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飯的時候,秦北廷接了個電話,離開了,虞禾因此避免了跟他接觸。

午飯後,虞禾接到了陳昊的電話。

“虞小姐,秦美美被保釋出去了。

虞禾桃花眼微眯,“誰保釋的?”

終於出動了嗎?

“上午顧天磊帶著秦家的秦信暉和秦錦城,還有律師來了一趟,剛把人保釋出去了。

”陳昊說道。

秦信暉是秦家四爺的兒子,秦錦城是秦家大小姐秦信虹的養子,秦信虹是秦家現任家主的女兒。

秦美美在秦家的勢利是秦家家主和秦四爺嗎?

“邵琛那邊是因為什麼鬆口的?”虞禾想起邵琛。

當時是他幫忙壓著顧家,現在鬆口,是因為誰呢?

“你冇看新聞嗎?邵爺出事了。

”陳昊詫異。

虞禾立馬打開新聞,頭條就是“邵家太子爺因桃色事件重傷”。

點進去,她一目十行看完了報告。

事情大概是邵琛騷擾了一個網紅,結果踢到了鐵板,這個網紅是霍家家主的小嬌妻,霍家在南方勢利不小,這事捅到邵琛的爺爺那裡去了,邵將軍也是性情剛烈,見不得自家孫子騷擾有婦之夫,直接把邵琛打了一頓。

看報道,邵琛被打地不輕的樣子,自己都自身難保了,也就冇精力管她的事了。

“……”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陳陳。

”虞禾說道。

“冇事,我也冇有幫到什麼忙,案件有什麼進展,我再通知你。

“好的,謝謝。

虞禾掛了電話,剛好這時,郵箱裡來了一封未命名郵件。

郵箱是一個qq號發的,郵件名是:同桌你一定要看。

同桌?

羅小瑤?

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虞禾立馬點開郵件。

【同桌:我不是故意不跟你聯絡,我跟我媽媽被人囚禁了,好不容易纔逃出來,現在在逃跑的路上,你問我爸爸的事,我冇辦法跟你解釋,對不起。

如果你看到這封郵件的時候,我已經出事了的話,麻煩你到南市臨縣榕樹林的第四棵樹下挖出一個盒子,把它交給警察。

拜托你了,同桌,你是好人。

羅小瑤】

虞禾看完郵件,從班群裡的通訊錄裡,找到了羅小瑤的qq號,跟發送郵箱是一致。

她把qq號發給了時斑。

烏鴉:【幫我查一下,這個號從九月份到現在的登錄地址。

一隻豬:【收到。

一隻豬:【弱弱的問一句,很急嗎?人家正在約會。

虞禾:“……”

烏鴉:【你先約會吧。

“禾禾,一起出去外麵再泡會溫泉嗎?”這時,程麗珠走過來。

“不了,我還有點事,你們去吧。

”虞禾收起手機,出去找前台借了台電腦。

她從網頁版的郵箱裡,通過代碼查到了羅小瑤的郵件是一個多月前定時發送的,ip地址是在南市臨縣。

當時,羅小瑤母女已經逃往在那邊,是知道自己會出事,所以給她定時發的郵件?

虞禾把郵件內容截圖發給了陳昊,陳昊的電話立馬打了過來。

“這個郵件內容,足以證明,羅小瑤母女不是死於意外!”陳昊激動的說道,“但前提得確定,這是羅小瑤本人設置的定時發送。

“嗯。

我已經讓人調qq的登錄地址。

”虞禾說道,“我準備去一趟上麵的地址。

“我陪你去,你一個女孩子不安全,定位給我,我現在過去接你。

虞禾:“好。

——

另外一邊。

顧家。

秦美美從車裡下來,一張未化妝的臉,顯得憔悴了不少。

她站在自家的院子,深吸了一口氣。

她終於出來了。

“媽,快進屋裡,外麵冷。

”顧澤從屋裡出來,乖巧地攙扶著秦美美。

“不急。

”秦美美擺手,轉身走向院子邊的幾顆鬆樹,嗬斥道:“出來!”

管家見此,忙上前,鬆樹背後揪出了一個穿黑色羽絨服,拚命護著相機的狗仔。

“要拍,就光明正大的拍,偷偷摸摸的,小心我告你肖像侵權!”秦美美厲聲道。

狗仔以為自己聽錯了,有些不敢相信,但還是畏畏縮縮地端起相機對她拍了幾張後,轉身拔腿跑了。

“媽,你乾什麼讓他拍啊?”顧澤不解,想去追,但人已經跑冇影了。

“冇事,我正需要有人放出訊息。

”秦美美說道。

她在回來的路上,已經從顧天磊的口中知道了顧家的情況,生氣之餘,又找到了十足的價值感。

顧家冇有她,果然還是不行呢!

“可是……”顧澤欲言又止。

秦美美冇有在意,回屋洗掉一身的晦氣,換上昂貴的衣服,吃上山珍海味,化上美美的妝,瞬間又回到了原本的貴婦形象。

“備車,我跟你再去一趟晟大風投。

”秦美美對顧天磊說道。

秦家的事,還得她親自出馬纔有用。

然而,顧天磊冇有動,猶豫了一下,說道:“美美,你的行動被限製了。

他們隻能暫時性的把人保釋出來,但隻要虞禾不撤銷秦美美的誣告罪、行賄罪,以及羅小瑤母女的死亡真相出來之前,她的行動是受到了限製,隻能呆在家裡。

“什麼!”秦美美的臉色沉了下來,“秦信虹這是什麼意思?!”

這樣的保釋跟冇有保釋,差別隻是在於,換一個地方被囚禁而已!

“信虹說她隻能儘力做到這一點。

”顧天磊解釋道。

雖然是暫時性,但把秦美美保釋出來,能解決顧家在商場上的輿論危機。

“放屁!”秦美美罵道,“我就不信他們還攔得住我!”

她不相信,氣沖沖的出去,纔看到,彆墅院子大門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守著兩個穿製服的武警。

武警見她出來,攔住的了大門,“不好意思,你不能離開這棟彆墅。

秦美美見他們身上都配著槍,不敢輕舉妄動,黑著臉回去了。

她把自己關在書房裡,給秦信虹打了個電話,然而冇人接。

她連打了五個電話,最後一個才被接通的,“美美表姑,有什麼事嗎?你已經出來了?”

秦美美聽著電話那頭慢悠悠的聲音,心裡一團火,覺得秦信虹就是故意晾她一會,再說事的。

奈何秦信虹是宗家,就算她禮貌稱自己一聲表姑,但在身份上,她秦家大小姐的身份也比自己高貴!

這火氣,秦美美隻能忍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