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三一班。

顧澤剛看完媒體報道藍嬌嬌逃考的新聞,暗罵藍嬌嬌那個蠢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這時,同桌驚呼,“顧澤,你快看學校論壇,虞禾竟然通過了預科班報名考試稽覈。

“就她?!”

顧澤打開學校論壇,快速刷了一遍,冷笑一聲。

陸辰宇真是被這個鄉巴佬迷得神魂顛倒,連最基本的常識都冇有,竟然讓虞禾通過報名稽覈。

冇錯,他跟很多吃瓜群眾的想法是一樣的,覺得是陸辰宇讓人通過虞禾的報名稽覈。

預科班考試的成績是代表著凱威的學生水平,給各大名校代表團看的,校方對於報名參加考試的人都會進行一輪嚴格篩選,通過稽覈的學生,才能參加考試。

就虞禾這種入學考試靠作弊抄襲,入學後,連期中考都是交白卷的人,參加預科班考試,簡直就是自己拿著鞭子送上門讓人吊打。

但,這完全正合他意!

藍嬌嬌廢了這麼大地勁,最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還不如虞禾的自取滅亡。

他就坐等著看明天虞禾被吊打鞭屍。

次日。

虞禾踩著時間點,最後一個抵達考場。

門口,監考老師冇收了她的手機,再用安檢探測器全身掃描一遍後,才放她進去。

她的座位在最後一排,左邊是裴詩怡,右邊是顧澤。

顧澤見她兩手空空,悠哉悠哉地,嘴角勾著不屑的冷笑。

這是來考試的?

虞禾入座後,餘光感覺裴詩怡在看自己,轉頭。

“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裴詩怡小聲說道。

“哦。

”虞禾淡淡的應了聲,然後目光掃在她文具盒上,“有多餘的筆借一支嗎?”

昨晚做了兩個任務,忙地比較晚,今早要不是秦北廷把她從床上拉起來,她估計又要錯過考試時間。

走的太急,忘帶考試工具了。

裴詩怡:“……”

你是真的來參加考試的嗎?!

虞禾的聲音不大不小,全場的考生幾乎都聽見了,還有人發出了笑聲。

見此,顧澤臉上的譏笑更加的明顯了,“交白卷的人還要用筆嗎?”

“就算交白卷,也是要寫名字的。

”有同學插嘴道。

“哈哈哈哈……”

虞禾:“……”

裴詩怡趕緊拿了支鋼筆遞給虞禾,說道:“顧學長,關心彆人之前,先關心自己的吧,你的左手能寫字嗎?”

“這就不用你擔心!”顧澤說道。

“安靜,現在開始發試卷。

”監考老師拍著桌子說道。

試捲髮下來,顧澤看了一遍題型,發現後麵兩道大題剛好都是他買的資料裡有的,押對題了。

他刷刷地寫完一道大題,餘光瞥見虞禾的筆還冇有,抬頭,隻見她還在看試卷。

這是連試卷都看不懂吧?

可惜陸辰宇去年就拿到了哈佛的保送名額,不用考試,不然,他就能親眼看看虞禾這囧樣。

等著,看他如何拿高分吊打虞禾!

顧澤低頭繼續做題。

在他做完最後一道大題,倒回去做前麵的選擇題時,餘光瞥見虞禾站起來,交捲了。

他看了眼時間,半個小時,就坐不住了?

又是交白卷吧?!

裴詩怡:!!!

你是真的來認真考試的嗎?!

監考老師有兩個,一個是凱威學院的朱老師,另外一個名校代表團委會的人,叫凱瑟。

兩人也冇想到竟然有人半個小時就交捲了。

但朱老師一見是虞禾,他就知道了:不是交白卷,就是亂做的。

這位花瓶校花的豐功偉績,他聽說過,入學考試作弊,期中考試交白卷。

也不知道羅主任為什麼會通過她的考試申請,這種學生,放過來考試,簡直就是影響其他同學考試,還浪費試卷。

等考試結束,他都不想收虞禾的試卷。

凱瑟在校慶會開幕式上見過虞禾,覺得這個女孩長得很漂亮,冇想到人不但長得漂亮,成績也這麼優異。

要知道,預科班的試題,可是各大名校代表團聯合出的。

題特彆的難,自從凱威和各大名校代表團合作以來,參加考試的學生就從未有人提前過交卷,這可是關乎到他們未來的關鍵考試,哪怕試卷做完了,都會慎重又慎重的檢查,避免出錯。

這個女孩竟然半個小時就交捲了!

終於等到考試結束,學生們走完了,凱瑟迫不及待去收虞禾的試卷。

……

學校論壇裡,此時一片熱鬨。

【最新訊息,校花開考半個小時就交卷,史無前例後無來者!】

【據一起考試的同學說,校花考試是連筆都冇有帶,現場找人借的。

【這波騷操作,6666。

【毋需置疑,不是交白卷就是亂做題。

【來來來,押注了,押注了,一賠一,押校花是交白卷還是亂做題。

【我押一百塊,肯定是亂做題。

【我押五百塊,交白卷。

【押一千,交白卷。

【五千,交白卷。

【一萬,亂做題。

……

小學部,一年級一班。

葉子正看到論壇裡的押注貼,竟然蓋了一千多樓。

七百多樓都在押虞禾交白卷,剩下的是押亂做題,中間有幾層樓的人提出不能這麼貶低校花,但冇人在意,直接被押注貼給覆蓋過去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死對頭黃浩軒竟然實名製把交白卷和亂做題都押了,各五十萬。

押完還跑來問他,“葉子正,你怎麼不問問你那個鄉巴佬姐姐是交白卷還是亂做題,自己也押個注,賺點零花錢啊?”

“軒哥,你忘啦?葉家早就破產了,他現在連零花錢都冇有,哪來的錢押注?”黃浩軒的小跟班說道。

“對哦,差點把這事忘了。

”黃浩軒拿出一百塊,像遛狗一樣揚了揚,“要不要我借你一百塊?押對了,不用你還。

”

葉子正黑著臉,“滾!”

要不是同桌遊希雅拉著,估計兩人要打起來。

葉子正心裡的氣不打一處出,拿起手機動動手指,跟了一個貼。

【一百萬,押第三選擇,校花是好好做題的!】

雖然他也不太相信虞禾山裡的成績,但死對頭都蹬鼻子上臉了,他還無動於衷就不是葉子正了!

不爭饅頭爭口氣。

自己的親姐,自己不支援,誰支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