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大!”

奶奶灰男孩激動的喚道。

虞禾看向他,有些小驚訝,“豬?”

“是我!”時斑欣喜點頭,“你本人比身份證照片還要好看!”

一隻豬是他的代號名,真名叫時斑。

虞禾冇想到這麼巧,竟然能在這裡遇到他。

坐在沙發看手機的秦北廷從他們的對話裡聽出了貓膩,回頭看向時斑。

男孩一米八,長得很清秀,看上出纔剛二十的樣子,一頭奶奶灰的短髮異常的亮眼。

豬?

秦北廷的眉頭微皺,陡然起身。

陳東原本是要趕人的,見兩人認識的樣子,便不再攔著時斑。

“你有什麼事嗎?”虞禾問道。

她剛纔隱約聽到他要找什麼藥。

“我朋友吃錯了東西,腸胃炎犯了,冇帶到藥,所以過來問問你們這邊有冇有腸胃方麵的藥。

”時斑皺眉說道。

他知道虞禾懂醫術,又道:“你能不能過去幫忙看看他?很近,不到一百米。

“不會打120,送醫院?”秦北廷走過來,冷冷的說道。

他的身體微微擋在虞禾的前麵,像是在彰顯他的擁有權。

虞禾:“……”

時斑與秦北廷對視一眼,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攝人的氣勢,如王者般高貴淩厲的氣質。

好凜冽的男人。

這明顯的佔有慾說明瞭他跟老大的關係不一般。

“他是個明星,還在拍戲,不方便去醫院。

”時斑解釋道。

“劇組冇有醫生?”

“剛好請假了。

“那還真趕巧了。

”秦北廷明顯不相信。

時斑:“……”

虞禾詫異的看了一眼秦北廷,心想他今天話怎麼這麼多?

“我過去看看。

”她對時斑說道。

“會不會麻煩你?”時斑隱諱的看了一眼秦北廷。

這個男人不好得罪的樣子。

“會。

“不會。

秦北廷和虞禾同時開口。

虞禾:“……”

時斑:“……”

虞禾回房間拿了銀針包出來,把掛在脖子上的相機摘下,遞給秦北廷。

“廷哥,我過去看看,你們先去玩,晚點去找你們。

帶路。

後麵兩個字是對時斑說的。

時斑感覺,虞禾說完這話,秦北廷身上散發的氣場更加冷冽了,看著他的眼神就像刀子。

“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秦北廷拒絕。

虞禾:“……”

“謝謝。

”時斑嚥了咽口水,轉身帶路。

他和虞禾走在前麵,秦北廷大腿上的傷口剛好,走地比較慢,加上泥路不平,落了他們幾步。



“老大,你竟然早戀,還找了個這麼可怕的男人。

時斑往後看了一眼,側頭小聲對虞禾說道。

“再亂猜,扣你提成。

”虞禾冷冷道。

時斑瞪大眼睛,“還扣!我現在纔拿1%,再扣就不冇有了!”

虞禾睨他一眼,後者立馬捂住了自己的嘴。

“叫我虞禾,記得遵循保密協議上的內容。

”虞禾叮囑道。

時斑連連點頭。

落在後麵的秦北廷看著他們交頭接耳的說著什麼,完全不等自己,臉色冷若冰霜。

前幾天才警告了陸辰宇,現在又來了個小白臉。

小姑孃的爛桃花怎麼這麼多!

他垂眸看了一眼路麵上的石頭,抬腳故意踢了一顆石頭,石頭撞在另外一顆石頭上,發出了一陣聲響。

虞禾聽到聲音,立馬回過頭。

隻見秦北廷杵在一顆稍大的石頭前,遙望著她,說道:“寶寶,我腿疼。

虞禾:“……”

腿不方便就彆跟過來了啊!

她覺得秦北廷是故意的,但又狠不下心不理他,隻好倒回去扶他。

秦北廷得逞後,冷冷的看了時斑一眼。

時斑:“……”

心機boy!

走了二三十米路,遠遠的便看到了有人在海邊拍戲。

劇組後方,撐著一把大遮陽傘,四五個助理圍著一個躺在沙灘椅上的男人轉。

端水、擦汗、扇扇子,像是在伺候皇帝。

時斑帶人走過去,其中一個助理見到他,喚了聲,“斑哥”,然後給他讓出一條道。

躺在沙灘椅上的男人是個混血兒,聞聲猛然睜開雙眸,是一雙水藍色的漂亮雙眸。

虞禾認得他,影帝南歐,到處都看得到他代言的各種廣告。

“寶貝,你去哪兒了?”南歐伸手拉住了時斑的手。

“我給你找了醫生。

”時斑甩開他的手,往一邊挪了一步。

南歐看向他身後的兩人,一個渾身散發著高冷矜貴氣息,一個清冷的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不管怎麼看,兩個人都不像是醫生的樣子。

秦北廷也在打量南歐,心想幸好小姑娘不追星。

不過從剛纔他們兩人的互動,他感覺這兩個男人不是普通朋友的關係,暗暗鬆了口氣。

小姑孃的爛桃花危險警報感解除。

虞禾淡淡的看了南歐一眼,他雖然化了淡妝,但依然擋不住憔悴之色。

她上前一步,淡淡的說道:“把上衣脫了。

秦北廷:“……”

秦北廷:“!”

“等一下。

”一個健壯的助理攔住了虞禾,“你有醫師資格證嗎?”

這女孩看起來還冇有成年吧?

歐少的身體珍貴的很,怎麼能隨便給人亂醫治,萬一出了事情,誰都擔當不起。

時斑在南歐耳邊說了什麼,南歐開口道:“熊二,讓開。

隨後,他毫不在意有多少隻眼睛看著,直接把上衣脫了,露出蜜.色健壯的上半身。

熊二有些猶豫,但歐少發話了,隻好讓開。

虞禾上前,蹲下身體,在沙灘上攤開銀針包,取出一枚銀針,再拿出一個打火機,用火烤了烤銀針,然後紮到南歐的中脘穴上。

熊二見此,眉頭直蹙,心想,這沙灘多臟啊!就直接把方地上!

還有著銀針都不用酒精消毒嗎?

就這麼紮進歐少的身體裡,會不會帶什麼傳染病啊?!

熊二看得很著急,但不敢發話,因為他感覺身旁有一股攝人的低氣壓。



悄咪咪地看去,正是跟虞禾一起來的男人身上發出來了的。

秦北廷看著虞禾纖細的手指在南歐的身上按來按去尋穴位,落針,眉頭緊蹙的彷彿能夾死蒼蠅。

他心裡很不悅,但冇有阻止。

十五分鐘後,虞禾取下銀針,南歐的臉色肉眼可見的好了很多。

“老……虞禾,謝謝你,晚上我請你們吃飯吧。

”時斑欣喜道。

“不用!”秦北廷冷冷拒絕,接著打開一個二維碼,“一百萬,請支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