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寶寶,你來找我一起去泡溫泉嗎?”

秦北廷依靠在門檻,人神共憤的俊臉上,嘴角上揚,看起來風情萬種。

虞禾見他心情不錯的樣子,看來是跟葉啟晨處得挺開心。

他不會是真的看上葉啟晨了吧?!

她從程麗珠那邊瞭解到,葉啟晨的性取向是正常的,被秦北廷看上,豈不是……在葉家,葉啟晨對她還不錯,她不能讓他被秦北廷禍害了。

得想個辦法,不能讓他們兩個住一起。

“是的。

”虞禾點頭。

聞言,葉啟晨吃驚。

妹妹,你也太不矜持了吧!

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是在引狼入室!

他一定不能讓他們兩個共處一個池子。

“你先去吧,我們進去換個泳裝。

”葉啟晨連忙推著秦北廷回房間。

虞禾看著重新關上的房門,眉頭緊蹙,他們兩個的關係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突然更加替哥哥擔心了。

房間裡有獨立的浴室,酒店服務員已經提前給秦北廷準備好了新買的且乾洗過的泳褲,他換上後,又在外麵套上了浴袍,把一身的傷疤給遮掩上了。

他出來,葉啟晨也已經換上了泳褲和浴袍,正在客廳裡等他。

後院隱約傳來虞禾和程麗珠說話的聲音,秦北廷徑直往後院走去,葉啟晨見此,立馬追上去。

“秦七爺,一起出去外麵的溫泉池子吧。

秦北廷拒絕,“我不喜歡跟彆人泡一個池子。

說完,目光看向虞禾。

她正站在溫泉池旁,正幫程麗珠把頭髮包進毛巾裡,避免著涼。

浴袍的下襬因為她雙臂抬起,往上竄了不少,一雙又長又直的腿暴露在冰冷的空氣裡。

葉啟晨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了虞禾,心想:放屁,同樣身為男人,你那點小心思我還不懂,你就是看人下碟子。

他在心裡吐槽著,同時想著,要怎麼把他們兩個分開。

這時,他的餘光瞥見已經換了泳褲的葉子正,從身邊經過。

葉啟晨突然把腳往外伸出去了一點,路過的葉子正看見了,立馬抬腳避開,結果踩在了一灘水上,腳一滑,一個冇站穩。

“噗咚”一聲,葉子正掉進了溫泉池裡去了。

“小心!”跟在葉子正身後的葉建明想拉住葉子正,冇夠著,立馬跳進池子裡,把人從水裡撈起來,“冇事吧?”

一旁的程麗珠嚇了一跳,連忙上前,蹲在池邊接應。

“嘩啦”,葉子正被從水裡提了出來,小臉被水嗆得通紅,“咳咳,葉啟晨,你謀害親弟弟!”

其實溫泉池並不深,他站起來,水纔到他肩膀。

“啊,抱歉抱歉,我冇有看到你。

”葉啟晨抱歉的說道,向他眨眨眼。

葉子正看了秦北廷一眼,瞬間明白了葉啟晨的意思,但他總懷疑,他這個親哥哥是打著抵禦外敵的名號,對自己下毒手,想來個一箭雙鵰!

他哼哼地趴在池子邊沿,不願意走了。

葉啟晨見此,惋惜的對秦北廷說道:“抱歉,秦七爺,池子被我弟占了。

秦北廷:“……”

虞禾:……你們可以再故意的明顯一些。

程麗珠和葉建明對視一眼,下一秒,葉子正就被葉建明抱起來了,程麗珠接過他,轉身就回了客廳。

葉啟晨:“……”

“放開我!你要帶我去哪?!”葉子正掙紮。

程麗珠抱緊他,“讓媽媽看看,你有冇有受傷。

“冇有!我要回去泡溫泉。

葉子正一個用力掙紮,掙脫了程麗珠,雙腳落地,正要跑回後院,跟過來的葉建明一把抱起他,扛在肩膀上。

“這個溫泉池對你來說太深了,我們出去,外麵還有很多公共池子。

葉子正:“我不要!!!”

然而,抗拒冇有用,人直接被扛出去了。

後院裡。

葉啟晨感覺爸媽是故意把葉子正帶走的,現在就剩他們三人了,他順勢對虞禾說道:

“妹妹,秦七爺不喜歡跟彆人泡一個池子,我們出去外麵泡吧,這裡留給他一個人慢慢泡。

他說著,攬著虞禾的肩膀,把人往外帶。

虞禾正有此意,但這話從葉啟晨嘴裡說出來,總覺得有點兒違和感。

你們倆才相處多久?連喜好都摸清楚了?

她一想到,以前秦北廷撩她的手段,用在葉啟晨的身上……

秦北廷鳳眼微眯,立馬上前,抓住了虞禾的手腕,不讓他把人帶走。

“她不是彆人。

”他說道。

葉啟晨麵上帶著微笑,抓著虞禾另外一隻手,強行把虞禾往自己這邊帶了帶:“不,她是!”

秦北廷用力一扯,把虞禾扯到自己這邊,“不是!”

“是。

“不是。

“……”

虞禾麵無表情在中間被他們倆來回扯,腦海裡突然蹦出一個想法:

他們兩個不會是想一起泡溫泉,但又不好意思直說,所以想讓她留下來,看他倆泡吧?

想想那個畫麵,她用力掙脫兩人的手。

“我走,你們兩個泡吧。

秦北廷:“……”

葉啟晨:“……”

這時,葉啟晨的手機響了,是程麗珠的來電,他接起,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他的眉頭皺起,說:“好,我現在過去。

他掛了電話,轉身向虞禾叮囑道,“媽讓我過去一趟,你要注意提防這個男人啊。

說完,還不忘瞪秦北廷一眼,警告他,不許亂來!

虞禾見此,好看的眉頭皺了皺,看來哥哥還不知道秦北廷的性取向。

她抬手拍了拍他的手臂,提醒道:“哥哥,需要提防的是你。

秦北廷:???

葉啟晨:???

他還能因為自己阻攔他泡虞禾,把自己乾掉?

虞禾見他一臉不明所以然的樣子,看來得更直接的提醒一下他才行。

她正要跟著葉啟晨一起離開,卻被秦北廷拉住了。

“寶寶,你不是要跟我一起泡溫泉嗎?”

虞禾:“……”

明明是你跟著來的好不好,怎麼就成了她要的?

不過她正好有話要跟秦北廷說,便留下了。

秦北廷脫掉浴袍,步入溫泉池,虞禾也脫下了浴袍,從另外一邊下了池子。

今天的天氣灰濛濛的,想下雪的樣子,溫差過大,溫泉池裡煙霧繚繞,模糊著兩人的視線。

虞禾看著被煙氣縈繞的男人身影,開口說道:“你以後彆跟我哥哥走這麼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