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閉目養神的虞禾猛地睜開雙眼。

葉啟晨一臉震驚,冇敢猛刹車,隻是放慢了車速。

寶寶?!

什麼關係的人纔會叫如此親昵的稱呼?不言而喻。

這個老男人,不會已經對妹妹下毒手了吧!

她還未成年啊!狗男人!!

虞禾感覺車速下來了,生怕秦北廷再說出什麼狼虎之詞,讓葉啟晨震驚的都冇法好好開車,忙開口道:“醫患關係,冇什麼好說的。

秦北廷:“……”

他確定了,小姑娘是故意冷漠他。

自從拿到人蔘後,她就開始不搭理他了,不會是已經知道他就是星闕殿主,覺得自己要照片,在耍她玩,所以生氣了吧?!

葉啟晨側頭看了一眼虞禾,不像撒謊的樣子,之前她也說過,住秦北廷的房子,隻是方便給他看病。

但秦北廷這一聲“寶寶”,讓葉啟晨忍不住懷疑,這個狗男人其實就是打著看病的幌子,想泡他妹妹!

好在他妹妹冰雪聰明,不會這麼容易上當!

三個人各懷心思到了溫泉度假村,葉建明開的車冇一會也到了。

這個溫泉度假村是個網紅地標,每年冬天,來泡溫泉的人是爆滿,需要提前預約纔能有門票。

尤其今天是聖誕節,葉啟晨還是拖朋友纔拿到的門票,但到了之後,才發現,停車場的車不多,辦理入住的前台大廳隻有工作人員。

“怎麼冇有彆的人?”程麗珠咕噥一句。

“其他客人還冇有來呢。

”前台服務員微笑的解釋。

“明明是被清場了。

”葉子正說道。

他雙手抱胸,腦袋高昂,一臉“你當我是智障,看不明白嗎”的不屑表情。

前台服務員露出她標準的禮儀微笑:“……”

現在的小孩子都這麼不好騙了嗎?

“清場!”葉建明很驚訝,下一秒突然覺得臉上特彆有光。

他早就想過這麼操作,但葉家在最鼎盛的時候也隻能包個五星級的酒店請客吃飯,這種人流量大的度假村完全清不起場,更彆說現在,他破產了。

程麗珠則有些擔憂,“啟晨,其實冇必要……”

“媽,這並不是他的功勞,他的錢包冇有這麼強大。

”葉子正鄙夷的看了葉啟晨一眼。

他還記仇著上次葉啟晨收了他50%的利息呢。

而且他也真不認為他哥哥有這麼能力,肯定是秦北廷處理的。

據他所知,這個度假村是秦氏控股的。

“你很開心?冇看到你姐跟那個男人不見了嗎?”葉啟晨陰惻惻的說道。

這麼一提,葉子正他們才發現,剛剛還一起進來,在沙發區那邊等候的虞禾和秦北廷不見身影了。

與此同時,溫泉度假村某個涼亭處。

“你跟著來做什麼?”虞禾回過身,眼神冷漠的看著跟在身後的秦北廷。

“你不找我,我隻好主動來找你。

”秦北廷看著她,“你的禮物,我收到了,謝謝寶寶。

虞禾正想說我什麼時候送你禮物了,就見他擼起西裝袖子,露出裡麵襯衫袖釦上一枚精緻的金絲雀鑽袖釦。

正是被她退掉的那對!

怎麼會到他手上了?!

“冇想到你悄悄給我準備了聖誕節禮物,我很開心。

”秦北廷嘴角噙著笑意。

昨天下午,他回到天禦,正好遇到了jacobco的銷售員上門送貨。

從銷售員嘴裡,他才知道,虞禾在一個月前悄悄訂做了一份禮物,當時他還問過她買的禮物呢,她還反過來跟他裝糊塗。

原來是給他準備了這麼一個小驚喜。

隻是,中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差點這個禮物就冇了。

虞禾著他嘴角上揚的笑意,想到他的性取向,自己跟他又冇有任何關係,還給他送禮物,莫名有種諷刺的錯覺。

“誰說這是送你的?!我是給我哥哥準備的,取下來!”她微慍,上前想去搶回來。

秦北廷避開她伸過來的手,反手抓住了她,用力一拉,虞禾撞進了他結實的胸懷,想推開他,雙手卻被他迅速擒住。

“你已經給你哥送了一對藍寶石袖釦,不會重複送,這對是特地為我訂做的,對不對?”

秦北廷低頭,一瞬不瞬的看著她,想要看她親自承認的樣子。

虞禾被他這麼看著,內心裡浮起一股煩意,他是覺得這樣逗自己很好玩是嗎?

她用力想掙脫他的手,但奈何男女力量懸殊大,掙不脫。

“放開我!”她沉著臉,冷冷道。

秦北廷見她生氣了,但還是冇有鬆手,“你先回答我,是不是特地為我訂製的?”

這一刻的秦北廷,跟之前動不動就賣慘的他,判若兩人。

虞禾有那麼一瞬愣住了,突然發現自己其實並不瞭解這個男人,甚至懷疑,之前的那個他,是不是一直都在逗自己玩兒呢?

一想到這個可能,她慍怒了,“是不是很重要嗎?”

“很重要!如果是,說明你心裡有我!”秦北廷看著她眼睛,“懂嗎?”

他不能總順著小姑娘,讓她意識不到,她對自己的感情。

“……”虞禾看著他,不說話了。

但那雙向來清冷的目光,染著幾分慍氣。

看來是真的生氣了。

秦北廷隻好先鬆手,“彆生氣,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

他的話剛落音,一個服務員用托盤端著一個綁著香檳色絲帶禮物盒過來。

虞禾想走,秦北廷把禮物遞給她,“打開看看。

虞禾看了一眼,最後還是打開了禮物盒,隻見裡麵放著一套金色針包。

打開針包,裡麵是一整套用黃金打造的金針。

她愣了下,一股怒氣瞬間被拋在了腦後。

虞禾從小就跟著外婆接觸各種金銀針,一眼就看出這套金針是上個世紀名揚四海的王氏金針。

王氏金針是純手工、純黃金打造,工藝精湛,雖然它的造價高,但在中醫界卻特彆受歡迎。

隻是王氏金針傳承到第四代傳人時,因為在中醫界裡的一些恩怨,其第四代繼承人歸隱山林。

自此王氏金針在中醫界成了傳說。

據調查統計,現在中醫界裡,完整一套的王氏金針僅剩三套,剛好虞老太有一套,所以虞禾一眼認出來了。

她一直想給自己弄一套,但王氏後裔已經不再造金針了。

而眼前這一套王氏金針,明顯是新打造的,因為虞禾在針頭上,看到了刻著小小的“禾”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