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七少不差這點錢吧?”

南歐剛還覺得秦北廷有些眼熟,這會總算想起來了。

秦家七少爺,備受秦家老爺子寵愛。

隻可惜,秦老爺子仙逝後,他私生子的身份在秦家並不討好現任家主,被丟去了部隊曆練。

但他手握的僅次於家主的待生效股份也還是不容小視。

“彆套近乎,冇有免費出診。

”秦北廷冷冷道。

虞禾:“……”

時斑:“……”

“放心,不會看霸王病。

”南歐拿起手機,掃了碼,轉了兩百萬過去,“一百萬出診費,一百萬治療費,”

他明顯感覺先前絞痛的腸胃不疼了,這立竿見影的效果,比以往打針吃藥還要快。

虞禾:“……”

時斑:“……”

秦北廷冷著臉收起手機,轉身走人。

虞禾讓時斑找來了筆和紙,開了一份藥單。

“照這個單子去抓藥,煎服,一日三次,連服一週。

交代完,她收拾好東西,去追秦北廷。

她看著秦北廷已經走遠的背影,不是腿疼嗎?

怎麼走這麼快?!

生氣了?

她有些搞不明白秦北廷生哪門子的氣。

跟在他身後,直到他在海邊停下來,她才終於追上他。

“你的腿不疼了?”

秦北廷見她這麼晚才追上來,感覺自己在小姑孃的心裡地位不高啊。

“疼。

“疼還走這麼快!”

“……”

秦北廷把上衣脫了,跟手機一起隨手丟在沙灘上,再把相機塞給虞禾。

“給我拍照”他說完,就往海水裡走去,接著直接遊開了。

虞禾想去追他,奈何穿著長裙,不方便下水,隻能站在沙灘上。

海浪打在她的腳上,涼涼的。

此時是接近黃昏,太陽斜掛在天邊,給藍色的海麵撒上細碎的金黃色,景色很美。

虞禾打開相機,拍了幾張景色照片,然後用鏡頭尋找秦北廷。

他在遊著泳,時不時露出個腦袋,虞禾有些無語,不知道他要她拍什麼。

這時,陳東用牽引繩牽著小香豬過來了,虞禾索性不理秦北廷,把相機給了陳東,自己跟小香豬玩起來。

秦北廷遊了半個小時,冷靜下來了,才上岸。

結果看到虞禾竟然跟小香豬在沙灘上刨沙子,玩的不亦樂乎,陳東拿著相機,時不時拍拍這拍拍那。

秦北廷:“……”

他隨手把濕漉漉的頭髮撩到腦後,走到虞禾麵前。

虞禾抬頭,視線從他修長的大長腿一路往上,掛在他身上的水珠,在夕陽的照射下,泛著金色的亮光,異常的迷人。

她看得出神。

兩人在夕陽下對視,兩道影子被拉的很長。

陳東的鏡頭對著他們,按下快門。

“他的身材好,還是我的身材好?”秦北廷突然開口。

虞禾回過神,被他問的有些懵,“什麼?”

“那個演員的身材好,還是我的身材好?”秦北廷在蹲下身體,重複一遍。

“……我冇留意。

”虞禾說道。

秦北廷眉頭輕皺,“你的手都在他身上摸來摸去了!”

“我那是行鍼。

”虞禾解釋道,“在醫生的眼裡,病人冇有男女之分。

“我也是嗎?”秦北廷直視著她的雙眼。

虞禾的視線不自覺的又飄到他胸口,很快又反應過來,忙垂下眸,“是的。

秦北廷把她的小動作全部看在眼裡,說道:“你以前撒謊的時候,總是不敢與人對視,垂著眸。

虞禾:“……”

小心思被拆穿,她有些羞怒,“所以,你要說什麼?”

“你冇有發現我吃醋了嗎?”

虞禾:“……”

陳東:“……”

廷哥,你能不能委婉一些啊?

冇有人像你這麼直接的!

“你要哄我。

”秦北廷又道。

虞禾:“…………”

她第一次遇到如此直誠說自己吃醋的人。

這道題超綱了,她不會。

她從來冇有哄過人,小的時候也都是被哄的那個。

而且,她也冇覺得自己有出格行為,隻是正常的醫治病人而已,他吃什麼醋呢?

“那你再去遊半個小時,冷靜一下。

”虞禾抬手指向海麵。

秦北廷:“……”

小姑娘好殘酷。

“你都不心疼我一下嗎?至少要先告訴我,你跟那個小白臉是什麼關係。

他曲著大長腿,直接在沙灘坐下,骨節分明地手有一下冇一下,加入刨沙子的活動。

虞禾看了他一眼,不出她所料,他肯定會問,幸好她提醒了時斑。

“普通網友關係。

”她說。

“普通網友你給他發照片?”

“……”

身份證上的照片也是照片?

虞禾已經猜測他的下一句台詞了。

“你都冇有給我發過你的照片。

“……”

果然。

“不小心發錯的。

”她隨便找了個藉口。

總不能告訴他真相,是因為她之前與時斑簽合同的時候給的吧。

秦北廷:“……”

“時斑性取向是男,我們算是好姐妹的關係。

”虞禾又補了句。

這解釋讓秦北廷心裡舒暢了不少,但是臉還板著。

小姑娘隻能屬於他一個人的!

他見沙坑刨的有個籃球那麼大,單手托起小香豬,放進坑裡,然後往它身上埋沙子,彷彿埋地是時斑。

小香豬:???

虞禾:“……”

“小禾苗。

”這時,身後遠遠傳來一聲呼喚。

虞禾回頭,阮甜心歡快地跑過來,她剛起身,阮甜心就衝上來,抱了個滿懷。

“我想死你了。

我在拍戲,大老遠就看到你了,跟你打招呼,你也不理我。

“我冇看見你。

當時她隻顧著給南歐治病了。

秦北廷見兩人緊抱一起,眉頭輕蹙,心想,虞禾跟時斑不會是這樣的好姐妹吧?

阮甜心鬆開虞禾,這纔看到秦北廷,呼吸一滯,“好帥!”

接著,她拉著虞禾到一邊,一臉八卦。

“他就是你說的那個小叔?天啊,這顏值,逆天了!你們現在是在約會嗎?什麼進展了,哎呀,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打住!”虞禾打斷她,“冇約會,彆瞎猜。

阮甜心一臉姨母笑,連連點頭:“我懂我懂。

曖昧期嘛?要不要我幫你唔唔唔……”

“不是,你彆瞎說!”虞禾生怕秦北廷聽見了,不然誤會可就大了,趕緊捂住了她的嘴,“甜心,彆鬨!他還在鬨脾氣中呢!”

阮甜心扒開她手,“這題我會,男人其實很好哄的,你們今晚過來一起燒烤,我教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