗華“焦急”道。

葉名似乎不想跟她多說,交代完事情,匆匆走了。

他一走,周麗華立刻笑了,哈哈大笑。

葉名走到衚衕外,似乎都能聽到她的笑聲。

他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這個三叔家,以後冇事不要來了。

當天晚上,葉茂家的電話響不停,甚至有親朋好友親自上門來打聽情況。

到底怎麼回事?葉家要跟賀家聯姻了?那他們得重新掂量賀家的人了。

出了這種事,大家用腦子一想,就能想到葉家該怎麼做。

為了保住兒子,當然是舍了農村出身的媳婦,改娶賀蘭蘭。

不然呢?讓葉深以耍牛盲的罪名進去?就算不吃花生米,關幾年,他也前途儘毀了。

傻子都知道怎麼選。

這也是賀建寧的底氣。

他們要是不同意娶賀蘭蘭,他不但要讓葉深進去,他就是舍儘所有,也要讓葉深重判!

看葉家怎麼選。

是要兒子,還是要兒媳婦。

“冇有的事!我們是絕對相信葉深的!”

“孩子絕對不是他的!”

“這肯定是賀蘭蘭不知道跟誰生了孩子,誣陷我們葉深!”

葉家人當然極力否認。

有人信了有人不信。

但是不管如何,賀蘭蘭未婚生子的事情是傳出去了。

現在就看這孩子是不是葉深的了。

賀建寧在屋裡來回踱步。

把事情鬨大,本來是他等結果出來之後的打算。

現在葉家在冇有底氣的情況下主動傳出去,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

“訊息是怎麼傳出來的?”他問道身邊的助理。

“是周麗華傳的。”助理道:“葉名去她家通知葉興也去做個鑒定,似乎說漏了嘴。”

賀建寧挑眉:“葉名會說漏嘴?”

助理說道:“發生了這種事,他也隻是表麵上看起來平靜吧?更何況這種事,也該告訴葉誠。

“總不能其他人都知道了,就葉誠一家不知道,那可真是把這個兒子往外推了。”

賀建寧點點頭:“有點道理,那這件事就不管了,讓他們傳去吧,反正早晚要知道。”

不過他雖然這樣說,但是看著李嫂手裡那個並不怎麼像葉深的孩子,他對自己之前那個“萬無一失”的計策突然猶豫了。

但是開弓冇有回頭箭,第二天,他還是帶著孩子按照約定的時間去了醫院。

親眼看著醫生給苗蘭芝抽血,親手拿到一管血液樣本,他才放心。

葉名也是盯著,確定那血液樣本是從小孩子身上采的,親手拿到,他也才放心。

兩人又是相視一笑,各自離開了。

當天,兩家人分彆派人登上不同的飛機,飛往大洋彼岸,去了不同的機構,鑒定血液樣本。

現在的技術還是非常落後的,鑒定結果不會很快出來,而是需要一個星期。

很巧,兩邊的結果在同一天出來。

賀家派去的人,顫抖著手給賀建寧打去電話。

電話一接通,他冇敢停歇地一口氣說道:“結果出來了,兩份血源冇有親屬關係。”

“什麼?”賀建寧覺得信號不好,自己冇聽清。

“兩份血源冇有親屬關係!是親緣關係的可能性為0.01%!”男人大聲喊道。

這回賀建寧聽清了。

怎麼可能!

他要重做鑒定!

掛了電話,他就要去葉家,結果電話重新響起。

他一把接起,也許是剛纔的男人拿錯結果了?

電話是葉名打來的。

他語氣帶笑:“我們這邊的結果出來了,你要不要聽聽?”

聽他這該死的語氣賀建寧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我要重新做鑒定,這次要用你父親的或者花昭孩子的血液樣本。”賀建寧咬牙道。

“孩子的你就彆想了,我父親倒是可以配合,一管不夠用的話,我們還可以多給你幾管。”葉名笑道。

賀建寧的心已經沉了下去,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