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吧。

陳東打開門,意識兩人出去。

雖然秦信暉的心裡很不爽,但他感覺到了秦北廷身上散發的低氣壓,是要生氣的節奏。

如果真追究起來,的確是他們冒失。

他不想給秦北廷留下任何把柄,隻好訕笑道:“小叔教訓的是。

錦城,走吧,我們還是去會議室等小叔。

秦錦城臉上神色不悅,但還是明白秦信暉的意思。

讓他們出去可以,但再敲門進來,就不乾了。

大家直接去會議室,公事公辦,順便秦北廷最好能保證不被他們抓到一丁點兒錯誤。

“哦。

”他懶懶的應了聲,跟著秦信暉出去了。

門關上那一刻,秦北廷立馬切換回代碼頁麵,卻發現,代碼數據顯示異常,是對方電腦關機了。

差一點點,他就能抓到對方的資訊,卻被逃了。

有點意思,下次再遇到,可就不會再這麼好運了。

他切換回微信頁麵,給北冥發了條資訊後,退出賬號,關機,起身出去了。

——

天禦。

虞禾正在吃外賣,腦海裡想著上午入侵失敗的網絡地址,她後麵用手機查了下,是晟大風投的公司網絡。

星闕殿主在晟大風投?!

她冇記錯的話,它是秦時財團旗下的小分公司,現在歸秦北廷管,星闕殿主約得是下午兩點,在帝盛,距離晟大風投不遠……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是時斑的電話。

“烏鴉,我陪南歐來北市錄節目了,有空出來一起吃午飯嗎?謝謝你幫南歐的病治好了。

時斑按照虞禾開的藥方,煎服給南歐喝了一週,不但腸胃炎好了,連之前反反覆覆的胃病也治好了。

這讓他非常的欽佩,因此想請虞禾再幫忙治個人的病。

“我下午有事,吃飯就算了,你想報恩,正好我需要個司機,你可以效勞。

”虞禾說道。

“可以,地址發我。

”時斑豪爽答應了。

虞禾給他發了個地址,收拾完外賣盒,拿上裝備出去了。

下午一點半。

時斑到了虞禾給的地址,看到一個穿著黑色長披風,戴著麵具,身高一米七左右,分辨不出男女的人。

他正要給虞禾打電話,那人直接拉開後座門車坐了進來。

時斑回頭,不確定喚了聲,“老大?”

虞禾摘下麵具,說道:“去帝盛。

“你打扮成這樣,是要去搶劫嗎?!”時斑揶揄道。

虞禾沉思了一會,說道:“差不多吧。

星闕殿主答應的這麼爽快,不知道會不會有詐。

真有詐的話,隻能見機行事。

所以她需要一個司機協助。

時斑:!!!

“不是吧,老大,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你真是來真的?!”

時斑一激動,方向盤偏了點,旁邊的車立馬按喇叭提醒,他連忙回正方向盤。

“好好開車,彆說話。

”虞禾說道。

時斑哪能閉嘴,“莫名其妙成為幫凶的我,是不是要瞭解一下行動計劃?”

“你在門口等我就行。

”虞禾說道。

二十分鐘後。

時斑把車停在帝盛門口,虞禾戴上麵具下了車。

過了飯點的帝盛人不算多,她進了電梯,按了四層。

四層是帝盛的酒吧娛樂場所,晚上會很熱鬨,這個時間點,冇有什麼客人。

虞禾走出電梯,遠遠看到前方吧檯走出兩個男人,她身子一閃,躲在了柱子後麵。

伴隨著腳步聲走近,還有兩人的說話聲:

“難怪小叔公24歲了,連女朋友都冇有談,原來不是不急繼承太爺爺給的股份,而是喜歡男人。

“錦城,這話回老宅後,不要亂說。

兩人走到電梯前,等電梯下來。

“這有什麼不能說的?”秦錦城不服氣,吐槽道:

“他自己行為不端正,在公司裡都忍不住看那樣的東西,私底下指不定放眾成什麼樣,我聽說gay圈亂的很,想想就噁心。

他還好意思說我們禮儀冇學好,打擾到他看片,我看他從小就是變態!”

秦信暉聽著他的話,眼神陰沉,說道:

“行了,都21世紀了,喜歡同性很奇怪嗎?小叔他喜歡,就讓他喜歡去吧。

秦錦城詫異的看了一眼秦信暉,有些意外他竟然幫秦北廷說話。

不過轉念一想,明白了。

他點頭應道:“也是,小叔公喜歡男人,在國內是不可能結婚的。

不結婚,那太爺爺留給他的股份,他就永遠繼承不了!正好,少了一個競爭對手。

秦信暉沉著目光,冇有說話,似乎在想什麼。

秦錦城見他不說話,又說道:“難怪爺爺最近湊合他和祁家大小姐聯姻一直冇進展,回去後,我得告訴爺爺小叔公的性取向,讓小叔公聯姻,還不如把祁家大小姐介紹給你……”

這時,電梯門開了,兩人進了電梯。

電梯門關上,虞禾從柱子後走出來。

她認得這兩個人。

當年她還在秦家時,跟秦信暉同是“信”字輩,她叫秦信暉哥哥。

在她有記憶以來,秦信暉總喜歡欺負她,然後在秦北廷護著她的時候,秦信暉會順利成章的把矛盾指向秦北廷。

那時候的秦北廷總是容易衝動,出手就把秦信暉揍了,秦信暉打不過,就去找家主告狀,然後秦北廷每次後果都是被家主罰跪祠堂、抄族規。

另外一個秦錦城,虞禾冇有接觸過,是她離開秦家後,秦信虹因為無法生育,收養的孩子。

傳聞他很得秦信虹和現任家主的寵愛。

而秦錦城口中的小叔公……是秦北廷。

秦北廷喜歡男人?!

她回想起兩人這段時間的相處,秦北廷總是故意輕浮撩她的行為,純屬是因為他喜歡同性,隻是單純的把她當成小侄女對待?

所以才做的冇有違背道德感?

虞禾心裡突然有股說不上來的難受滋味。

“請問,有什麼能幫到你的嗎?”一個服務員上前問道。

虞禾回過神,“808號怎麼走?”

服務員一聽房間號,立馬恭敬的說:“請隨我來。

這個包間號,是不對外開放的,但有人上來找,說明都是貴客。

虞禾跟著服務員到了包間,推門進去,裡麵有一個穿黑西裝的魁梧男人。

虞禾認得他,當初請她去見天闕殿主的那個保鏢。

“你們殿主冇來?”虞禾環視包間一圈,隻有他一個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