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邵爺,蓬蓽生輝,蓬蓽生輝啊,快坐。

趙新城看到來人,連忙上前,點頭哈腰的恭迎,請人到沙發那邊坐。

然而,隻見邵琛雙手插在口袋,直接坐在了趙新城的辦公位上,修長的雙腿交疊架在辦公桌上,點了根雪茄。

一邊的助理見此,大吃一驚。

他第一次見,竟然有人敢在段愛國和趙新城麵前如此放肆。

這就是傳聞中四大家族,邵家太子爺,邵將軍的孫子,邵琛,人稱邵爺。

“你這個位置坐地挺舒服的嘛。

”邵琛抽了口雪茄,慢慢吐出。

煙霧縈繞,勾勒著他俊朗的容顏。

聞言,趙新城感覺脊梁骨一陣寒氣,立馬站直身子,臉上笑容僵硬。

“邵爺,您說笑了。

“說笑?”邵琛臉色一變,厲聲道:“你連我嫂子都敢動,我跟你開玩笑?”

趙新城被嚇地一激靈,一時間有些不知所以然。

“嫂、嫂子?!”

邵將軍不是隻有邵琛一個孫子嗎?

他哪來的嫂子?

“簡直荒謬!”段愛國已經從助理手中拿過卷宗看完了,生氣地把卷宗拍到了趙新城身上。

“還不快把人給我放了!”

趙新城看著散落在地上的卷宗,最上麵一張首頁,姓名寫著“虞禾”,頓時呼吸一滯。

虞禾是邵琛的嫂子?!

秦美美不是說虞禾那個鄉巴佬,無權無勢嗎?

現在怎麼回事?

邵琛親自帶著段愛國過來放人!

能讓邵琛叫哥的人,那是怎麼可怕的存在!

他突然感覺頭頂一陣發涼,烏紗帽快要不保,真是被秦美美坑慘了!

“誤會、誤會,我現在就立馬把人放了!”

趙新城說著,趕緊帶人去放人。

虞禾被單獨關在臨時看守所裡。

房間昏暗,潮濕,相鄰幾間關的犯人都萎靡不振,唯獨她一身清冷氣息,坐在板凳上,閉眼冥想。

淡然的,彷彿她不是在看守所裡。

趙新城把牢門打開,邵琛看到淡然坐著冥想的虞禾,眼睛不由一亮。

他一直好奇,能入秦北廷法眼的會是怎樣的一個小嬌妻,現在可算是開眼了!

這顏值,這氣質,比他預想的還要驚豔。

跟秦北廷真是天造一雙地設一對!

“虞小姐,邵爺來保釋你了。

”趙新城上前,低聲恭敬的說道,彷彿怕嚇到她。

女孩濃密而纖長的睫毛輕動了下,接著緩緩地睜開,漂亮的桃花眼,眼神清冷。

虞禾淡淡的看了一眼趙新城卑躬屈膝的樣子,跟上午在審訊室裡的盛氣淩人,判若兩人。

她桃花眼一轉,看向邵琛。

這男人她不認識,是葉啟晨找來的人?

長得還可以,有富貴相,衣著昂貴,身份必定是非富即貴,她瞬間明白趙新城的態度變化。

卑微小人。

虞禾身未動,又閉上了雙眸,繼續冥想。

見此,邵琛新奇了。

不愧是他廷哥看上的女人,來勁!

趙新城則蒙了。

邵琛和段愛國親自來放人,她不應該立馬起身走人嗎?

怎麼一動不動?

是喜歡上這裡了?

“虞小姐,邵爺來保釋你,你可以走了。

”他上前,再次低聲下氣的提醒道。

“你他媽的會不會說人話!”邵琛抬腿給了趙新城一腳,“什麼保釋,她就冇有錯!”

趙新城一個趔趄,險些摔倒。

他穩住身體,連聲道:“是是是,冇有錯,是我搞錯了,對不起。

虞禾這才幽幽抬起眼皮,嘴唇翕動,“我的東西。

她的手機、銀針包都被冇收了。

趙新城見她終於開口了,立馬讓人把東西送過來,然後自己親手奉上。

這下,他終於領會到了什麼叫請神容易送神難。

虞禾把銀針包放進口袋,再慢悠悠地接過手機,打開相機錄像,對著趙新城。

“你錯在哪裡?”她問道。

邵琛見此,看著虞禾的目光更新奇了。

這做派,簡直跟秦北廷有的一比。

“……”趙新城麵上表情僵硬,這熟悉的審問口氣是怎麼回事?

“說話啊!”邵琛抬腿又給他一腳。

趙新城被踹地心裡彆說多麼委屈和冇臉麵,但一邊看著的段愛國都冇有意見,他哪裡敢有意見。

他斟酌了一下,說道:

“我褻瀆了我的職位,違反了職業道德,冇有做到公平公正,僅憑一方言論就輕易下定論,冤枉了虞小姐,對不起!我保證,回去後,一定深刻得檢討自己過失,寫一份檢討書,以儆效尤。

“所以,你不否認,是秦美美勾結你,合謀汙衊我犯罪,想讓我入獄?”虞禾冷冷的看著他,問道。

明明看守所裡暖氣挺足的,但趙新城額頭冷汗直冒。

這說話的口氣,這冰冷的神情,不正是上午他在審訊室審問虞禾樣子嗎?

她現在竟然全部還回給他了!

還是當著段愛國麵上,問出這麼刁鑽的問題。

他要是回答是的,就是承認自己受賄;要是回答不是,就是他失職,一樣會被調查。

他經不起調查。

而如果不回答,以虞禾這架勢,顯然是不會輕易離開,妥妥地請神容易送神難。

最後,他權衡了一下,說道:“是,我不該聽信秦美美的讒言,失職,做了錯誤判斷。

“你這是錯誤判斷?”虞禾冷笑一聲,“你們這是誣告!”

趙新城內心一顫,身為執法人員,知法犯法,這可是大罪!

“虞小姐,這個案件,我已經讓人去覈查,一定查明真相,還你一個清白。

請問你還有什麼需求嗎?”

站在一邊的段愛國看不下去了,上前問道。

他是聰明人,以現在的這個局勢發展下去,隻能是僵局。

案子不處理,虞禾是不會走的。

虧他以前覺得,趙新城為人處世圓滑,堅守職業道,工作上能力也不錯。

要不是臨時被邵琛緊急叫回來,看到這一幕,他還真得就提拔了趙新城。

什麼狗屁處世圓滑,分明就是諂上驕下!

他不但要重新考量接班人,還要好好整頓一下局裡的風氣。

虞禾看向段愛國,眼神淡漠疏離,“有,我要報案,秦美美誣告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