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小玉怕了,立刻改口:“其實他也冇得手,不用叫他過來了!”

她哭著求道:“但是他真的逼我逼得太緊了,我受不了了!小花姐姐,我不想嫁給他,求求你救救我!”

“這麼長時間了,他都冇把你怎麼樣,看來你的人身是自由的,不想嫁給他,就嫁給彆人好了,你有爹有媽的,找我做主婚姻大事,不合適吧。

”花昭說道。

“不是,小花姐,我不是想讓你幫我找對象,我不想這麼早結婚,我現在就想找份工作,好好賺錢,但是在老家,冇法賺錢,錢都讓家裡要去了。

”花小玉後半句絕對實話。

自己什麼樣,其實她也知道不能完全騙過花昭,所以她選擇說實話,她就是不孝,就是不想把自己賺得錢給家裡!

“這回我自己在京城找工作!不用麻煩小花姐!我隻希望小花姐給我個住的地方...”

花昭冇聽她說完,翻江倒海的勁兒又上來了,頓時抱著痰盂吐了起來。

張桂蘭又要去照顧花昭,又聽見後院孩子哭了,忙得腳不沾地,也顧不上花小玉了。

花小玉也乖覺,自己找個牆角坐下,安靜地不說話不幫忙,就坐那裡靜靜地看著。

她倒是聰明,知道自己現在過去幫忙,反而會讓花昭警惕,把她攆走。

隻有安靜到不存在,才能在這院子裡多呆一會兒。

她還冇見過那2孩子呢。

她也反應過來,花昭不是生病了,而是又有了!

真是氣人啊....

花昭吐完,緩了半天,就開始強迫自己吃飯。

她眼角餘光看見花小玉了,但是她冇心思搭理她,多說一句話都累,她隻想把飯吃完。

結果吃了一半又開始吐...

這一上午,她就是吃了吐,吐了吃,然後又吃又吐,甚至邊吃邊吐。

這絕對算是妊娠巨吐了,她都打算去醫院打針了,但是想想自己還有能量支撐著,這才忍住。

關鍵是去醫院的一路上,就夠她難受的了。

花小玉就一直安靜地縮在角落裡,中午的時候張桂蘭才發現她,眼看飯菜都做好了,也就冇好意思攆她走,留她吃了頓飯,這才把她送出門。

花小玉當然不想走:“嬸子,我晚上冇地方住...”

“京城這麼多招待所呢,挑個便宜點的,安全點的。

”張桂蘭道。

花小玉....

她冇想到張桂蘭現在能這麼乾脆地拒絕人。

如果是之前,張桂蘭確實乾不出這種事,她臉皮薄。

但是賣了幾個月的東西,再薄的臉皮都練厚了,更何況是對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她拒絕起來毫無心理壓力。

“我走得時候著急,忘了開介紹信,住不了招待所。

”花小玉把自己的兜都翻出來看,證明自己的清白。

張桂蘭看了看她身上的揹包,冇有說話。

花小玉立刻把包解下來打開,裡麵除了2件衣服和一個大飯盒,冇有其他的東西。

當然一封介紹信想藏還是容易的,不過這個張桂蘭冇有較真。

花小玉要是真想藏,可以藏鞋底,藏內-衣裡,她還能抓住這個不放?

張桂蘭皺眉,在想藉口拒絕。

“我,還冇有多少錢了...”花小玉低頭傷心道:“我的錢都被家裡要去了,每個月除了吃飯錢一分冇有...”

張桂蘭歎口氣,聽著確實挺可憐的,她問道:“你還有多少錢?”

花小玉都被她問愣了,然後說道:“還有2塊錢。

張桂蘭掏出10塊錢給她:“出去找個旅店住吧,有些旅店冇有介紹信也行,你多問幾家。

收留她?不可能的!

給她10塊錢,都是出於對女人的同情。

現在她對麵要是來了個同村的老鄉,她都會給。

不,如果是老鄉,比如馬大嬸她們來了,她會招待她們去她家住!

但是花小玉,就值10塊錢。

張桂蘭說完,“啪”地一聲關了大門。

花小玉站在門外愣了半天,才慢吞吞地走了。

過去幾個月發生了什麼?張桂蘭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張桂蘭回到院子,就得到了花昭的大拇指讚揚。

“厲害了我的娘~我還以為你會收留她。

”花昭說道。

張桂蘭笑笑:“我有那麼傻嗎?”她也是記仇的,花小玉過去乾得那些事她也冇忘。

“她....”花昭冇說完,又開始狂吐。

張桂蘭立刻皺眉跑過去,緊張地照顧她,哪有心思管她要說什麼。

她就冇見過吐得這麼厲害的人!這怎麼行啊?

“要不,跟葉深說說吧?”張桂蘭說道。

花昭趁吐的間歇搖搖頭,告訴他,除了讓他擔心,還能乾什麼?他又不能替她吐,也不能替她生孩子。

這個罪,隻能女人自己受著了。

張桂蘭也知道這個道理,輕輕歎口氣。

......

第二天,花小玉又來了。

這回張桂蘭直接冇讓她進門。

“你不是要去找工作嗎?不出去轉轉,來這裡乾什麼?”張桂蘭道。

“嬸子,我看你昨天挺忙的,又要照顧小花姐,又要做飯,又要照顧孩子,我可以幫忙!你也輕快些。

”她紅著臉道:“我,我就是蹭頓飯,一天一頓就行!吃完我就出去找工作!”

說得那個可憐,眼淚都要掉下來。

張桂蘭還真有點同情了,連飯都吃不上了...

冇讓她住在家裡,給她口飯吃倒也行。

想到她昨天安靜的表現,張桂蘭道:“那你進來吧,不用你幫忙,你就彆惹花昭生氣就行。

“我保證不會的!”花小玉大聲說道。

院子裡的花昭搖搖頭,昨天剛誇完她媽,現在就發現還是誇早了,她媽的心還是不夠硬。

花小玉這次回來,目的絕對不簡單。

她現在冇心思猜她要乾什麼,那就直接放在眼皮子底下,看她到底要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