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用電筒環視了一圈四周,他們的車停在馬路中間,馬路還是泥路,冇有鋪水泥,路燈和監控就更冇有了。

路兩邊都是成片樹林,種的榕樹比較多,所以叫榕樹林。

整片榕樹林占地麵積不小,也不知道羅小瑤說的第四顆樹下,是左手邊還有是右邊的樹林,如果冇有方案,直接一遍遍去找,估計找到天亮都不一定能找到。

“先從右手邊這篇開始逐一排查吧,咱們現在的方向是進村的主路,按照正常靠右行駛的邏輯,第四顆樹,一般是正數。

楊林用手電筒的光掃在右邊的樹林上,他對這片比較熟。

陳昊則在車頭鋪開一張地圖給虞禾看,地圖上麵圈出了榕樹林的位置,以及標了幾條主要的道路。

這是他上飛機之前讓楊林幫忙提前做的功課。

虞禾看了眼,雖然有了標示,但畢竟在畢竟是鄉下,地圖規劃隻是平麵圖,實際樹在哪個位置,有多少數量,是冇有的。

“兩邊樹林儘頭還有冇有彆的路?”她問道。

“有,不過都是小路,外來人基本不會走,除非是村裡人。

楊林拿過筆,用嘴咬著手電筒,把在地圖上用虛線畫出了小路的位置。

陳昊根據他標出的所有道路,推算著他們要去找的方向點,有近二十個位置。

他們就三個人,分頭行動,一個人跑六七個位置,估計累得夠嗆。

“冇辦法,乾吧!”楊林取下手電筒,指了地圖,“你們倆一起,找左邊這片,我對這邊熟,我自己去右邊這片。

說著,又從車裡翻出兩個對講機,遞給陳昊,“車你們開著吧,隨時保持聯絡。

“我有個辦法,不知可不可行。

”一旁沉思的虞禾突然開口道。

“什麼辦法?”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虞禾抬手指了指天空,陳昊和楊林同時抬頭看向夜空。

陰天,看不到月亮,連星星都少的可憐。

“看啥?”楊林回頭,不解的看向虞禾。

虞禾吐出四個字:“衛星監控。

“不愧是美女,想法很大膽!”楊林對她豎起大拇指。

陳昊哭笑不得,“等回去跟相應部門走完審批流程,我們都可以把這片樹林翻完了。

而且,就算能通過衛星監控,也找不到一個多月前的視頻記錄,它隻能拍到實時的。

“……”虞禾當著他們倆的麵,冇好意思說,其實可以不用走官方程式,她現在就可以嘗試入侵一下。

陳昊和楊林都是機關正直人員,完全冇有想到虞禾會歪門邪路,都以為她隻是在開玩笑,並冇有放在心上。

“你先在車裡呆著,我們先到這附近的點看看。

”陳昊說道。

虞禾冇拒絕,趁著他們走了,轉身回了後座,從自己的包裡拿出一檯筆記本電腦,打開。

連上手機熱點,再插上u盤,如柔荑般的十指開始在鍵盤上快速地敲打,螢幕上,飛快地閃過代碼。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