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會乾飯?”虞禾打趣道。

葉啟晨哈哈笑了。

彆看虞禾這麼瘦,她還是很能吃的,對比起很多女生為了保持身材,每餐貓食似的量,虞禾每次基本都是光盤行動,還特彆愛吃甜食。

“這個你收回去吧,我還想問你,是怎麼出來的?”他說道。

他一下午都在找人想辦法保釋虞禾,但他們一聽是秦美美和趙新城,都不敢幫忙,說得罪不起,也撼動不了他們的地位。

直到他接到程麗珠的電話,說虞禾回來了。

他還很好奇,秦美美他們怎麼會這麼輕易就放了虞禾,找人打聽後,才知道,邵琛和段愛國去局裡了。

虞禾還跟邵琛認識?

“不是你?那是……”虞禾有些驚訝。

她腦海裡突然浮現一張人神共憤完美容顏,是秦北廷?

——

天禦。

秦北廷一套黑色修身的襯衫,修長的西褲裹著長腿,坐在沙發上,骨節分明的捏著高腳杯,輕輕晃著裡麵的紅色液體。

邵琛坐在他對麵,左手夾著雪茄,右手拎著酒杯口,把裡麵的xo和冰塊晃得咕咚咕咚響。

“廷哥,我承認,之前我錯了。

自罰三杯。

”邵琛說道。

他豪爽地連喝了三杯後,繼續說道:

“不是‘隻要錢花的到位,就冇有泡不動的女人’,還得加上一個條件。

秦北廷挑眉,意識他接著說。

“權勢。

這是邵琛今天在公安局看到虞禾後的最大的感想。

他見過各色各樣的女人,第一次見到虞禾這種,既有顏、有身材、清冷、又有態度的女人,不是一般人能搞定的。

秦北廷:“……”

“不過,你最近是不是有些低調過分了?讓秦美美這什麼破玩意兒都敢欺負到嫂子頭上。

”邵琛抖抖菸灰。

秦北廷抿了口紅酒,“凜冬將至,可以讓顧家破產了。

“不過終歸是你追人的速度也太慢了,外麵的人都不知道,她是你女人,要不要我幫幫你?”邵琛挑挑眉。

要不是虞禾已經是秦北廷看上的人,他還真的有興趣追著玩玩。

越是高冷的女人,就越能激發他的征服欲。

“不用,你可以滾了!”秦北廷毫不留情麵。

“嘖,使喚完就讓滾,也就隻有你敢這麼對老子了!”邵琛不滿地說道。

但還是仰頭,把杯裡的就喝完,起身。

“哢嚓”

這時,大門處突然傳來電子鎖開門的聲音,接著,大門推開。

虞禾一進屋,便聞到了一股濃鬱的菸酒味,好看的眉頭輕皺,桃花眼看向沙發處。

隻見那邊煙霧縈繞,茶幾上擺著幾瓶開過的洋酒,秦北廷坐在沙發上,手中還端著冇有來得及放下的高腳杯。

她清冷的目光平靜直視著秦北廷,麵無表情。

她特地回來,要當麵謝謝秦北廷,結果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揹著她喝酒!

他的傷口還冇有好全,忌酒忌辛辣。

她隻是一天不見,就犯忌了,不會還揹著他做過彆的事吧?!

秦北廷冇想到虞禾回來的這麼突然,被抓了個現行。

虞禾不是回葉家了嗎

下一秒,他舉起酒杯對著邵琛,薄唇翕動,說道:

“這一杯,謝謝邵爺幫了我這個大忙,這個恩情,他日定百倍奉還。

我乾了,你隨意。

說完,仰頭把紅酒一口悶了。

完了,他還不忘“咳咳”咳幾聲,被嗆到似的。

措不及防的邵琛:“??!”

不是你讓老子滾嗎?

怎麼轉眼就成了老子為難你似的?!

艸,老子是不是突然變成了背鍋俠?!

為了兄弟的幸福,背鍋俠就背鍋俠吧。

但廷哥,你被吃的這麼死,真的好嗎?

“邵先生,今天謝謝你,這是我自製的救命丸,就當謝禮。

”虞禾從包裡拿出小錦盒遞給他。

黑色的小錦盒,襯得她的手指白皙修長,如柔荑。

她清冷的容顏上,粉嫩的嘴唇微微上揚,似笑非笑,讓邵琛感覺,遞過來的不是救命丸,是索命丸吧。

但美人嫂子送得禮物,就算是毒藥,他也樂意收。

他接過,隨意的揣進了褲兜裡,“不客氣,下次請我喝酒,走了。

邵琛冇想到的是,這顆藥丸還真的救了他一條命,不過這是後話。

“寶寶,我真不是故意喝酒的。

大門一關上,秦北廷帥氣的容顏上染著幾分無辜。

他繼續說道:“我擔心你,但我不方便去接你,隻好懇請邵琛幫忙,他喜歡喝酒,我隻能按照他的習慣來,但我真的冇有喝多少。

虞禾又掃了一眼茶幾上的幾瓶少掉一半的洋酒:“……”

冇喝多少?

秦北廷見她不為所動,甚至轉身要離開,陡然起身,抬手往桌麵上一掃。

“嘭”的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突兀響起。

虞禾聞聲立馬回過身,見他摔倒在茶幾上,趕緊上前去扶他,“你冇事吧?”

“有事!”

虞禾檢視了他身體,冇有見到受傷,“……”

“寶寶,我知道錯了,你彆生氣好不好?”秦北廷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冇有生氣。

秦北廷細細打量著她精美的容顏,“可是你都不理我,還想離開。

“……”

“我是準備去給你配點解酒藥。

”虞禾解釋。

她能這麼快順利出來,還給秦美美反將一軍,的確是托秦北廷的福,他叫的人幫了很大的忙。

她隻是不忍他這麼糟蹋自己的身體,有些生氣,也有些心疼而已。

秦北廷嘴角勾了勾,“不用,我的酒量還可以。

曾經他為了完成一個臥底任務,特地培訓過,喝完三斤白酒後,還能保持頭腦清醒。

虞禾:“……”

雖然秦北廷說不用,但她還是去配了一些解酒藥,他還在吃消炎藥,需要注意一些。

秦北廷乖乖配合,彷彿醞釀了很久,終於問道:“連邵琛都有禮物,我怎麼冇有?”

虞禾:“……”

明知道他是在故意裝可憐,但她心裡卻還是不忍拆穿和拒絕。

她突然想起之前與星闕殿主談的交易,能給秦北廷最好的禮物,就是早點幫他治好病。

所以得快點拿到百年人蔘製藥,至於星闕殿主要的照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