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用謝……他還有說什麼嗎?”

葉子蘇內心百轉千回,表麵依然保持甜美的笑容。

“你怎麼知道他還有話讓我轉告的?”

陸一銘欣喜地從副駕駛座拎出一個精緻的蛋糕盒,和布條一同遞給她。

“這蛋糕是老大特地讓我送過來的見麵禮。

葉子蘇平時為了保持身材,是幾乎不碰甜點,尤其是蛋糕。

但她一眼看到蛋糕的包裝logo是“幸福”,這是備受名門千金們喜愛的老牌子,每天推出的蛋糕都是限量款,價格貴不說,有錢還不一定能買到。

“謝謝,我最喜歡吃這家的蛋糕了。

”她開心的接過蛋糕。

“老大讓我帶話問你:可不可以繼續聯絡?”

陸一銘前一秒還嬉笑看著她,突然下一秒變得嚴肅。

葉子蘇這才留意到,蛋糕盒上麵塞著一張燙金邊白色小卡片。

打開卡片,上麵是一串手寫手機號,落款處是一個瀟灑有力得“秦”字。

葉子蘇看到這字,整顆小心臟撲咚撲咚跳得飛快。

秦,四大家族之首,秦家?!

不管陸一銘口中的老大是秦家裡的誰,他的權勢、地位都比顧家高……

“可以。

”她內心欣喜若狂,麵上嬌羞的點點頭。

“好的,我回去轉告給老大,就不打擾了。

”陸一銘說完,轉身上車,離開。

葉子蘇看著手裡的蛋糕盒,心裡美滋滋的。

再看另外一隻手上的布條,上麵的繡圖案她覺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見過,但一時想不起來。

她轉身就把布條丟進了垃圾桶。

管她是誰的呢,現在那個神秘大佬的救命恩人是我葉子蘇!

——

陸一銘離開葉家後,立馬給秦北廷打電話。

“老大,按照你的吩咐,把布條和蛋糕都送給她了。

“她什麼反應?”秦北廷問道。

“很開心,說最喜歡吃‘幸福’的蛋糕,她還說會繼續聯絡。

陸一銘說著,又開始嬉皮笑臉的揶揄道:“老大,你可得悠著點,人家小姑娘看上去還未成年呢……”

電話另外一邊,秦北廷聽到開心兩字時,帥氣的劍眉輕皺了下。

他想起那天在山上,那女孩聽到他叫她名字後的震驚反應,以及慌亂的逃走的背影。

就是因為當時她的反應過於激烈,不敢貿然去找她,纔派陸一銘先去打探一下。

卻冇想到有人這麼迫不及待上趕著送死。

“你找錯人了。

”秦北廷薄唇輕啟,語氣篤定。

此時,他坐的黑色奧迪開進了凱威國際學院校門,往教師樓開去,教師樓下停著一輛加長版林肯。

“啊?”陸一銘揶揄著正歡,“不可能吧?她還說那天在山上看見我……靠!”

他回想起和葉子蘇的對話,才發現是自己當時太心急了,冇有發現貓膩。

“我現在就倒回去……”

他說著,正要找合適的地方掉頭。

“不用。

秦北廷把電話掛了,視線落在從林肯後座下車的女孩上。

女孩穿著一條白色修身的旗袍,烏黑的長髮辮成一條蜈蚣辮,精緻的側臉看不出表情,給人一種冰清玉潔,不可褻瀆的清冷感。

“廷哥,到了。

助理陳東把車停穩,對後座的秦北廷說道。

後座的人冇有反應。

陳東下車,恭敬地打開後座門,後座的人還是冇有反應。

陳東疑惑地低頭看向車裡的人,隻見他家老大目不轉睛地看著另外一邊車窗。

車窗外正好是教學樓正門,一個穿正裝的男人帶領著一個穿旗袍女孩往裡走。

女孩???

陳東雙眼發現奇蹟般泛光,他家老大竟然會注意女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