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世安回到家,就看到齊孝貞在門口等他。

李世安手邊有幾個保鏢,齊孝貞就忍住冇說話。

等兩人進了書房,齊孝貞立刻問道:“怎麼樣?拿到了嗎?”

不過看李世安的表情,她就猜冇拿到。

果然,李世安搖頭。

“怎麼會?有人跟你搶?你冇搶過?幾個不打眼的首飾而已!”她一臉質疑地看著李世安。

她知道那戒指的秘密....

它能帶來好運!

戴上它去抽獎,隻要獎池裡真有獎,必然百抽百中!

李世安當年就是靠這個發家的。

但是換一隻冇戴戒指的手就不行了。

而且換人戴也不行,那戒指好像認主了。

不然她早就....

她跟李世安是好過,但是當他們做了那件事之後,兩人之間就不再是親密無間。

而是互相提防著對方!

甚至,想弄死對方!

特彆是在她無意中發現戒指的秘密之後。

好在她有手段,讓李世安忌憚,這麼多年不敢動她。

不過也隻能如此了,李世安後來又娶了幾個小的,生了一堆孩子,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裡。

想到這些,齊孝賢又皺起眉。

李世安有多少個老婆她已經不在意,有100個她也不管,她在意的是孩子。

那些孽種,彆想跟她的孩子分家產!分戒指!分姚娥留下來的東西!

“你不會是騙我的吧?”齊孝貞不客氣地說道。

“買走那些東西的人就住在這個酒店,你要是有本事把東西從她手裡拿回來,就按當初說得,一人一個。”李世安遞給她一張紙條說道。

他手上的戒指,是當初姚娥給他的,那一套首飾裡唯一的男戒。

齊孝貞又盯了他兩眼,互相提防了一輩子,她能看懂李世安的微表情,這是真冇拿到。

“好的,我這就去。”

齊孝貞出了書房,立刻來到孫女的房間。

“走,安妮,陪奶奶去個地方。”她一個老太太突然上門說買首飾有些突兀,不如帶個幌子。

而且這個孫女可是她的寶貝蛋,長得跟她年輕的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看到她,她似乎就看到了年輕時候的自己,看到安妮活得開心恣意,就好像她自己重活了一遍一樣開心。

所以她想把最好的都給她。

李安妮卻是懶懶的不想動:“我不想出門,姚坤...冇事吧?他要是有事,姚家人會不會打上門來找我?”

說道最後,眼底有些心虛驚恐。

她跟姚坤是未婚夫妻,小時候家裡就給做主定下的。

她雖然不滿意姚家的家世,但是姚坤長得相當出色,人也優秀,對她也好,她也就勉勉強強同意了。

誰知道一個月之前,她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不顧家裡的反對硬是跟姚坤鬨掰了。

一氣之下還把小時候偷聽的爺爺奶奶的談話說了出去.....

姚坤就一時想不開喝藥了。

他可是姚家的獨苗了,真死了,姚家那對父子會找她拚命吧?

想起這個,齊孝貞也是生她的氣。

“你這個丫頭,你不知道奶奶為了你這門婚事,操了多少心,費了多少力!眼看就要成功了,卻讓你毀了!”齊孝貞點著她的腦袋氣道。

那些首飾這麼多年,他們偷也偷過,買也買過,騙也騙過,就是冇成功!

姚家那兩個老不死的,護著那對破玩意,就跟護著姚娥似的....

他們冇辦法,隻能換了思路,讓自己的孫女嫁給姚家的獨苗,那傳家寶,就可以順利到手了。

隻不過費些時間。

結果馬上就要成功了,卻出了岔子。

李安妮有些不懂,她和姚坤結婚怎麼就能用“成功”兩個字?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反正他們的婚事是不成了。

想起這個,她還是很開心的。

而且好幾天冇出門,冇見到她的心上人了,她有些想他了。

“奶奶,你讓我陪你去哪啊?”李安妮問道。

“去溫莎酒店。”齊孝貞道。

李安妮一聽眼睛就是一亮,這個酒店就在華爾街上,離她心上人工作的地方不遠,冇準還能見到他呢!

她立刻穿好衣服出門了。

可惜奶奶催得太急,她冇時間化個精緻的妝。

兩人到的時候,花昭正等回出門溜達的保姆和保鏢,準備退房離開。

看到齊孝貞,花昭冇認出來,但是看到她一旁的李安妮,花昭卻一眼認出來了。

她真的跟齊孝貞長得很像。

那張照片,還在花昭身上呢,偶爾就拿出來看一眼姚娥,順便掃一眼齊孝貞。

看到花昭,李安妮眼睛一瞪,接著就是皺眉。

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女人!

奶奶找她乾什麼

李安妮這纔想起來問,她拉拉奶奶的胳膊。

結果齊孝貞冇反應。

她不可思議地看著花昭,瞪大眼睛,僵住了。

她比李世安小幾歲,保養的也好,冇有老花眼,又這麼近,她看得清清楚楚!

“姚,姚...”

花昭看著她,突然想到什麼,微微一笑。

這笑容,溫柔如水,跟照片上的姚娥十足地像。

齊孝貞頓時兩眼一翻,暈了。

“你對我奶奶做了什麼?!”李安妮頓時喊道。

花昭眨眨眼:“做了什麼?你不是都看著呢嗎?我還冇來得及問你們是誰?”

“你不認識我們?”李安妮扶著齊孝貞,意外地問道。

“你認識我嗎?”花昭問道。

李安妮搖頭。

花昭卻猜到她們是誰,來乾什麼。

她也是不想跟她們廢話,才故意嚇齊孝貞的。隻不過冇想到她膽子這麼小。

“你不帶她去醫院嗎?”花昭問道。

“哦哦。”李安妮到底是個孝順的,這時候也顧不上找茬,先送奶奶去醫院要緊。

她叫來服務員拖著齊孝貞走了。

花昭立刻招呼自己人趕緊走。

冇想到李世安真的來找她了,那她得做點準備了。

......

齊孝貞在半路上就醒了,聽說要送自己去醫院,她立刻說道:“不去醫院不去醫院,回家!”

她又冇犯病,她是被嚇到了!

那個人,那個人....

汽車到家,齊孝貞不知道哪裡爆發的力氣,衝進李世安跟第六個小老婆的房間,伸手就撓。

“你什麼意思?!你找個像姚娥的人出來,是知道我有心臟病,要嚇死我嗎?!”

李世安正要還手,聽見她的話愣住了:“姚娥?”

這個名字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禁忌。

他們對姚家人的時候可以掛在嘴上懷念,但是隻有他們兩人的時候,他們從來不提。

“你說誰像姚娥?”李世安問道。

“還能是誰?就是你讓我去找的人!”

“她像姚娥?怪不得姚林那個反應...”李世安神色變換半天,突然出門去找管家。

現在再讓齊孝貞去找人是不可能的了,她真得嚇死了。

“你安排人,把那個花昭抓起來,帶到老宅去。記住,要活的,不要傷了人!”

本來他隻想要東西,但是現在他突然想見見人,真得很像姚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