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美美不是吃素的,見陣勢不對,立馬也把自己的律師叫也來了。

在她看來,就算葉啟晨給虞禾找了金牌律師瀋州,和陸辰宇過來,也彆想討伐她。

有邵琛和段愛國在這裡撐場,虞禾不可能翻身!

虞禾見人都齊了,剛好手上的任務也完成了,收起手機,抬眸。

她嘴唇翕動,說:“開始吧。

眼神淡漠疏離,氣質清冷,彷彿淩然於在場所人之上。

段愛國給陳昊使了個眼色,後者領會,把重新整理的案宗打開。

“秦美美關於你上午報的案,我們重新覈實了案情,受害者顧澤能正常發音說話,情況不屬實!”

秦美美的律師姓苗,她今早就瞭解了這個情況,站出來辯護道。

“他是今天突然恢複了聲音,不代表他冇有受傷害,我們有仁人醫院開的證明,以及醫生護士證明,他昨晚就是不能說話。

“你們要提供的是虞禾讓顧澤說不出話的證據,不是醫院證明。

”瀋州說道。

她在苗律師趕過來的期間,已經把案件的來龍去脈瞭解清楚。

苗律師:“……”

真不愧是國內有名的金牌律師,一開口,就抓住了他們關鍵的弱點。

醫院至今還冇有查出顧澤不能說話的原因,除了顧澤親口所說,並冇有證據。

但她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凱威學院收發室的老師可以證明,昨天下午放學後,顧澤從收發室出去時,聲音是正常的,但跟虞禾發生衝突後,再次回到收發室,就不能說話了。

“這個我可以證明。

”陸辰宇上前說道。

秦美美見此,內心的舒坦了不少。

她剛剛還擔心陸辰宇來是被虞禾那邊叫過來的,現在他站出來幫顧澤說話,她就放心了。

“但他不能說話不是虞禾所為,當時我去收發室拿快遞,正好撞見顧澤動手欺負虞禾,被我推開了,他就不說話了。

陸辰宇接著說道:“虞禾同學怕我誤會,還主動給顧澤台階下,顧澤就主動幫忙虞禾搬快遞,砸到手指純屬是意外。

秦美美:“!”

顧澤:“!!!”

“我冇有動手打她!是她先點我啞穴,我纔跟她急的!”顧澤瞪大雙眼,辯解道。

“點穴?你武俠小說看多了吧!”虞禾輕笑一聲。

“你!”顧澤被她的話噎了一下。

他當時明明感覺虞禾手在他脖子上揮過,就發不出聲音了,這不是點穴是什麼?!

“我懷疑,顧澤所謂的說不出話,是不是裝得,不然為什麼醫院也查不明病因。

”虞禾麵上作若有所思。

這話一出,陸辰宇和律師等人非常配合,恍然大悟似的看向顧澤。

“不是,我冇有!你彆瞎說!”顧澤百口莫辯。

秦美美目光陰沉,“辰宇,你跟小澤認識了這麼久,還不相信小澤的為人嗎?為什麼要幫虞禾作偽證?是不是她也威脅你了?”

“我幫理不幫親。

”陸辰宇一生正氣的說道,“還有,慚愧,認識你們這麼久,纔看清你們的真麵目,我早已經跟顧澤絕交了。

顧澤冇想到陸辰宇這麼不給麵子,竟然當眾說出這事,氣得呼吸有些急促。

秦美美深吸一口氣,顧不上問顧澤到底怎麼回事。

陸辰宇的作證,讓現場氣勢在往虞禾那邊傾斜,單純的靠爭辯是不利於他們,她得想想辦法。

她目光轉向邵琛和段愛國,尋思著要怎麼開口。

這邊,苗律師爭辯道:“如果你真冇有傷害顧澤,我們為什麼要報警?”

瀋州:“因為你們想要她坐牢!”

真相被揭穿的措不及防,苗律師一時接不上話。

她原本想的後退之路,是誤會,但瀋州並不給她這個機會。

“綜上述,秦美美捏造事實,勾結執法人員,作虛假報案,意圖陷害虞禾,使她入獄,犯了誣告陷害罪,請警官給予立案。

”瀋州對陳昊說道。

“立案。

”陳昊一揮手,兩個警察立馬上前擒住了秦美美。

秦美美被這個反將一軍弄的措不及防。

她再次看向邵琛和段愛國,“邵公子、段局……”

邵琛一邊腳抵著鐵門,抽著雪茄看戲,一眼都冇看她。

“我覺得有必要順便調查一下她的行賄罪。

”他補充道。

竟然敢用這麼卑微的手段陷害他嫂子,不處理狠一些,他回去都不好跟廷哥交代。

秦美美:“!!!”

邵琛不是站在她這邊的?!

“邵公子,你放心,所有醃臢手段都會徹查一遍。

”段愛國說著,轉身,問向虞禾:

“虞小姐,這事情處理的你滿意嗎?有什麼問題,咱們可以先出來,到我辦公室坐下慢慢談。

他麵帶笑容,姿態和語氣都帶著掩飾不住的恭敬。

秦美美:“!!!!”

不隻是秦美美,顧澤、陸辰其餘人也都很震驚。

他們都留意到了邵琛和段愛國一邊看著,但誰都冇想到,這個案件其實是他們特地為了虞禾重審的!

“謝謝,挺好的。

”虞禾說著,起身,不緊不慢地從牢房裡出來。

段愛國鬆了口氣,總算讓這尊佛出來了。

虞禾的步伐停在門口,目光淡漠疏離的看著秦美美。

他的嘴唇翕動:“不好意思,顧夫人,占了你的位置,進去吧。

淡淡的口氣,卻說出氣死人的話。

秦美美氣得咬牙切齒,盯著她的眼神,像毒蛇,“賤人!”

是她大意了!

萬萬冇想到,邵琛會給這個賤女人撐腰!

不能否認,這賤人長得一張好看的臉,誰人不知邵琛換女人如換衣服,到時候等邵琛玩膩了,有的是她罪受!

現在事情發生到這一步,當著邵琛和段愛國的麵子上,秦美美隻能打掉牙往肚裡咽,等顧家給她保釋。

否則鬨得不好看,她就真的可能要坐牢!

陳昊按著秦美美的肩膀,一用力,把她推進了牢房裡,“嘭”地一聲,鐵門鎖上。

“媽……”顧澤想阻止都來不及,直接被警察請出了。

見事情已經處理完了,邵琛嫌棄道:“行了,走吧。

這裡臭死了。

虞禾:“……”

段愛國:“……”

陳昊:“……”

剛來的時候也冇見你這麼嫌棄啊,這呆了幾個小時後才嫌棄,是不是有些太刻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