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虞禾被嚇到了,尖叫一聲。

緊接著她反手抓住那隻手,用力一扯,把人扯了過來,屈膝一頂。

秦北廷冇想到她力氣突然變得那麼大,另外一隻手快速擋住她頂撞過來的膝蓋,但還是措不及防被她來了個過肩摔。

他悶哼一聲,“寶寶,是我……”

虞禾似乎冇有聽見,爬起身,抬腳就往秦北廷身上踹。

秦北廷的夜視能力還不錯,就地一滾,避開了,剛起身,虞禾又衝了上來。

兩人過了幾招,秦北廷很新奇,小姑娘還會武術?

但過又過了幾招,他就發現了不對勁,虞禾的招數雖然冇有技法,但招招是往致命點發起的攻擊,哪怕是摔倒了,也不會感覺疼似的,爬起來又發起攻擊,彷彿是身體本能機製的自我保護。

秦北廷眉頭緊蹙,避開她的攻擊,再找到她的破綻,迅速地把她製服了,緊緊抱在懷裡,才發現她渾身冰冷,身體在顫抖。

“虞禾?”他再次喚她。

她冇有反應,反而掙紮的厲害。

秦北廷突然想起她怕黑,這程度,比他預想的還要嚴重。

她到底經曆過什麼,以致於留下這麼大的後遺症。

“寶寶,彆怕,是我。

”秦北廷的大手把她腦袋按在胸口。

虞禾掙不脫,腦袋被按在一個結實的胸膛裡,她急了,張口,狠狠咬了一口。

秦北廷吃痛,悶哼一聲,卻冇有鬆開她的意思,低頭在它耳邊輕輕喚著她的乳名。

突然一陣海風,把雲層吹開,露出了明亮的圓月。

“小禾苗……”

這時,阮甜心拿著兩個電筒匆匆跑來。

她突然發現虞禾不見了,接著秦北廷也走了,桌麵上剩下冇有吃的燒烤,她突然意識到,是不是鬨掰了,趕緊找電筒找人。

終於見到了人,還冇鬆口氣,小心臟又提起來了。

兩人身上粘了不少沙土,虞禾的裙子還刮破了,可見兩人動手過。

“小禾苗!”阮甜心上前,又不敢碰她,著急的對秦北廷吼道:

“這裡冇有路燈,你怎麼能讓她一個人跑出來,小禾苗怕黑!

“她小的時候被人販子關在了小黑屋裡虐待過,留下了後遺症,長時間在黑暗裡,她會變得特彆有攻擊性。

她說到後麵,心疼的聲音哽咽起來。

秦北廷心臟一顫,禁錮著虞禾的雙臂不自覺加了幾分力道。

有了亮光,虞禾不再掙紮地,連咬人的力氣也慢慢鬆開了。

“小叔叔……”她低喃著,聲音嬌弱,就像一隻小奶貓。

秦北廷見她終於清醒了,心疼地撫摸著她的後腦勺,“我在,彆怕。

熟悉的聲音和氣息,讓虞禾少了幾分害怕,但四周的黑暗,還是讓她身體止不住的發抖。

“我想回家。

”她弱弱地說道。

“好,我帶你回家,能走動嗎?”秦北廷鬆開她,牽著她的手。

虞禾搖頭。

“我揹你。

”秦北廷把她的手搭在肩膀上,矮身背對著她。

虞禾爬上他的後背,秦北廷用力一拖,把她背了起來。

阮甜心又氣又心疼,跟在身後跟他們打著燈。

海浪拍打著沙灘,圓月在雲層裡穿梭。

虞禾緊緊地摟著秦北廷的脖子,臉深埋在他的肩上,用力汲取著男人身上熟悉的淡淡菸草味。

回到彆墅裡,卻發現整棟彆墅冇有電,客廳裡點著蠟燭。

陳東正在客廳裡打電話。

“怎麼回事?”秦北廷問道。

“變壓器突然壞了,我正在聯絡人修。

陳東見他揹著虞禾回來的,有些驚訝,怎麼這麼快回來。

阮甜心想說,那就倒回她那裡去,秦北廷揹著虞禾已經轉身出去了,丟下句話。

“不用了,準備回去。

陳東這才發現虞禾不對勁,平時清冷的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此時嬌軟的縮在秦北廷的後背。

他不敢多想,趕緊抱上小香豬,滅了蠟燭,去開車。

-

登上飛機,秦北廷在臥室裡放下虞禾的時候,纔看到她小臉煞白,眼神有些空洞,可見嚇得不輕。

他讓空姐拿來醫藥箱,幫她把手掌側和膝蓋的擦傷處理了,貼上創可貼。

“餓不餓?想吃點什麼?”秦北廷用濕紙巾把她臉上的沙子擦去,輕聲問道。

虞禾機械地搖頭。

秦北廷見她這樣子,覺得有些可愛,但更多是心疼。

“那就睡一覺,醒來,我們就到家了。

虞禾乖乖躺下,秦北廷給她蓋上空調被,準備出去給她倒杯水時,手被拉住了。

“不要走……”女孩一雙桃花眼,泛著淚光,黑溜溜的雙眸望著他。

是那麼嬌弱、無助、惹人憐。

秦北廷內心最柔的地方被觸動,“不走。

——

次日,虞禾是被餓醒的。

她睜開眼,入目的是男人性.感的喉結,骨乾的鎖骨,鎖骨下還有一個被咬出血的牙印,傷口冇有處理,有些紅腫淤青,血已經乾了。

男人還在熟睡中,一隻胳膊搭在她腰上,另外一隻被她枕著,兩人姿勢曖昧不清。

虞禾腦海頓時一片空白。

不會是她咬的吧?

她昨晚都做了什麼?!

虞禾立馬確認了一遍,兩人還穿著衣服,鬆了口氣。

過了好一會,她纔會斷斷續續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模糊印象中,自己跑出去,結果因為怕黑被秦北廷揹回來了……

一股懊惱和羞澀的複雜情緒湧上心頭。

虞禾躡手躡腳地下了床,發現他們還在飛機上,飛機已經落地了,窗戶的擋光板關著,看不出外麵是什麼時候。

她正要出去,身後突然傳來男人剛睡醒,帶著沙啞的磁性聲音。

“寶寶,睡完就跑?”

虞禾:“……”

“把昨晚的事忘了!”她回身,一臉高冷的警告道。

說完,轉身出去了。

秦北廷:“……”

突然覺得,還是嬌弱、無助的小姑娘比較可愛。

虞禾出去洗完漱,找空姐弄了些吃的,把肚子填飽後,突然想起秦北廷鎖骨下的牙印。

她想不起自己咬過他,但又感覺像是自己咬的,有些羞愧。

她跟空姐要了醫藥箱,返回房間裡。

秦北廷從浴室裡出來,身上穿著一套鬆鬆垮垮的黑色浴袍,頭髮濕漉漉。

虞禾一眼落在他鎖骨下的牙印,血跡已經洗乾淨,留下淤青與印記,可見咬地不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