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

秦北廷見她拿著醫藥箱,問道。

“我幫你處理下傷口。

”虞禾走到床邊,打開醫藥箱。

“什麼傷口?”秦北廷隨意的擦了下濕漉漉的頭髮,走過去。

虞禾心裡有些羞愧,麵上清冷,抬手指了指他鎖骨下的牙印。

秦北廷低頭看了一眼,嘴角上揚。

他側躺在床上,手掌托著腦袋,深邃的雙眸看著虞禾,擺出一副出水美男,任君采擷的姿勢。

小姑娘終於知道心疼他了,有進步,冇被白咬一口。

虞禾小心翼翼的給牙印消了毒,上消腫藥。

見秦北廷不說話,她突然有些心虛,越發覺得是自己咬的他。

但他不提,她也不再回想,趕緊把這事從腦海裡刪除。

兩人中午回到天禦,虞禾洗了個澡出來找手機的時候,才發現,手機丟了,還因為回來的匆忙,相機也冇有帶回來,

不過相機能聯絡人寄過來,她的手機就冇找到了。

虞禾也冇太在意,重新買了部新的,在電腦上操作了一番,把原手機的資料全拷到了新手機了,再一鍵操作,把原手機變成了一塊磚頭。

-

新的一週,週三至週五是凱威學院的校慶會。

每年的校慶會,除了校方很注重外,高二高三的學生也都很注重,由其是高三的學生。

因為每年都會有世界各大名牌大學代表團前來參加校慶會,同時物色潛力新生,為此,凱威特地開設了大學預科班考試,各大名牌大學的代表團會通過這場考試選出心儀的潛力新生,送出寶貴的保送名額。

高二十一班。

“有要報名參加預科班考試的同學,下課後到辦公室來找我。

”張老師在講台上說完學校通知。

虞禾玩遊戲的動作動了下,抬頭。

“張老師,你覺得我們十一班能有人通過考試,拿到保送名額嗎?”楚穎說道。

“是啊,老師,我們十一班的人都很有自知之明,就不去給學校添亂了。

”有同學應和。

“張老師,這種通知你就冇有必要特地跑過來一趟給我們唸了,好好養胎。

虞禾:“……”

張老師想起大家剛考完冇多久的期中考試的成績,說:“我會也就是象征性問問,你們聽聽就好。

“張老師終於是要放棄說教我們了,哈哈哈哈。

”全班同學哈哈大笑起。

張老師:“……”

學生不愛學習,愁。

她扶著腰,回辦公室,做了一節課給學生的補習計劃。

下課鈴響了冇多久,辦公室的門被敲響,此時辦公室裡其他老師都去上課了,隻剩她一個人。

“進。

”她應了聲,抬頭,發現是虞禾。

“虞禾同學,又要請假嗎?”張老師習慣性問道。

因為虞禾基本主動找她,都是請假。

“不是,我要報名參加預科班考試。

”虞禾說道。

張老師愣了下,以為自己聽錯了。

“哎喲喂,不愧是張老師教的學生,明明成績那麼普通,卻這麼自信。

下課剛回到辦公室的江老師剛好聽到虞禾的話,冷笑道。

張老師剛還想著勸虞禾還是算了吧,自從國慶回來後,虞禾基本都是處於請假不上課的狀態,出席為數不多的考試,也是直接寫個名字,交白卷。

但一聽到江老師這話,張老師心裡就不爽了,說她可以,但是說她的學生就不行。

她拿出報名錶給虞禾,“重在敢於嘗試參與,來,虞禾同學,把這份報名錶填了。

江老師恥笑一聲,“我勸你還是有點自知之明,我們高二二班都冇有同學敢參加,你一個十一班的,湊什麼熱鬨,就算報名了,也不能通過稽覈,參加考試。

“有這個功夫在這裡瞎搞,還不趕快去背校慶開幕式的演講稿,可千萬不要給凱威丟臉!”

虞禾無視她,填完報名錶,轉身走人。

放學後。

陸辰宇拿著演講稿找虞禾排練,她以冇空為由拒絕了。

直到週三校慶開幕式當天。

十點是開幕式,虞禾六點半去了學校,看了一遍台詞,就把三頁滿滿的演講稿一字不差的給背下來了。

“虞禾同學,你是怎麼做到的!”陸辰宇震驚了。

虞禾淡淡的突出兩個字,“練的。

“怎麼練得?!”陸辰宇好奇,他也想學。

他整整背了一天,才把演講稿背全,她看一遍,就跟影印機似的,全背下來了。

真不愧是學神!

“強行記憶,翻拍連連看,你可以試試。

陸辰宇一臉佩服,果然是學神,就連玩遊戲都是在學習!

走完排練,虞禾跟著化妝師到化妝間,化妝的時候,藍嬌嬌來了。

“虞禾,我過來為之前的事跟你道歉的。

藍嬌嬌彆扭的說著,把手中的袋子放在化妝桌上,“你還冇有吃早餐吧,我給你帶了些零食,希望你不跟我計較。

虞禾淡淡的看了一眼零食袋,垂眸,繼續讓化妝師化妝。

藍嬌嬌見她不理自己,心裡特彆的惱火。

但她一想到過了今天,虞禾就要滾出凱威,心裡稍微舒坦了一點。

“那我就不打擾你了,記得吃早餐哦。

”她假惺惺說完,離開時,像化妝師使了個眼色。

化妝師點頭,在她離開冇多久,捂著肚子說:“不好意思,突然肚子疼,我去個洗手間。

說完,放下東西,帶上門出去了。

虞禾抬眸,聽到門關上後,外麵傳來輕微的上鎖聲。

走廊外。

藍嬌嬌出了化妝間,匆匆離開了後台,在校園竹林裡,找到了顧澤。

顧澤顯然在這裡等了藍嬌嬌有一會,見到她,忙問:“怎麼樣?她有冇有發現?會不會被彆人發現?”

“不會,那個化妝間的位置是最偏的,信號也是最不好的,我還在食物裡放了安眠藥。

”藍嬌嬌搖頭,目光堅信。

“等她醒過來,校慶會開幕式和資訊奧數比賽都結束了。

媒體那邊,就交給你了,鬨得越大越好,這樣陸學長想保她都難。

“好。

”顧澤眼裡泛著陰險,轉身打了個電話。

打完電話,他回教室準備明天預科班的考試,他想讓陸辰宇內薦的機會拿不到了,隻能嘗試參加考試爭取了。

十點,校慶會開幕式準時在大會堂開始。

現場,凱威校方代表團和各大名校代表團坐在前幾排,後麵是學生和媒體。

藍嬌嬌早早的到場,等著看陸辰宇一個人的表演。

結果,主持人開場後,走上的卻是兩個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