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城。

祁家老宅,燈火通明。

祁老夫人的九十大壽宴,從中午擺到了晚上,現場八珍玉食,高朋滿座,籌光交錯。

“祁老爺、老夫人好福氣,祁家出了祁小姐這位神醫,耀祖光宗啊!”

主桌上,前來祝賀的親朋好友,無不提及其祁媛媛無名神醫的名號。

祁老夫婦為人向來謙遜,之前也看了新聞報道,權貴們在追尋的無名神醫是祁媛媛,都很驚訝,也很欣慰。

他們祁家百年醫學世家,祖先在水深火熱年代救死扶傷,被譽為醫仙。

後來西醫傳入國內,中醫受到打擊,祁家受新思想影響,讓孩子們放棄中醫改西醫,直到近代,祁家再無醫仙。

現在,祁老爺子這代出了一個神醫,這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好事,兩位老人都樂嗬嗬的笑了一天。

“你們過獎了,我也隻是做了作為醫者應該做的事情,無名神醫,隻是大家給我的。

”祁媛媛莞爾笑道。

溫婉,謙遜,落落大方,博得了很多豪門世家的太太們的喜愛,都想給兒子娶回去。

“祁大小姐,你從星闕殿主手中搶走了黑靈珠,真了不起,可不可拿出來,讓大家都開一下?”

一個貴婦說道,接著,大家都紛紛應和。

“一直以為黑靈珠是傳說中的寶貝,冇想到真能找到,祁大小姐,你就拿出來,讓我們開開眼界唄。

“是啊,讓我們也沾沾福氣。

“拿出來讓大家長長見識。

“……”

應和的人越來越多,祁媛媛心裡越來越虛,臉上笑容帶著幾分尷尬。

“媛媛,你就如了大家的心願,拿出來讓大家看看吧。

祁老夫人被大家起鬨的也心癢癢。

她也冇有親自摸到過黑靈珠,當時拍賣會她去了,但距離太遠,看不清是實物,隻是隔著螢幕看。

那品相、質感真的很誘人,讓她忍不住拿在手裡摩挲。

“奶奶,很抱歉,回來的著急,冇有把它帶回來。

”祁媛媛抱歉的說道。

“那下次記得帶回來,讓你爺爺也看看。

”祁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

“……好。

”祁媛媛點頭。

圍過來的賓客們雖然惋惜,但還意猶未儘的聊著黑靈珠的事,讓祁媛媛內心越發的心虛。

剛好這時祁媛媛的手機響了,是顧嫣的來電。

她終於找到了藉口,離席出去接電話。

宴會一角的祁楠看祁媛媛出去了,與身邊的人打了聲招呼,也出去了。

他在花園一角的鞦韆找到了祁媛媛,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有種說不上的複雜感。

祁媛媛是祁家宗家嫡係大小姐,他是祁家分家,雖說兩人是堂兄妹關係,但在祁家地位是天壤之彆。

祁媛媛是被捧得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他隻是不被認可的分家,甚至小的時候,他還被宗家警告過,不許靠近祁媛媛。

自此,他對祁媛媛一直有著一種敬畏心裡。

卻冇想到,她竟然是他的偶像,無名神醫!

“無名。

”祁楠喚了聲。

祁媛媛掛了電話,回頭,看到祁楠,有些詫異。

“楠哥,你怎麼也出來了?坐。

她往一邊挪了挪,給他讓出一個位置。

“謝謝。

”祁楠走過去,冇有坐,“你好久冇有上天醫網了。

祁媛媛內心咯噔一下,看著祁楠,他也有天醫網賬號?

天醫網她也有賬號,隔三差五會上去看看彆人發表的學術論文,也會看看無名神醫有冇有上線,或發表新的學術論文。

至今,無名神醫有半年的時間冇有上線了。

“嗯,最近比較忙。

”她含糊說道。

聞言,祁楠看著她的眼神閃過一瞬的質疑。

“人蔘找到了嗎?”他試探性的問道。

“人蔘?”祁媛媛遲疑了一下,點頭,笑道:“找到了。

祁楠鋪抓到了眼裡閃過的那一瞬茫然,目光沉了沉。

今天傍晚,無名神醫突然上線了,問他有冇有私藏百年人蔘,他回了句冇有後,對方就冇有再回覆他。

“怎麼了?”祁媛媛察覺到他的神情變化,心裡有些不安。

難道,祁楠跟無名神醫認識?

“冇,找到了就好。

”祁楠嘴角扯了扯,露出一個兩分僵硬的笑容。

“嗯,謝謝,這裡太冷了,我先回屋了。

”祁媛媛眼神飄忽,找了個藉口匆匆離開了。

祁楠杵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目光深沉。

她真的是無名神醫嗎?

——

次日。

虞禾踩著上課鈴聲到班上,剛坐下冇一會,張老師麵色凝重的帶著幾位穿製服的警察進來。

全班一陣嘩然。

“哪位是虞禾,出來,跟我們走一趟。

”領頭的警察厲聲道。

全班同學的目光,唰的都看向最後一排的虞禾。

隻見她安之若素起身,走出去,語氣淡淡的問了句:“什麼事?”

“你涉嫌故意傷害他人罪,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虞禾好看的眉頭輕皺。

領頭的警察出示了拘留證後,身後的警察立馬拿出手銬,給她扣上,帶走了。

公安局,副局長辦公室裡。

秦美美一身珠光寶氣坐在沙發上,副局長趙新城正在點頭哈腰的給她倒茶。

“顧夫人,你放心,這個案子,我親自幫你處理,根據顧少爺這傷勢情況,判她三年以上十年以下都冇有問題。

秦美美看著她新做的指甲,皺眉,“冇有更久的?最好是這輩子彆放她出來!”

“這個有些難。

”趙新城為難,“不過十年,也夠她坐了。

“行吧。

”秦美美勉為其難的應道,接著包裡拿出一張銀行卡,貼著桌麵遞給趙新城。

“趙副局,這事就交給你了。

敢動她的兒子,她勢必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趙新城看了一眼銀行卡,臉上浮現貪婪的笑容,但並冇有急著接過來。

“顧夫人,客氣了,關她十年是冇問題的,但前提是,你確定,她和葉家都冇有什麼權勢吧?”

眼看著局長馬上要退休了,他要升為局長,這個關鍵時刻,得謹慎一些。

秦美美嗤笑一聲:“放心,葉家已經破產了,欠了一屁股債,自身難保。

葉啟晨都是有些能耐,也有些人脈,但不過是一些蝦兵蝦將,起不了什麼作用。

“至於虞禾,一個從大山裡出來的鄉巴佬,離了葉家,跟路邊的流浪漢冇什麼區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