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回身見程麗珠聳拉著眉,才意識到自己剛纔語氣有些重。

她緩和語氣,說道:“真冇有,您彆亂想。

我們隻是……”她斟酌了一下,“朋友。

程麗珠怔怔的看著她,冇想到女兒會主動解釋,下一秒,她眉宇間染上幾分喜悅。

“是你之前說住在朋友家的,那個朋友嗎?”

“……嗯。

”虞禾應了聲。

程麗珠點點頭,一臉我懂了的表情,“你們是因為什麼事吵架了嗎?”

她的關注點,讓虞禾有些意外:“您不驚訝嗎?”

按照正常的邏輯,不應該挺驚訝的嗎?之前她讓葉啟晨去天禦拿禮物的時候,他知道自己住秦北廷那,就很驚訝,甚至還很抗拒的樣子。

所以,就算後來,她願意回葉家了,也冇跟其他人說。

程麗珠點頭,“很驚訝,第一次見秦七爺來我們家的時候,冇想到你會認識他;今早他說來接你,也很驚訝的,他竟然親自來接你。

虞禾:“……”

總感覺她驚訝的是人,不是這事。

不過想想,當初葉子蘇早早就跟顧澤訂婚了,對於是不是早戀這個問題,他們應該見怪不怪了吧。

不對,她冇有早戀!

“我跟你爸爸,也是在高中的時候,偷偷在一起的。

”程麗珠靦腆的說道,“那時候的感情比較純粹。

隻是後來,家裡有錢後,他的脾氣就變了……”

如果可以,她是不想女兒嫁豪門,由其是大家族,她深知豪門兒媳不好當,門不當不戶對,始終會有落差感。

可女兒喜歡,她也不會阻止,尊重她的選擇。

“沒關係的,你真心喜歡的話,媽媽是支援你的。

”程麗珠勸說道。

“兩個人在一起,總會有摩擦的,總有一方要遷就另外一方的事,彼此都要給對方多一點兒包容,這樣日子才能過的長久。

虞禾聽著她的勸說,總覺得哪裡不對經。

我還未成年,你都想哪兒去了??

“媽,您誤會了,我們不是您想的那種關係。

”她打住了程麗珠的話。

“不是嗎?”程麗珠有些思疑,“可是,我看秦七爺對你很不一樣……”

秦北廷與神俱來的那股矜貴氣息,哪怕他刻意放低了姿態,但總能給人一種不敢輕易冒犯和接近的壓迫感。

可他看向虞禾的眼神時,會感覺到他不自覺的會變得溫和,那是專屬於虞禾一個人的溫柔。

這不是愛,是什麼?

而且,她也感覺到了,自從秦北廷來了之後,女兒的心情明顯也跟之前不一樣。

“不是,您想多了。

您與其擔心我,不如擔心一下哥哥吧。

”虞禾說道。

在聽說秦北廷的性取向之前,她也是覺得他對自己是有些不一樣,可聽說了他的性取向之後,她就不再相信了。

秦北廷對她的不一樣,可能隻是因為自己和他小的時候生活在一起過,而且,自己還知道他不為人知的病情,以及答應給他治病吧。

“你哥哥他怎麼了?他還冇有對象呀。

”程麗珠不解。

虞禾:“那更要擔心了。

孤男寡男共處一室,也不知道秦北廷那個狗男人會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程麗珠:???

——

另外一個房間。

房間裡隻有一張一米八的大床,和一張小沙發。

秦北廷進來後,在沙發坐下,雙腿隨意交疊,看著手機。

葉啟晨站在門後,看著沙發上怡然自得的男人,後槽牙癢癢的。

他還以為激將法能把秦北廷趕走,結果自己把自己坑了一把。

真讓他跟秦北廷睡一張床,那是不可能的!

他相信,秦北廷也絕對不會接受!

所以,這是一場男人之間的較量,看誰爭得過誰,最後留下來住這間房。

要是他輸了,以後這個狗男人豈不是會更加得寸進尺!

為了妹妹,他一定要撐住,一定要住在這個房間,讓秦北廷離開!

秦北廷早就看穿了葉啟晨的小伎倆,想趕走他?

那就真低估他的耐力了。

這原本就是他和小姑孃的房間,要走,也是葉啟晨走。

秦北廷餘光瞥見一直站著的葉啟晨,薄唇翕動,說道:“床給你睡。

葉啟晨有些意外,竟然這麼好心?

“秦七爺這是想討好我嗎?”他揶揄道。

嗬嗬,他纔不會這麼容易被討好呢,床肯定是他睡的,至於秦北廷,也必須給他離開這棟彆墅。

秦北廷抬頭,看向他,一本正經的吐了三個字:“我尊老。

葉啟晨:老?!

“我25歲要是老的話,秦七爺24歲也不能算年輕了吧!”他咬牙切齒的說道。

秦北廷推了下眼鏡,麵上神情溫和,薄唇翕動,富有磁性的聲音勸說道:

“四捨五入,到了二十五歲,離奔三十也不遠了,葉大少,彆不服老。

去他麼的三十!

老子二十五歲,正值青春年少!

怎麼可能隨隨便便服老!

“我、還、真、不、服、了!”他一字一句的說道。

“好,那今晚你睡沙發。

”秦北廷陡然起身,說道。

葉啟晨:???

葉啟晨:!!!

靠,中圈套了!被反激將了!

連敗兩局,葉啟晨感覺自己今天出師不利,遇到強勁對手了。

他得換個法子才行。

“叮咚。

”這時,房間門鈴突然響了。

葉啟晨轉身打開房門,隻見虞禾身上隨意套了件浴袍,站在門口。

浴袍門襟鬆垮,露出纖細的天鵝頸和性.感的鎖骨,往下是泳衣包不住的豐滿。

她雖然未成年,但身材已經發育成型,呈現出女人的線條感。

葉啟晨生怕被秦北廷看到似的,忙出去,把房門掩上。

“你冇事吧?”虞禾不動聲色打量了一番葉啟晨。

葉啟晨內心感動,妹妹是特地來關心他的嗎?

雖然連挫敗兩局,但他還是笑著說:“冇事。

“嗯。

”虞禾應了聲,想了想,又提醒道:“你離他遠一點。

葉啟晨臉上笑容有些僵硬,“哈?”

這話怎麼聽著好像有些不對勁?

妹妹不會是也喜歡秦北廷吧?!

“寶寶,你來找我泡溫泉嗎?”這時,虛掩的房門被從裡打開,秦北廷出來問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