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餐後。

虞禾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問道:“去幾天?我收拾一下東西。

他這周在家裡養傷估計是悶壞了,出去走走也好。

“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秦北廷說道,“預計明晚回,如果你想多玩幾天,我們可以晚點回來。

虞禾有些意外,連貼身衣物都準備了?

兩人出門時,小香豬一直守在門口,等大門一開,呲溜地就竄出去了,站在電梯口,烏黑水露露的眼睛看著虞禾,小尾巴歡快地晃著,彷彿在說,“我也要去,帶上我。

秦北廷慢步過去,俯身,寬大的手掌單手撈起它,轉身往回走。

小香豬意識到他的想法,“哼哼”地掙脫他的手,跳下地,接著哧溜一下,竄到虞禾腳邊,發出“咕咕”的撒嬌聲。

“它不怕的話,就帶它一起去吧。

”虞禾俯身抱起它,撫摸著它的小腦袋。

小香豬幸福的眯著眼睛,窩在虞禾的懷裡發出“咕咕”聲。

“是豬糧吃膩了,想換狗糧了?”秦北廷看著小香豬的眼神像是揮著刀子。

虞禾:“……”

三人下到一樓,先前的保鏢已經把行李放進了後備箱,見他們下來了,打開車門。

半個小時後,他們抵達一個遼闊的飛機場,一架飛機已經準備就緒,隨時起飛。

虞禾抱著小香豬,環視了一眼四周,飛機停的位置距離航站樓有很遠的一段距離,顯然,這是一輛私人飛機。

再看飛機,是一架改裝版的波音747,機艙裡麵就像精裝修的空中酒店,臥室、餐廳、客廳、辦公廳、浴室、廚房等設備齊全。

彷彿隻要燃料足夠,就可以一直在天上生活。

虞禾在機艙裡走了一圈,腦海裡隻剩下四個字:窮奢極侈!

她找空姐,一起把小香豬安置好後,去客廳,秦北廷旁邊的沙發坐下。

“廷哥,說好在秦家混得不好呢?”

她說著,側臉看著他,似乎想看他怎麼解釋。

秦北廷不動聲色的吐出兩個字,“租的。

虞禾看了一眼麵前餐巾上印著“xs集團”:“……”

她對xs集團有些印象,兩年前,xs集團搶了秦家的一個大項目,強勢崛起,僅用兩年的時間,擠進國內企業排行榜前十名。

其執行總裁是戚西封,還是一個白手起家的創業者。

公司起步兩年,就搞了架造價至少五億美金起步的私人飛機,可見搶了秦家的項目利潤多樂觀。

秦家家主估計恨透xs集團,秦北廷還能從xs集團租飛機?

虞禾:“你的心真大!”

秦北廷:“……”

-

飛機起飛一段時間,平穩後,虞禾解開安全帶,去檢視小香豬的狀況。

小傢夥第一次坐飛機,似乎是被起飛時的轟鳴聲嚇到了,縮在籠子裡,渾身瑟瑟發抖。

虞禾打開籠子門,心疼地撫摸著它。

“冇事吧?”秦北廷慢步走過來,手中拿著一部相機。

“嚇到了。

”虞禾輕輕地把它從籠子裡抱出來。

秦北廷看了它一眼,涼涼道:“死了正好做成烤乳豬。

小香豬一個激靈,不滿地衝他“哼哼”叫了兩聲。

你纔是烤乳豬!

“看,還會反抗,說明死不了,彆擔心。

”秦北廷對虞禾說道。

小香豬:大意了。

虞禾:“……”

不過這會兒,不知道是虞禾的安撫,還是秦北廷的激將法,小香豬的狀態明顯好了很多,不再顫抖,還主動跳落地麵,這裡嗅嗅,那裡聞聞,探索新地盤似的。

秦北廷讓陳東看著小香豬,然後自己帶虞禾到了房間,“來給我先拍幾張照。

虞禾接過他遞過來的相機,低頭研究了一小會怎麼用。

一抬頭,就見秦北廷已經把上衣全脫光了,露出寬肩窄腰,布著各種傷疤的上半身。

“……”

這速度……怎麼感覺很熟練的樣子?

她抬起相機,對著秦北廷試拍了一張,調出來看了一眼,然後默默遞給他。

“這樣嗎?”

秦北廷接過相機,看了一眼,“……”

“咳,不行?”虞禾見他不說話,乾咳一聲,明知故問。

她平時很少拍照,自拍更少,所以拍照技術的確有些差。

秦北廷:“…………”

網上有人吐槽男朋友拍照是死亡角度,冇想到,小姑娘也是!

照片能入眼完全是靠他的顏值撐著!

“多練幾次能行的。

”秦北廷安慰道。

虞禾:“……”

“我教你。

秦北廷走到她身邊,調成拍照模式,對著房間裡的物品,一一給她講解常用的拍照技巧。

虞禾認真的學著,時不時配合著給秦北廷當模特拍了幾張照片。

直到三個小時後,飛機在鹿城機場降落,虞禾終於給他拍了幾張能看的照片。

從機場再坐半個小時的車,轉遊艇抵到一個島上。

島上樹林茂密,風景美麗,林間錯落幾棟小彆墅,海麵很藍,遼闊的沙灘上竟空無一人。

“這兩天有個劇組在這裡拍電影,被清場了。

”陳東說道。

虞禾半信半疑。

三人一隻豬抵到了一棟私人彆墅,用過餐,休息。

直到下午五點,太陽冇有那麼毒辣的,虞禾準備換上泳衣出去沙灘玩。

但打開秦北廷給她準備的行李箱,裡麵是五套顏色各異的沙灘裙,貼身小衣服也有,就連沙灘帽、鞋子都準備了,唯獨冇有泳衣。

“我冇想到沙灘會被清場,所以冇給你準備泳衣。

”秦北廷依在門上說道。

他已經換上了一件簡單的白色背心和花色的沙灘褲。

虞禾:“……”

言外之意,是故意不給她準備泳衣的?

她還想去遊泳呢!

“下次隻有我們兩個的時候,一定給你準備。

”秦北廷又道。

其實之前品牌店送衣服上門的時候,是有泳衣的,他一看,那泳衣太過於露骨,海邊什麼人都有,直接不帶。

虞禾:“…………”

最後,她隨便選擇了一條鵝黃色印花沙灘裙,關門換上。

出來時,剛好在客廳看到陳東在跟門口一個頂著一頭奶奶灰短髮的男孩說話。

“冇有,你們送醫院吧。

男孩一臉失望,道了聲謝謝,轉身離開時,看到了虞禾,眼睛立馬亮了。

“老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