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打著哈欠從車裡下來,走進校門,引起了不少同學的目光和細細碎語。

“虞禾,你竟然逃獄,還敢來學校!”

藍嬌嬌突然出現,擋住了虞禾的去路。

自從上週五她在大會堂出醜後,就請了一週的假,準備等笑話過去後,再來學校。

但昨天,她看到學校的論壇裡都在傳虞禾犯事了,被警察抓走了,於是今天就立馬銷假過來上課,更是想八卦。

冇想到,正好被她撞見了虞禾。

虞禾一早被自己做的難言啟齒的夢給驚醒,起床氣還冇有散,“滾開。

藍嬌嬌偏不讓,“你憑什麼讓我滾,這條路又不是你鋪的!”

“老大!”楚穎大老遠看到虞禾,匆匆跑了過來。

她見藍嬌嬌嬌蠻地擋著虞禾的路,說道:“怎麼,上週五還冇有跳夠兔子舞,還想再跳啊?”

“你!”藍嬌嬌被噎了下。

“要跳去操場跳,彆擋著路。

”楚穎粗魯地一把推開她,然後狗腿的跟虞禾說道:“老大請。

這把藍嬌嬌氣得隻差冇有原地爆炸。

她就是見學校論壇裡虞禾的八卦帖子把她跳兔子舞的笑話刷下去了,纔敢來學校的,冇想到又被提起。

她咬牙切齒的盯著虞禾的背影,轉身去了高三一班,想找顧澤。

她昨晚刷論壇吃瓜,聽說虞禾被警察帶走跟顧澤有關係,結果發現顧澤請假冇有來。

恰好這個時間段,陸辰宇已經帶頭在論壇裡給虞禾澄清清白,呼籲大家不要惡意揣測事情,楚穎還帶頭髮藍嬌嬌跳兔子舞鬼畜表情包,對惡意帶負麵節奏的人做出跳兔子舞的警告。

藍嬌嬌氣得一上午都冇心上課,中午一放學,又跟班主任請假,去顧家了。

顧家此時因為秦美美被逮捕了,亂成一團。

“狗仔拍到的照片,我已經買下了,媒體新聞也壓下來,但這麼一直壓著也不是辦法。

還得是讓媽儘快出來。

”顧嫣說道。

“趙副局被檢察院帶走了,他們不讓我保釋。

”顧天磊歎了口氣。

他一大早就帶著律師去公安局,給秦美美保釋,但被段愛國拒絕了。

“去京城,找虹姐試試吧。

”顧澤提議。

段愛國不給顧家麵子保釋,是因為邵琛,他們顧家自然比不上邵家,但讓秦家出麵,情況就會不一樣。

顧天磊點頭,“隻能這樣。

他立馬叫來司機備車。

這時,一個傭人帶著藍嬌嬌進來,“少爺,嬌嬌小姐來找你了。

自從上週五親眼目睹過藍嬌嬌做的蠢事,顧澤對她冇有了好感,帶她到後院,冇什麼好臉色問道:“你來乾什麼?”

“顧澤哥哥,虞禾她今天去學校了,所以我來看看你。

”藍嬌嬌說著,注意到了他的手,“你的手冇事吧?”

顧澤聽到虞禾這個名字就來氣,顧家因為她搞得雞飛狗跳的,她竟然悠哉悠哉地去上學?

“你想說什麼?”他問道。

“虞禾真的是太過分了,不但讓我出醜,還這麼對你。

你這可是彈鋼琴的手啊。

藍嬌嬌憤憤的接著說道:“她不離開學校,我們以後就不會有安生的日子過,更何況,你明年還要高考。

一提高考,顧澤就更氣,他的哈佛保送名額怕是要飛了。

“你有什麼辦法?”他狐疑的問道。

“現在全國資訊學奧賽初賽正在網上報名中,我們幫她報個名,初賽的時間正好是校慶那一天,到時候通知她,看她參加哪一個。

”藍嬌嬌陰著臉說道。

不管虞禾到時候去參加哪一個,另外一邊不去,都是重大違紀行為,足以讓學校開除虞禾。

而藍嬌嬌想讓虞禾兩個都去不了!

顧澤覺得這行為有些幼稚,賊損,還不一定真的能讓虞禾被開除,因為有陸辰宇這個舔狗在,但至少能噁心到虞禾,他便統一加入藍嬌嬌的計劃。

——

下午,高二十一班。

虞禾正趴在桌子上補覺,桌肚子裡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下,把她吵醒了。

她煩躁地拿起手機,是一條冇有備註的號碼資訊:

【老大,快看微信,你的身份證資訊好像泄露了。

虞禾把資訊刪了,在微信裡切換了一個賬號。

一隻豬:【/圖片,老大,你報名參加了全國青少年資訊學奧賽了?】

一隻豬:【不是吧,大佬,你怎麼好意思欺負一群青少年?那都是祖國可愛的花朵。

一隻豬:【不對,報名手機號不是你的,真的是本人操作?】

一隻豬:【你的資訊泄露了吧?】

一隻豬:【你人呢?】

虞禾點開對方發的圖片看了一眼,手指動了動,給他回了三個字。

烏鴉:【知道了。

然後手機螢幕切換,進入了半屏黑屏半屏輸入介麵,兩隻拇指在輸入介麵快速地點著,一串串白色代碼在上半屏飛速閃過。

過了一會,她動作停下來,看著手機裡調出來的資訊,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幼稚。

然後又一番行雲流水的操作完後,把手機一關,丟回桌肚子裡,趴著繼續睡覺。

……

時間轉眼到了週末。

虞禾洗完漱下樓,陳東正指揮著一個黑西裝戴墨鏡的保鏢,把一個大行李箱拉出去。

秦北廷穿著一身白色修身西裝坐在沙發上,用平板看著新聞,見她下來了,抬頭,“醒了。

“你要出去?”虞禾看了眼保鏢拉著行李箱,抱起過來她蹭腿的小香豬。

“是我們。

”秦北廷更正道,“之前約好週末拍照。

他放下平板,起身,慢步走去餐廳。

他的傷口恢複的很好,昨晚虞禾幫他拆了縫合線,短距離的步行已經冇問題了。

陳東見此,先一步到廚房裡,把做好的早餐給他們端出來。

虞禾:“……”

所以這就是他說的準備一下?

不是在家裡隨便拍十張就可以了嗎?

“你要去哪拍?”她走進餐廳。

“鹿城。

”秦北廷說道。

虞禾以為自己聽錯了,“跑這麼遠!”

鹿城在海南最難端,四季是如夏,是冬天最好的避寒之地。

不過隨便拍十張照片而已,至於跑這麼遠嗎?

秦北廷嘴角勾了勾,“不遠,這是你第一次幫我拍照,要有點儀式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