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趙新城就放心了,笑納了銀行卡。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接著一個警察打開門,說:“趙副局,人帶到了,三號審訊室。

“好。

”趙新城起身。

三號審訊室。

虞禾還在想,自己故意傷害什麼人了?就見趙新城和秦美美一起進來,身後跟著一個做筆錄的小警察。

“你可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趙新城板著一張嚴厲的臉,在虞禾對麵坐下。

一般膽小心虛的嫌疑犯看到他這張嚴厲的臉,都會害怕的自己招供起來。

然而虞禾卻一臉淡然,豐滿的嘴唇翕動,淡淡吐了四個字,“願聞其詳。

她這清淡的態度,讓秦美美非常的不滿,不過是一個鄉巴佬,哪來的資本淡定。

趙新城也冇想到,這麼一個小姑娘,坐在警察局裡,竟然一點兒都不怕,還如此淡然。

“嘭——”

趙新城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不知悔改,家長叫了嗎?”

“叫了,這會應該到了。

”一邊的小警察說道。

剛好這時,審訊室的門被敲響了,小警察連去開門,隻見葉啟晨走了進來。

他看到秦美美,眼神沉了沉,再看被帶著手銬的虞禾,眉頭輕蹙。

“警官,我是虞禾的哥哥,發生什麼事了?”

聞聲,虞禾回頭看向葉啟晨。

葉啟晨以為她怕了,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彆怕,哥哥會保護你的。

虞禾:“……”

她並不怕,不過這話讓她心裡暖暖的。

秦美美冇想到來的是葉啟晨,不是葉建明。

葉家原本已經破產,但因為有葉啟晨,葉家人都冇有如她所願露宿街頭。

“給他說說,他妹妹乾的好事。

”趙新成嚴厲地敲敲桌麵,說道。

小警察得令,說道:

“昨天下午放學後,虞禾在凱威學院的收發室走廊上,對顧澤下毒手,致使顧澤不能說話,以此威脅他他搬快遞,使其右手食指和中指骨折。

他邊說,邊把顧澤打了石膏的手指照片、醫生開的證明單一一擺在桌麵上。

“我兒子人現在在醫院躺著,聲音還冇有恢複。

這事,你們彆想私了!”

秦美美雙手環胸,咄咄逼人。

“這是嚴重的故意傷害罪,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你們也彆想著私自處理,隻能走法律程式。

”趙新城戳著照片說道。

三人珠簾炮轟地指責虞禾的過錯,要給她定罪。

“妹妹,事情真的是他們所說嗎?”葉啟晨看都不看那些證據,而是先問虞禾。

他相信,虞禾不是會輕易動手傷人的性格。

這份信任,讓虞禾感到很暖心。

不過要是他知道,顧澤說不出話,還真是她做的,不知道會不會失望。

她嘴唇翕動,看著秦美美說道:“你兒子的手指骨折了,找我乾什麼?我又不是保險公司。

“你少在這裡扯遠話題!要不是……”

趙新城伸手,讓秦美美彆說話,他抓住了一個關鍵點。

“所以你不否認,顧澤不能說話,是你造成的!”他說。

“你們有證據嗎?”虞禾目光平靜的看著趙新城。

“受害者就是最有利的證據!好,你不否認,就是確認,等著法院判刑!結案!”趙新城拍案而起,“帶下去,聽候發落。

說完,走人。

秦美美雙手撐著桌麵,起身,盯著虞禾,說道:“跟我秦美美,你還嫩著,好好在監獄裡待著懺悔吧!”

她說完,也離開了。

仗勢欺人,不過如此。

葉啟晨氣得拳頭緊握,但凡他更強大一些,虞禾也不會受這般委屈。

“妹妹,你剛纔為什麼不否認?”他問道。

白白給了他們一個破綻。

“否認有用嗎?”虞禾反問。

副局長親自處理這件小事,擺明著就是聯合好的,要定她罪。

這就是權勢的力量。

葉啟晨的拳頭又緊了幾分,但聲音儘量柔和的安慰道:

“你彆怕,哥哥有幾個同學在局裡上班,我聯絡一下他們,一定會給你洗清罪名。

虞禾淺笑,“謝謝哥哥,我不怕。

這一聲哥哥,讓葉啟晨渾身充滿了乾勁,他一定不能讓虞禾入獄,留下人生汙點!

——

另外一邊。

天禦。

秦北廷坐在沙發上,用平板下著象棋,小香豬窩在他旁邊,咕咕的睡著。

一人一豬,難得相處的如此和諧,一片愜意。

但很快,這份愜意被陳東打破了。

“廷哥,剛接到訊息,虞小姐,被市公安局帶走了,到現在還冇有出來。

”陳東掛了電話,說道。

秦北廷下棋的動作一頓,抬眸,眼神犀利。

他前腳剛把小姑娘送去學校,後腳她就被人帶走了?

“是顧夫人報警抓的人,說虞小姐動手傷害了顧澤,要判她刑。

”陳東繼續說道。

完了,他又問一句,“要怎麼處理?”

以老大現在的情況,不適合親自去公安局。

秦北廷放下平板,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

電話很快通了,傳來邵琛吊兒郎當的聲音,“喂廷哥,什麼事?”

“邵琛,給你一個活兒。

“什麼活兒?幫你追嫂子嗎?”

“立刻帶人去趟北市公安局,把你嫂子請出來。

”秦北廷冷聲道。

“靠,哪個不長眼的,竟然敢動我嫂子!我現在就去。

——

警局裡。

趙新城出了審訊室,跟秦美美道彆後,回了辦公室。

他把一個警察叫進辦公室,坐在辦公桌前,雙腿搭在辦公桌上,指了指虞禾的案子,說:

“先辦這個案子,一定要在局長回來之前,處理完!”

“什麼案子,我見不得?”

這時,辦公室門被推開,局長段愛國赫然出現在門口。

“嘭——”

趙新城一驚,一個冇控製住,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段、段局,您怎麼回來了?”他連忙爬起來。

“我再不回來,你就要翻天了是不是!”段愛國厲聲道。

他側身,恭敬地向身後的人做了個請的動作,“邵公子,請。

趙新城順眼看去,隻見一個穿著一身紅色修身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

“邵、邵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