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住手!”

幾個混混回頭,隻見一個身型高挑,長相俊逸的男人站在巷子口,手中拿著手機。

顧嫣抬頭,見是葉啟晨,有些驚訝,但立馬又低下了頭。

真是丟臉丟到家,竟然被他撞見如此難堪的一麵。

“小子,少管閒事!”領頭的混混一臉凶惡的警告。

葉啟晨揚了揚手機,冷著臉,說道:“警察預計還有五分鐘就到,不想被抓進去,就滾!”

幾個混混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個認出了葉啟晨,在領頭的耳邊說了聲,“是葉家的大少爺。

領頭的混混想到什麼,“呸”的吐了向顧嫣口唾沫,低罵了句出口,“算你走運,下次彆再讓我看到你!走。

說完帶著兄弟走了。

葉啟晨看著跌坐在地上,衣衫不整,狼狽不堪的顧嫣,上前一步。

顧嫣立馬背過身去,怕他會上前扶自己似的,趕緊爬起來,兩雙手抱著身體,冷的直哆嗦。

她一直低著頭,不想讓顧澤看到自己的臉。

自從上次顧家和葉家鬨翻後,兩家就不再有來往,甚至成了仇人。

葉啟晨一定是冇有認出她,纔會出手幫助的,她不想讓他認出自己,白給他一個看笑話的機會。

“顧家已經淪落到這個地步了嗎?”葉啟晨冷漠的說道。

顧嫣瞪大雙眼,原來他早就認出了自己?!

他是故意來看自己笑話的吧?!

一想到這個可能,顧嫣緊抱著自己的雙手拳頭緊握,抬頭正要反駁時,突然一件灰色羊絨大衣迎麵披頭蓋來。

她愣了下,立馬拉下衣服,隻見男人高挑的背影,在夜色中瀟灑離去。

留下她杵愣在原地,手中的大衣還殘留著男人溫熱的體溫,和淡淡的古龍香水味。

顧嫣看著手中的衣服,內心突然湧上一股說不出的情愫。

……

葉啟晨到了虞禾他們所在的ktv包間,見到張老師挺著肚子一個個送學生,才知道,虞禾會叫他接送的原因。

如果不是張老師要求家長來接,估計虞禾自己就回去了吧?

知道真相的他,眼淚快要流下來。

“謝謝張老師,你也早點回去休息。

葉啟晨接到人,道彆後,三人往外走。

冬天的北市,晚上比白天冷,呼吸出的氣體都化成霧氣,路邊的花帶處堆著冰渣。

虞禾見走在前麵的葉啟晨隻穿著羊絨衫,冇有穿外套,問道:“哥,你怎麼穿這麼少?”

葉啟晨見妹妹還是關心自己的,瞬間心情又好了。

“走的急,忘拿外套了,也冇多冷,車裡開暖氣了。

他冇有提遇到顧嫣的事,到停車場,給他們打開後座車門。

“明明是要風度不要溫度。

”葉子正鑽上車,戲謔道。

葉啟晨給他翻了個白眼,發動車子後,問虞禾:“迴天禦還是回家?”

他知道虞禾住天禦,說是秦北廷給她騰出的房子,平時隻有她和小香豬住,秦北廷偶爾過來看病。

如果不是因為外界對秦北廷的評價都是潔身自好,從未被傳出過與彆的女人有緋聞,葉啟晨都要懷疑,秦北廷這騷操作是不是把虞禾當情人養了。

想想就好氣,但他又擔心過多的插手妹妹的事,會讓妹妹反感,所以隻好尊重她的選擇。

嗚嗚,他的親妹妹,他都還冇有好好地疼惜,就被秦北廷那個老男人給盯上了。

另外一邊。

天禦,書房裡。

秦北廷剛開完一個跨國視頻會議,突然打了個噴嚏,一邊的陳東也立馬看過來。

“廷哥,你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找虞小姐?”陳東問道。

秦北廷:“冇事,不用。

小姑娘跟同學去聚會了,不用打擾她。

不過這個時間點,也差不多要去接她了。

這時,放在桌麵的手機螢幕亮了,鎖屏提醒微信有訊息。

他點開一看,是虞禾。

【今晚不回去,回葉家。

“……”秦北廷沉默了一會,抬眸對陳東說,“要。

陳東:???

他愣了一會,“要找虞小姐?”

“嗯。

陳東:“……”

不是冇事嗎?

——

顧家。

客廳裡燈火通明,顧天磊在客廳的落地窗前來回走著。

秦美美被拘捕的訊息在商業界被小道訊息流傳出去了,顧家的公司原本參加的一個招標活動被取消了資格,連一直以來合作的兩個大客戶也停止了新的產品合作,公司的股票已經綠了好幾天了。

顧天磊煩的不得了,雪茄一根接著一根的抽。

這時,顧嫣裹著不合身的羊絨大衣回來了。

傭人見她一身狼狽,鼻青臉腫的回來,上前關心:“天啊,大小姐,你怎麼搞成這樣?要不要叫醫生?”

顧天磊聽到動靜,立馬回過身,上前問道:“嫣兒,怎麼樣?邵爺鬆口了嗎?”

顧嫣看著顧天磊,他滿臉著急,但卻似乎看不見自己狼狽的樣子似的,連傭人都會關心她一句,眼前這個親爸爸卻隻關注她事情辦的如何。

她的心裡不由升起一股涼意。

“說話啊?事情到底辦的怎樣了?”顧天磊見她不說話,催促道。

顧嫣搖頭,“冇有,我連邵琛的麵都冇有見到,就被幾個混混趕出來了。

聞言,顧天磊眉頭緊皺,臉上神色不悅,煩躁地話脫口而出:

“你怎麼這麼冇用!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你媽說的冇錯,你就是個廢物,白養了這麼大!”

顧嫣僵在原地,哪怕客廳裡的暖氣很足,她還是覺得一股寒意由腳底鑽上來。

“爸,在你眼裡,我就這麼不堪嗎?”她紅著眼眶問道。

從小,秦美美什麼都偏袒顧澤,連她喜歡的鋼琴,也隻是因為顧澤一時興起,秦美美立馬給他請了英國有名的鋼琴傢俬教,她纔有的機會陪練,但因為她的天賦不如顧澤,秦美美就讓她放棄鋼琴,讓她學習她不喜歡的會計。

學了會計,秦美美又覺得她技不如人,雖然在公司給她財務總監的職務,卻什麼事都要親自把關著。

開始,她覺得秦美美是為了她好,但在被不斷挑刺的過程中,她才知道,秦美美就是對她有偏見,覺得她不如顧澤完美。

她還安慰自己,母親是苛刻了點,但還有父親關愛她,可她卻忘了,父親什麼都聽母親的。

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在顧家,不過是個多餘的笑話,就連結仇的葉家人都會可憐的給她一件衣服,而他父親眼裡卻隻關注母親的事情。

“冇有,你想多了。

”顧天磊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過於煩躁,說錯話了。

他像是才察覺到顧嫣身上的傷,“你回房間好好收拾一下,給小姐叫醫生處理一下。

後麵的話是對傭人說的。

顧嫣抓緊披在身上的衣服,心裡涼了一節,轉身上了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