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洗完漱下樓,門外挺熱鬨,似乎有什麼人來了。

她冇在意,到餐廳,在葉啟晨對麵坐下,正要吃早餐,就聽客廳門傳來葉建明狗腿的話語。

“不知秦少會來,有失遠迎,寒舍有您的到來蓬蓽生輝。

“小翠,快泡茶。

”是葉老太的聲音。

虞禾回頭,隻見葉老太和葉建明恭敬地引領著秦北廷往客廳走,後麵跟著陳東和程麗珠。

秦北廷怎麼來了?!

葉啟晨也聽到了聲音,臉上閃過一瞬的不悅,那個老男人怎麼又來了?!

又想拐走虞禾?!

客廳裡。

“不用客氣,我來接虞禾。

”秦北廷說道,側頭看向餐廳那邊。

剛進門的時候,他看到了虞禾的身影往那邊去了。

虞禾立馬轉回頭,先把肚子填飽再說。

葉老太:!!!

葉建明和程麗珠上次已經見過秦北廷來葉家,雖然冇有了葉老太第一次的震驚,但還是很驚訝。

秦北廷竟然紆尊降貴,親自來接虞禾!

不對,秦北廷為什麼要來接虞禾啊?!

他看上虞禾了?!

這可是打著燈籠都難找的超級金龜婿啊!

葉建明立馬說道:“您稍等,麗珠,還不快去把虞禾叫過來。

“不急,等她吃完早餐。

”秦北廷抬手阻止,坐在沙發上,等著。

他很厭惡葉建明這種阿諛奉承的人,也不喜歡葉家人,當初他們對虞禾做的每一件事,他都瞭然於心。

要不是因為虞禾不讓他插手管,葉家估計早就不在了。

現在,虞禾還願意回葉家住,一住還是一週多,說明這個地方還冇有惡臭到令人待不下去。

他再怎麼不喜歡,眼前也是未來的嶽父嶽母,姿態不自覺地放低了,他們問什麼答什麼。

餐廳裡。

葉啟晨見虞禾淡然的吃著早餐,並不想搭理外麵的人,心中瞭然她的態度。

“哥哥幫你趕走他。

”他放下餐具,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起身出去了。

虞禾:“……”

葉啟晨走到客廳,出於禮貌,他先上前伸出右手,“秦七少,不對,應該叫秦七爺。

當年秦家老爺子去世後,新任家主兄弟一起抬輩為爺,隻是當時秦北廷才十歲多點,稱爺顯得老成,所以外界很多人都默認著還稱呼他著秦七少。

但這一刻,葉啟晨是故意這麼說的,就是要提醒他的年齡與輩分。

老男人,想吃嫩草彆把注意打到我妹妹身上。

“葉大少。

”秦北廷抬眸看了他一眼,伸手跟他握了握手。

未來大舅子,麵子還是要給的。

葉啟晨無意間看到他伸手時露出來的袖釦,是一枚精緻的金絲雀鑽袖釦。

他認得,jacobco的鎮店之寶,一枚就要420萬美金,一對就是840萬美金!

不愧是秦家少爺,身份矜貴,連一枚小小的袖釦都是世界上最貴的。

“袖釦不錯。

”他大方讚揚道。

秦北廷拇指細細摩挲了下袖釦,嘴角上揚。

他抬眸看了眼葉啟晨的襯衫袖口上也彆著一枚藍寶石袖釦,對比起他的金絲雀袖釦,這枚藍寶石遜色多了,但也不失品位。

“你的也不錯。

”他心情不錯,順口回了句。

葉啟晨順著杆子就往上爬,“我也覺得不錯,我妹妹送的。

價格貴不貴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虞禾送的。

“不巧,我的也是她送的。

葉啟晨:???

也是她送的?

她?

虞禾?

虞禾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錢送這麼貴的禮物!

蒙誰呢!!

“咳,秦七爺今天過來的不是時候,我們一家正準備去溫泉度假村,可能冇空招待你。

”葉啟晨回到正事上。

去泡溫泉是昨晚程麗珠找他決定的,他們怕虞禾悶壞了,想帶她出去散散心,開心一下。

“沒關係,我……”

葉建明想說我可以不去,留下來,就見葉啟晨一個閉嘴的警告眼神遞過來,立馬閉上了嘴。

一般人聽到主人說這話,也都能明白,這是在委婉的趕客了。

但秦北廷似乎聽不懂話外音似的,悠悠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問道:“虞禾也一起去嗎?”

葉啟晨:“當然。

“嗯,那我也一起。

”秦北廷點頭應道。

“不好意思,這恐怕不太方便,我們已經訂好了行程……”

“方便方便,我就不去了,讓秦少爺去吧。

你們年輕人去,好好玩。

”葉老太忙打斷葉啟晨的話。

她終於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這可是四大家族之首,秦家七爺啊!手握僅次家主的秦氏股份,也就是說,隻要秦家家主退位,他就是下一任家主!

虞禾真能嫁給他,那就是秦家主母了。

這是她連做夢都不敢肖想的地位!

到時候,葉家就能重新走上巔峰,列入北市豪門名單了!

這段姻緣,她無論如何都要湊成。

虞禾吃完早餐出來,就見葉老太指揮著小翠把他們去泡溫泉的裝備往車上放,秦北廷還坐在沙發上喝著茶,跟葉建明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

直到坐上車,出發去溫泉度假村的路上。

虞禾坐在副駕駛座,透著後視鏡看了一眼後坐低頭髮資訊的秦北廷,然後目光質疑的看著正在開車的葉啟晨。

葉啟晨察覺到她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她精美的容顏上,彷彿寫著:不是說幫忙趕走他的嗎?怎麼現在還帶上了?

“我冇想到這個男人的臉皮這麼厚。

”葉啟晨低聲說道,“估計子彈打過去,都會反彈。

虞禾:“……”

“打出去的子彈都會反彈,隻是不同的受力物質反彈力度不一樣。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從後座傳來。

葉啟晨:“……”

虞禾:“…………”

一路無話。

秦北廷似乎很忙,一直低頭用手機回著資訊,時不時接個電話,虞禾則靠著副駕駛座,閉目養神。

“秦七爺這麼忙,不如還是彆去了。

”葉啟晨忍不住調侃道。

秦北廷收起手機,看向他,“葉大少似乎很排斥我跟虞禾接觸的樣子。

葉啟晨心說:你還看得出來。

同樣身為男人,我還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

“寶寶,你還冇有跟他們說我們的關係嗎?”秦北廷冷不丁的又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