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花昭問道。

葉深看了看眼前摞成小山的箱子,找到其中一個帶標記的,打開,從裡麵拿出一個厚厚的筆記本。

“這是似乎是那些東西的明細。”葉深說道:“不過也不隻是明細,你看吧。”

他把本子遞給花昭。

花昭仔細端詳,發現這裡麵不但記錄了有什麼東西,還記錄了這些東西是怎麼來的。

比如說,某年某月某日,收到刺殺xx人的任務,酬金黃金100kg。

某年某月某日,收到xx任務,得到梵高畫作一副。

某年冇有某日,收到xx任務

“這些東西都是做任務得來的?”花昭好奇道:“我還以為是他們搶的,買的,做任務?他們是傭兵組織的人嗎?”

其實地下世界裡,傭兵組織有很多,接受著各種千奇百怪的任務,不光隻是殺人,還有調查、護送、保衛什麼的。

“不過這些都跟我們無關吧?”花昭說道:“迪倫一家已經從我們的世界消失,再也無關了。

“說到這個我倒是好奇了,他們一家現在怎麼樣了?這麼久了,他們總該知道自己的東西丟了吧?”

葉深點頭:“半個月之前莫裡出院回家了,第一件事就是去地下室檢視然後他家就被大量警查包圍了。”

東西都丟得一乾二淨了,也不怕對外曝光這裡曾經很特殊了。

不過怕引起社會震動,其實是迪倫一家怕丟人他們冇有對外說丟了什麼,隻說丟了重要的東西要搜查。

“查出什麼了嗎?”花昭問道。

“這個就不知道了。”葉深道。

花昭點頭,畢竟才81年,過門剛打開,自己人太少訊息不靈通。

那她就不關心了,她繼續低頭看著本子,葉深既然給她看,那這裡肯定有特殊的地方。

本子太厚,這麼看得看一天。

葉深直接翻到了最後一頁。

某年某月某日,收到任務留下蘇恒酬金100萬。

“咦?”花昭頓時驚訝出聲:“有人出100萬要留下你,而不是殺了你,這是什麼任務?”

這不是個任務記錄本,這隻是個物品記錄本,重點在物品,對於得到物品的任務,可能在其他地方有詳細記錄,但是這裡都是一句話或者幾個字概況。

但是“留下”和“殺掉”的區彆還是很大的。

前麵有幾個刺殺任務,殺掉就是殺掉,不是留下。

留下是留活口。

“我猜到了一個大概。”葉深說道:“最後幾天跟他們周旋的時候,蘇珊娜有次跟奧尼爾在隔壁談論,被我聽見了。

“好像是有人告訴他們我是某個皇室成員,手裡有巨量寶藏,又有人出錢讓他們留住我,他要在國內安心挖寶。”

“怎麼可能?”花昭一臉莫名其妙加好笑。

葉振國祖宗八代都查的明明白白,跟皇室絕沒關係。

不然她家地下埋得就不是那麼一點點東西了。

“有人瞎編,就為了留住你,誰這麼無聊?”花昭說道。

葉深看著越發嬌美的媳婦。

在這暗室裡,她卻像個發光體一樣,熠熠生輝。

他真的直麵理解了祖先留下來的詞語“蓬蓽生輝”,有些人就是有這種魔力。

“我覺得這個任務,針對的反而不是我,而是你。”葉深說道。

留他在國外乾什麼?賺大錢嗎?

對方的目的是要他留在國外,也就是不讓他回國。

他不回國,有什麼好處?什麼壞處?

滿篇謊言裡,對方可能說了句實話,他要留在國內挖寶。

而他的寶貝,是她。

花昭眨眨大眼睛,腦子轉了一圈也想到這個問題,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過去都是她攻擊潛在情敵,現在終於輪到她了?

造孽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

好冤。

不過,出100萬要留住葉深的人100萬

“賀建寧?”花昭鬆口氣,不是葉深的潛在情敵,而是個另有目的的。

葉深點頭:“除了他我想不到彆人。”

“他要乾什麼?留住你我就會賣人蔘給他了嗎?還是說留住你他就覺得自己可以欺負我了?葉家又不是吃素的,大哥正給他挖坑呢!”

花昭一臉莫名其妙。

葉深看著她。

傻丫頭是真冇懂。

很好。

“嗯。”

葉深隨手把本子扔回了箱子。

他不想再提起那個名字,他會解決的。

“這些,讓人拉到哪裡去?”葉深問道。

雖然媳婦非常擅長藏東西,但是這麼多,冇有他幫忙運輸可藏不起來。

而且這麼多東西,得專門找個地方藏了。

北海邊的房子和老宅,都冇有這麼大的地下室。

而埋在地下也不合適。

這裡書畫很多,最好不要埋藏儲存。

“地下裝不了,那就裝地上!”花昭道:“就放到北海邊的房子裡,把後罩房空出幾間就夠了。”

都是傳世級彆的珍藏啊,決不能離她太遠,不然丟了她得心疼死!

“不過不能一次運進去這麼多,太打眼了,分批運吧。”花昭道:“一次搬幾個箱子,放下就走。”

她再次慶幸她忍痛平了一塊花園,又拆了一堵牆,在院子裡弄了個停車場。

這樣上下車都在院子裡,外麵運進來什麼東西彆人都看不見。

“可以。”葉深出去安排了一下,很快又進來。

花昭已經隨手挑了幾樣喜歡的,現在就要帶回去。

“快走快走。”花昭咬牙催促他。

真是看什麼都喜歡,再不走,她怕她好幾天都走不出這個院子。

葉深看著她笑笑:“還是那個小財迷。”

兩人回家,遠遠地就聽見家裡很熱鬨。

四小隻回來了,張桂蘭也回來了。

四小隻正在跟三小隻做遊戲。

張桂蘭正在跟花強和苗蘭芝他們聊天。

“怎麼現在就回來了?”花昭進門問道:“又冇到放假時間,出了什麼事嗎?”

南北一個來回最少四五天,四小隻卻都不上學回來了,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