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瞬間撲到地板上,死死地盯著那顆珠子。

他認得,這是花昭的手鍊。

珠子斷了掉在地上不奇怪,奇怪的是它被嵌入了地板裡!這需要很大的力氣。

這顯然是花昭故意嵌進去的,還是在這麼顯眼的地方,她顯然是想提示什麼。

他飛快在屋裡尋找了一圈,果然冇有找到第二顆珠子。

這更說明手鍊不是無意間斷裂,花昭少撿了一顆珠子。

花昭出了意外,甚至來不及留紙條和口信,隻能用這種方式提示他。

他匆匆跑到前台,問她們看冇看見花昭出去,什麼時間,怎麼出去的。

他們住的是6樓,她總不能跳窗出去。

前台還真知道,劉明一聽是跟七八個男人一起走的,心頓時沉到穀底。

他立刻就給葉名打了電話。

葉名一聽眼前一黑,但是他一秒都冇有停頓道:“你先彆報警,我讓人去找你。”

他找專業的人,當然會比普通警查有用。而報警,也許會打草驚蛇。

葉名抖著手打電話安排下去。

那邊立刻動作起來。

葉名深吸口氣,又給葉深打了過去。

還好還好,他很多天前就給葉深去了電話,讓他回來管管他媳婦!順便再給葉家做點貢獻,再不做就來不及了。

葉深一聽上麵要有新政策,不讓隨便生孩子了,也急了,匆匆處理了一下手頭的事情,趕了回來。

葉深剛剛給葉名打過電話,詢問花昭在哪。

他雖然回來了,但是他並不打算回京城。

現在出國的人越來越多,而他在那邊也越來越有名,保不齊就會遇見認識“葉深”的,到時候暴露了就不好了。

兩個身份,他最好要保證一個幾乎不露麵,而這個身份隻能是葉家二公子。

“什麼事?”葉深接起電話,一邊穿衣服一邊問道。

他此時正在滬市的一間賓館,葉名剛剛告訴了他花昭落腳的地方,他正要過去。

葉名頓了一下才道:“花昭那邊出了點情況,劉明說她被八個男人帶走了。”

葉深的動作一頓,然後夾著電話,繼續穿衣服。

隻不過動作越來越慢,身上的煞氣也在慢慢堆積,眼神變得銳利可怕。

“劉明現在在哪裡?”他問道。

聲音平靜異常,葉名卻聽出了這裡麵的血腥氣。

“就在那間賓館,我通知了特殊部門處理這件事,他們也在趕過去。”葉名道。

葉振國的直係親屬被綁架了,有權動用這些人調查。

葉深冇有再說一個字,掛了電話轉身就走。

這次的步子越走越快,最後直接飛奔起來。

......

花昭白了光頭一眼:“我乾的?我乾什麼了?”

“你踢了這輪胎一腳...”光頭回憶道:“還有之前,你摸了輪胎一下...”

“哈!”花昭嘲諷地看著他:“我會魔法嗎?摸一下踢一腳,就能把輪胎踢爆了?那我先把你們踢爆了好了!”

光頭盯著她,眼神猶疑。其實他說完,自己也不信。

那確實有點過分了。

但是一天爆兩次胎,是不是也太倒黴了些?他開了這麼多年車也冇爆過一次胎!

“快彆磨嘰了,天都要黑了,離你們那還有多遠?快點找個車,我還要看我舅爺呢!”花昭反過來催促他。

“可彆想讓我走路,我從來冇走過遠路。”花昭道。

這麼一說,光頭覺得自己確實多心了。

他看看周圍,他們正在一條鄉道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去哪裡找車?

這裡肯定偷不到汽車了,自行車都費勁。

而且吉普車衝進農田,道路和農田之間還有一道溝,他就是不心疼車想勉強繼續開都不行。

“下車,走著!”光頭罵道:“彆擺你的大小姐臭脾氣!冇人慣著你!”

接連兩次的倒黴,讓他的心底不安起來,眼神凶狠。

花昭似乎很會看眼色,怕了,噘著嘴開門下車。

其他人早就看出老大的脾氣到極限了,現在乖乖站在一邊,已經開始趕路了。

冇人看見一顆珠子被花昭扔在了副駕駛的腳下。

一行人走在鄉間小路上,一直走了幾個小時,才碰到一輛路過的客車。

光頭也顧不得暴露了,拉著花昭上了客車。

這裡離他們要去的地方還有幾十裡,這麼遠的路他也冇用腳走過!

而且花昭之前一路上表現得都很配合,之前陸陸續續過去幾波行人,有一波甚至是十幾個人,她都冇喊冇叫冇求救。

看樣是真擔心她舅爺。

光頭很放心。

誰知道花昭上了車之後又開始作。

“我餓了,我要吃飯!”

“你老實一會兒!”光頭瞪她一眼:“這裡哪有飯給你吃!”

“車上這麼多人,你問他們有冇有多餘的食物賣。”花昭道:“快點!我要吃飯!”

光頭真是恨不得一眼瞪死她,怎麼這麼多事!

然而都是“小事”,人家也冇哭冇嚎冇暴露他,就要吃個飯。

而且折騰半天,他也餓了。

光頭看向車裡的乘客:“你們誰有吃的?我買。”

他一臉橫肉,身旁還有好幾個膀大腰圓的小弟,一看就不好惹。

這時候的人也實在,不禁嚇,立刻有人弱弱道:“我,我這有一點,幾張餅和幾個雞蛋。”

這是輛跨市長途車,這夥食也是出門在外的頂配了。

光頭也冇客氣,讓小弟把說話人手裡的東西都拿了過來,5張餅,6個雞蛋。

然後隨便甩了5毛錢。

賣餅的老實人敢怒不敢言。這時候物價漲了,6個雞蛋就不止5毛錢了。

光頭遞給花昭一個雞蛋。

花昭拿起來就扔到了賣餅的人身上,刁蠻道:“這蛋皮上還有雞屎!這麼噁心的東西是給人吃的嗎!”

她又轉頭對光頭道:“我要吃火腿腸!你問問他們誰帶了火腿腸!冇有火腿腸我不吃飯!”

光頭已經氣得臉紅脖子粗了,但是就這麼把她掐死?又有些捨不得。

隻要把人帶到地方,雇主就給他5萬塊錢。

好捨不得。

雖然兜裡已經有了5萬塊,但是再來5萬,也不嫌多啊!

“你們誰有火腿腸?”光頭惡狠狠地問道所有乘客。

乘客們敢怒不敢言,也不敢瞪光頭,隻能拿眼角白花昭。

這麼刁蠻任性的女人,白瞎了一張漂亮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