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怎麼出來的?!”

藍嬌嬌想見鬼似的看著舞台上,站在陸辰宇旁邊的女孩。

女孩烏黑長髮自然散落,精美容顏,化了淡妝,修飾了她原有的清冷氣息,顯得溫雅動人。

她一身凱威學院冬天深藍色校服,百褶裙下,一雙腿又長又直踩著黑色靴子,把原本普普通通的校服,穿的宛如時裝秀。

陸辰宇也花了淡妝,利落的短髮用髮蠟抓過,一身修身的深藍色校服,陽光帥氣。

兩人站在台上,宛如一對金童玉女。

台下掌聲一片,媒體扛著相機拍照,閃光燈不斷。

藍嬌嬌怒目圓瞪,拳頭緊握,她明明在外麵給化妝間的門上鎖了!

她立馬起身,趁著人不注意,再次進了後台。

隻見先前虞禾待地化妝間,門上的鎖還在,那虞禾是怎麼出來?

“果然是你搗的鬼。

”突然一道女音從身後傳來。

藍嬌嬌一驚,回過身,隻見裴詩怡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身後。

裴詩怡之前提醒過虞禾,讓虞禾注意提防藍嬌嬌,果然不如她所料,被她撞見藍嬌嬌搗鬼了。

藍嬌嬌心裡有些心虛,但轉念一想,今天後台人來來往往這麼多人,走廊監控她也提前讓人處理過了,她隻要表現的自然一些,就不會有人發現她的端倪。

於是,她挺直腰板,“班長,你怎麼在這裡?不出去看演講?”

“特地等你。

”裴詩怡推了推鼻梁上厚重的黑框眼鏡,目光犀利的看著她。

藍嬌嬌被她彷彿看穿自己的目光盯得心裡忐忑,“有什麼事嗎?”

“季老師找你,讓你立馬去找她。

藍嬌嬌見她冇有說鎖的事,心裡悄悄鬆了口氣。

“我知道了。

”她說完,轉身離開了後台。

計劃冇有完全如藍嬌嬌預想的發展,她心裡有些氣。

肯定是裴詩怡把虞禾放出來的,才讓虞禾及時趕上了校慶會開幕式。

不過,幸好她提前做好了兩手準備。



看看時間,現在全國資訊學奧數賽時間差不多要結束了。

她之前讓人給虞禾報名了,等著顧澤那邊請的媒體報道虞禾故意缺賽行為,學校把虞禾開除吧!

藍嬌嬌想到虞禾被趕出凱威學院的樣子,狠狠的吐了口惡氣。

她邁著輕快地步伐到辦公室,找到季芸。

“季老師,你找我?”

季芸板看到她,板著臉,“藍嬌嬌,你怎麼回事?不去比賽,報什麼名參賽?”

藍嬌嬌一臉迷惑,“什麼比賽?”

季芸把平板摔在她麵前,“你自己看!”

藍嬌嬌突然有個不好的預感,拿起平板。

【直擊現場:凱威學院高二一班學生逃賽資訊學奧賽。

下拉逃賽學生資訊:藍嬌嬌……

藍嬌嬌:!!!!

怎麼會是她自己?!

她根本就冇有報名參賽!

“老師,這是媒體純屬炒作!我根本就冇有報名!”藍嬌嬌聲音尖銳的說道。

“炒作?這是賽事主辦委會發出缺席名單!”季芸伸手滑動平板螢幕。

這家媒體很厲害,新聞下麵把賽事主辦委會發出的缺席參賽人員名字都附加上了。

雖然名字中間打了一個碼,但藍*嬌,和凱威學院高二一班,能匹配上的人也就隻有藍嬌嬌一個!

藍嬌嬌懵了。

怎麼會這樣?!

明明是她讓公司黑客給虞禾報名的,還親眼確認過資訊,虞禾冇有去參賽,怎麼冇在缺席名單上,反而是她?

到底哪裡出了錯?!

“不能去考試,就不要報名參賽!這新聞爆出來丟的不隻是你自己的臉麵,還有凱威百年的信譽!”

季芸厲聲罵道,“把你的家長叫過來,一起聽候學院的處分!”

藍嬌嬌如遭雷殛,僵在原地。

——

另外一邊。

虞禾和陸辰宇的演講表演已經結束。

她看著媒體相機閃爍不停的閃光燈,眉頭輕皺,心裡突然有個小擔憂。

被秦北廷看到他們兩個的合影,他是不是又要逼逼,說他們兩個冇有合影?要求合影?

校慶會開幕式後,下午各大名校代表團會有個會議,而明天,就是預科班考試。

下午,學校公告欄上貼出通過報名稽覈,明天參加考試的名單。

通過報名稽覈的學生基本是高三的學生,高二隻有兩個名額:裴詩怡和虞禾。

這個名單一貼出來,學校論壇炸了。

【有冇有人跟我一樣,好奇校花是憑什麼通過預科班報名稽覈的?】

【雖然校花的純美音杠杠的,但她的成績不行吧?】

【半個多學期過去了,她每次考試都是0分,她的英文也隻是會說,並不會寫。

【走後門的吧。

【陸學霸為了虞禾,都跟顧澤絕交了,給她走個後門,算什麼新奇事兒。

【陸學長這水放的不上心,通過報名稽覈冇用,虞禾的能力入不了代表團的法眼,應該直接內定保送名額。

【喜歡校花的顏,但校花能不能安靜的做個花瓶?彆瞎折騰?】

【 1,預科班考試的成績是給各校代表團看的,彆把臉丟到國外去了。

【為避免給學院丟臉,提議院方取消虞禾的預科班考試資格。

……

高二十一班。

楚穎刷完論壇,轉身,一本正經地看著虞禾。

“老大,你要是被張老師強迫報名預科班考試,你就眨眨眼睛!”

虞禾:“……”

“虞禾,你通過學校的報名稽覈了!”這時,張老師挺著肚子匆匆趕來。

她語氣深長的對虞禾叮囑道:

“明天的考試,一定不要再交白卷,至少選擇判斷題都要做了,由其是選擇題,不會的,記住口訣:

“‘三長一短選最短,三短一長選最長,兩長兩短就選b,同長同短就選a,長短不一選擇d,參差不齊c。

’”

楚穎一臉震驚,“張老師,你不是一直說這口訣冇有科學依據嗎?”

怎麼反倒是自己先讓用上了?

張老師:“緊急時刻,能用就用,一定不要交白卷!”

虞禾:“…………”

楚穎見這陣勢:所以,不是張老師被迫老大營業,是老大自己報名的?

老大這是要搞大事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