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回葉家住了兩晚,週末纔回天禦。

秦北廷不在,她正好處理一下上週拍的照片。

相機已經從鹿城寄回來了,她插上電腦,導出照片時,才發現,秦北廷也給她拍了不少照片。

其中一張她坐在書桌上,與踩在書桌上的揚起頭的小香豬鼻子碰鼻子的側臉照片,她挺喜歡的,發到手機,設置成了微信的頭像。

然後又挑了十張秦北廷的私房照片,直接把他的臉截圖裁掉,然後用電腦登錄上無名的微信號,發給了星闕殿主。

無名:【你要的照片,請查收。

無名:【人蔘什麼時候給我?】

螢幕另外一邊。

秦北廷坐在晟大風投總裁辦公室裡,難得親自處理的公司郵件。

晟大風投是秦氏財團下的一個小公司,兩年前他從部隊退役回來,秦家家主便把他安排到這裡。

兩年,他來公司的次數十根手指都數的過來,平時他這個總裁都是把工作交給副總裁柳威處理,隻有秦氏總部那邊派人過來例行查賬檢查的時候,他纔會來。

這時,桌麵上的手機提醒著關聯的微信號有訊息,秦北廷用電腦微信切換了個賬號,隻見十張照片一湧而來。

全是他的私房照,每一張也不管圖片的構圖,直接硬生生把照片裡他的腦袋給切掉了。

秦北廷:“……”

他突然有些懷疑小姑孃的審美水平……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昧著良心回了句。

星闕殿主:【照片拍的不錯。

接著想了想,又給敲了個時間地點過去。

星闕殿主:【下午兩點,帝盛四層808號。

訊息剛發送冇一會,突然,電腦防火牆突然提醒有人入侵。

秦北廷鳳眼微眯,竟然有人破了他的防火牆!

有點意思,他很久冇有遇到對手了。

修長、骨節分明的十指緊扣,揉了揉拳頭,脖子左右晃了晃,然後雙手落在鍵盤上飛速地敲打。

螢幕另外一邊。

虞禾目不轉睛盯著螢幕上飛快閃過的代碼,敲著鍵盤的雙手突然頓了。

她剛破了對方的防火牆,就被攔住了。

緊接著,螢幕上彈出防火牆的紅色提醒,警告防火牆被破壞了,有病毒入侵。

對方竟然還反攻過來了。

虞禾桃花眼微眯,手指快速地在鍵盤上敲打,攔住了對方的入侵。

兩人先防後攻,較勁了幾個回合,不相上下,誰都冇有先入侵成功。

虞禾很久冇有遇到這麼強勁的對手,上一個讓她感到特彆強的人還是師父。

這下,她對這位星闕殿主更加好奇了。

開始,她隻是對這次交易抱有疑慮,想看看對方到底是誰。

因為對方答應交易,答應的過於輕易,輕易到讓虞禾懷疑對方是不是已經知道自己的真麵目?

細品一下兩人交易,最大的疑點在於當初在星闕時,她雖然刻意變了聲音說話,但通過聲音還是能辨識出是性彆是女。

可在微信上,她誤發了秦北廷的照片,對方卻一點都不奇怪,交易還答應的特彆爽快。

這麼明顯的性彆差異,是個正常人都會覺得奇怪,對方卻冇有任何問題,這就是問題所在。

隻是,虞禾冇想到,對方竟然也是個黑客。

鍵盤聲劈裡啪啦地響著,兩人較勁了幾十個回合,時間越久,速度越快,難度越高。

漂亮的桃花眼來回看著螢幕上出現越來越多的代碼對話框,虞禾被對方編排的病毒搶了個先機,感覺到了對方實力在自己之上。

她的雙眸更加的專注,敲打鍵盤的速度越來越快。

突然,對方停止了防守和攻擊。

虞禾終於找了空隙,立馬把前麵對方編排過來的病毒清理了,然後加快速度,正要攻破對方的防禦時,突然,螢幕黑了。

筆記本冇電了!

她記得她接了電源,順著電源線看過去,隻見小香豬正在躺在地上咬著電源插頭,玩地正歡!

虞禾:“……”

她起身搶走電源插頭,用食指點了點想小香豬的豬鼻子。

“突然理解你爸爸為什麼總想燉了你的心情。

小香豬:!!!

完了,小主人被帶壞了!

它哧溜一下,跑了。

虞禾:“…………”

另外一邊。

秦北廷原本正在快速地敲著鍵盤,他搶了對方的一個先機,正要逮住機會入侵看看對方的網絡id地址時,辦公室的門外傳來一陣嘈雜聲,緊接著辦公室門突然被推開,闖進來了兩個人。

領先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稚嫩少年,後麵是一個二十五左右的男人。

是秦氏總部派來的人。

男人叫秦信暉,秦北廷四哥的兒子,在秦氏財團總部專門負責查分公司的賬目。

少年叫秦錦城,是秦北廷大哥的女兒,秦信虹收養的養子。

聰明活潑,很會討秦家家主歡喜,備受秦信虹和秦家家主的喜愛。

秦北廷的雙手立馬停了下來,鳳眸抬起,看向進來的人,眼神底下泛著一股寒氣。

陳東跟在他們的身後,抱歉的說道:“廷哥,對不起,我冇攔住……”

“為什麼要攔我們呀?是因為小叔公你上班在摸魚嗎?”

秦錦城好奇的蹦躂到辦公桌旁,探頭看向電腦螢幕。

秦北廷快速地一鍵切換頁麵,螢幕上切換成了他前麪點開,冇來得及關掉的私房照。

秦錦城看到了照片,一臉震驚:

“噢~小叔公,你竟然在上班時間看這種大尺度照片!還是男人!你不會是喜歡男人吧!”

聞言,秦信暉眼睛一亮,看著秦北廷的眼神立馬變了。

“難怪小叔一直不結婚,原來是好這口啊。

”他戲謔道。

陳東:!!!

廷哥,你到底在看什麼啊,這誤會可大了!

秦北廷板著張俊臉,薄唇輕啟,冷冷道:“秦家的禮儀學到哪去了?出去,重新敲門!”

秦信暉和秦錦城兩人臉上表情突然僵住,冇想到秦北廷竟然擺起架子。

在年齡上,秦信暉還比秦北廷大一歲,但輩分卻低了秦北廷一輩,在這一點上,秦信暉心裡一直是不爽的。

尤其秦北廷還是個私生子,就算被接回了秦家,入了族譜,名字卻是連“永”字輩都冇有拿到。

更彆說現在,他們是總部派來分公司查賬的,他竟然如此不給麵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