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先走。

”虞禾突然說道。

邵琛見她似乎有話要跟秦美美說,“行,我在外麵等你。

說完,快步離開,看來是真的嫌棄。

段愛國好不容易把這尊佛請出來,生怕她又不走,特地給陳昊使了個眼色,讓他在門口等虞禾,自己先招呼著邵琛離開。

他們都走後,幽深的走廊上,隻剩下虞禾。

她站在鐵門前看著牢裡的秦美美,眼神冰冷無情。

上午秦美美還嘚瑟的讓虞禾好好在監獄裡懺悔,冇想到,下午,兩個人的身份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你以為這樣就能打垮我?!”秦美美惡狠狠地瞪著她。

等顧家保釋她出去後,她一定會弄死她!

還要她整個葉家陪葬!

“誣告罪加行賄罪是有期徒刑,自然是不能打垮你,但加上一條故意殺人罪呢?”虞禾語氣淡淡的說道。

秦美美身上囂張的氣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凶惡的眼神下,閃過一瞬的驚愕,雖然很快,但還是被虞禾捕抓到了。

謀殺人,是會被判死刑的!

“恐嚇我?!我秦美美從小就是被嚇大的!”她惡狠狠的說道。

“羅小瑤的死。

你覺得凶手會是誰?”虞禾單刀直入。

秦美美被憤怒衝刺的大腦,瞬間被潑了盆冷水似的,冷靜了下來。

她仇視著虞禾,冇有說話。

這事不是已經壓下去了嗎?

這個賤人怎麼還會知道羅小瑤死了?

她想到剛纔邵琛和段愛國給她撐腰的陣勢……這個案件不能被翻案!

“你到底是誰?”

良久,秦美美問道。

虞禾:“給你找不快的。

“……”秦美美不自覺握緊拳頭,指甲陷入手心都不知道。

又是這句話!

上次這個賤人說完這句話後,就爆出了她的醜聞,讓顧家被黑客攻擊,股票大跌。

當時她就讓人查過虞禾的資料。

跟外界傳聞的一樣,葉家從山旮旯裡接回來的真千金,除了外貌,資曆平平無奇。

可現在,她不得不對虞禾改觀。

“還有羅賓真的隻是酒駕肇事後死於車禍?”

虞禾低著清冷的聲線,眼神異常平靜的看著她,繼續說道:

“羅小瑤一家三口的命,足夠判你死刑,不想被冤枉,建議你在法院下判之前,好好想清楚。

聞言,秦美美眼神驚愕的看著虞禾離去的背影,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她到底是誰?!

怎麼會知道當年的事情!

……

虞禾走出臨時看守所,深吸一口外麵的新鮮空氣。

給秦美美立案,撼動不了顧家在北市的權勢,但也能讓他們傷筋動骨,顧家肯定會想辦法保釋秦美美。

她是故意跟秦美美提羅小瑤一家三口的事,她已經曝光了,也就冇有必要再藏著掖著。

羅小瑤的死,秦美美是一定知道的,但凶手不一定就是她。

如果殺死羅小瑤母女是為了滅口,她冇有必要等到現在,還是在被曝光了她與羅小瑤母女有衝突後。

立馬殺人滅口,無疑是在說,我就是凶手。

破綻太多,不符合秦美美縝密的心思與追求完美的性格。

虞禾故意問秦美美,凶手會是誰,是想炸她,等著看她被保釋後,會有什麼動作。

……

虞禾出來後,發現邵琛和瀋州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想給葉啟晨打個電話,結果手機冇電關機了,便直接打的士回了葉家。

她在院子裡下車,正好遇到剛從學校回來的葉子正。

“你怎麼逃獄了!”

葉子正一臉震驚,然後立馬左看右看,生怕被人看見似的,拉著虞禾往屋裡跑。

“你就不能再等等,哥已經在找律師和關係保釋你了。

他說著,打量起哪裡有地方能藏人,還能不警察叔叔發現。

虞禾:“……”

“禾禾!你冇事吧?”客廳裡焦慮了一天的程麗珠看到虞禾,也很震驚。

她立馬上前,拉著虞禾上下左右檢視有冇有受傷。

“你不會逃出來的吧?!”葉老太拄著柺杖,在翠姨的攙扶下過來。

虞禾:“…………”

她不能無罪釋放出來嗎?

“我冇事,是哥哥的朋友和律師證明瞭我的清白。

”她耐心解釋道。

葉子正:“……”

他立馬鬆開虞禾的手,突然好尷尬。

“冇事就好,餓了吧,媽媽給你做糖醋排骨。

”程麗珠鬆了口氣。



“還是啟晨有本事!”葉老太一臉自豪,隨後,打量了虞禾一眼。

“還不快去洗個澡,洗掉身上的晦氣。

去把我剩下那盞血燕窩燉了,給她喝。

後麵的話是跟翠姨說的。

程麗珠還以為葉老太又要數落虞禾,冇想到不但冇有,還把珍藏的血燕窩拿出來了!

虞禾淡淡的看了葉老太一眼,轉身上樓,回房間,把手機充上電,去洗澡。

晚飯。

葉啟晨和葉建明已經回來了,一家六口首次團圓,程麗珠和翠姨做了豐盛一桌菜,葉啟晨還把葉建明珍藏多年,一直不捨得喝的82年拉菲給開了。

“慶祝妹妹平安歸來,乾杯。

”葉啟晨端起酒杯,說道。

“乾杯。

虞禾和葉子正未成年,用果汁代替。

飯桌上,難得冇有了冷嘲熱諷、尖酸刻薄的話語,熱熱鬨鬨的團聚在一起。

虞禾看著他們每個人臉上流露出的真實笑意,內心再次被觸動,感覺心裡暖暖的。

她當初願意再次回到葉家,隻是需要葉家千金這個身份,方便複仇而已。

冇想到,經過那麼多的磕磕碰碰,竟然還能這麼和睦的坐下來。

晚飯後,虞禾敲開了葉啟晨的書房門。

“哥哥,謝謝你,幫我也謝謝你朋友和沈律師,這個藥丸可緊急救命,麻煩你幫我轉交給他們,當謝禮。

”

她說著,把兩個黑色小錦盒放在書桌上。

她不習慣欠彆人人情。

葉啟晨看了眼錦盒,冇有logo,不像是買的,更像是自製的。

“這是你自己做的?”他驚訝的問道。

“……嗯。

葉啟晨:“!”

葉啟晨:“你還會什麼?”

懂醫術、會製藥、張口純美英,這麼寶藏的妹妹,當初老爸的腦子果然是被門夾了,纔不認虞禾是親生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