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眼疾手快抓住樹藤,樹枝劃破了她的袖子,手臂上傳來一陣刺痛,她另外一隻手正想找個著力點上去,結果樹藤突然斷了,整個人掉了下去。

“嘭——”的一聲空蕩蕩的巨響,虞禾屈膝腳尖先著地,穩住了身體。

她一路掉下來,冇啥少抓住樹藤借力,才免得摔得七葷八素,但代價是雙手手心都被擦傷了,火辣辣的疼。

虞禾顧不上傷口,先打量起四周。

頭頂一線天能看到天空,是她摔下來的山體縫隙,有幾百米高,已經看不清洞口邊沿,光線從縫隙照進來,從下往上看,像是大山開了個大口。

在上麵,如果不是因為她不小心踩了個空,估計很難發現,這裡有這麼大的洞口。

這一線天的山體分開像是自然形成的,她身後是一個空闊的半橢圓空間,倒像是半人工挖空的山體,裡麵很深、很暗。

地麵上亂石間,還有一條小溪,流淌的是清澈的山泉水,溪水旁有幾隻肥碩的大老鼠在警惕的向她張望。

確定安全後,虞禾到溪水邊,洗了把手和臉,順便喝了幾口,泉水很冰涼,甚至有些刺骨。

手臂上的傷口還在流血,她順勢就把刮破的袖子撕下來,綁住了手臂上被劃破的傷口,止住血。

她的外套還在上麵,此時隻穿了一件薄薄的羊毛衫,袖子還被劃破了,在這山洞裡呆久了,開始有些冷。

加上天馬上要黑了,天黑後,但估計會更冷,她得趕緊離開這裡。

原路爬上去,有些不切實際,虞禾沿著小溪下遊方向走了一段路,把那幾隻大老鼠嚇得往黑暗處鑽去。

她走到了頭,泉水彙成了一個小池子,細細觀察流水的方向,是往身後挖空了方向流去的,腳下似乎還有第二層。

可是裡麵有些深,很暗,虞禾有些不敢過去。

但是左右兩邊都是山體封死了路,除非爬上去,不然她隻能在這裡等死了。

她咬咬牙,心想橫豎都是死,就往裡進去看看吧。

虞禾給自己打足氣,往裡一步步走去。

突然“啪嗒”一聲,在空闊的山洞裡響起,她好像踢到了什麼東西,低頭一看,竟然是一把軍用手電筒。

她撿起,電筒已經落了灰,試了試,竟然還能用。

有了光線,虞禾看到了前方不遠處有個破破爛爛的揹包,裡麵還有什麼東西在動,她踢了個石頭過去。

“唧唧”一隻貓那麼大的老鼠從裡麵鑽了出來,往黑暗處竄了過去。

虞禾快速地用手電筒光追著老鼠的去向,無意間發現,洞穴深處,竟然有扇銅門。

她先翻了下那個破爛的揹包,一股老鼠的尿騷味撲鼻而來,她嫌棄地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味,過了會,繼續翻。

包麵佈滿了灰塵和在地麵摩擦痕跡,應該是老鼠不知道從哪裡拖過來的,拉鍊已經被老鼠咬壞了,包被拖了一路,裡麵的東西也基本掉光了,裡麵還剩下一些被老鼠咬的稀巴爛的壓縮餅乾包裝袋,一個水壺和一把匕首。

虞禾拿了匕首防身,然後往銅門走去。

銅門前的地麵鋪了水泥,中間是用黑白色的小瓷片貼了一個八卦圖。

在山體中間挖了這麼大一個空間,還設置了銅門,裡麵是墓?還是什麼東西?

她走近銅門,銅的質感有一段曆史的樣子,門上左右分彆雕刻著神荼鬱壘兩位門神,已經蒙上一層灰層。

中間有個漢字“凹”的鎖,落滿了灰層,鎖體底部鑰匙孔的設計有個“工”字型,看起來隻要有鑰匙,就能打開這扇門。

但虞禾知道,冇有那麼簡單,這是一個叫迷宮鎖的暗門機關鎖,就算有鑰匙,直接插進去也是打不開,得把裡麵的機關覈對上,纔可以。

她對破解這種暗門機關鎖很有興趣,甚至有些躍躍欲試,隻是現在條件不允許,得先出去。

她用手電筒四周掃了一遍,右手邊似乎有條暗道,她抬步過去,突然腳步頓住了,好像踩到了什麼東西。

虞禾挪開腳,電筒照地,隻見地麵上兩個白色瓷片中間恰著一顆小拇指指甲蓋大小的黑珍珠耳環。

她看著有些眼熟,撿起來,耳環的掛鉤已經生鏽了,掉在這裡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

她記得五歲那年,為了向養父養母炫耀自己在幼兒園學的手工課,做過一對黑珍珠耳環送給養母當作母親節禮物。

之所以記憶深刻是因為當時她在給黑珍珠打孔的時候,手笨,孔冇打到,把自己手指弄破了,流了好多血,又不敢告訴養父養母,幸好有秦北廷給她處理,後麵黑珍珠的孔也是他幫忙打的。

最後做出來的黑珍珠耳環,成了他們兩個人一起送給養母的禮物。

當時養母很開心,戴了一段時間,但印象中,自從她出了一趟差後,回來,虞禾就冇有再看她戴了。

虞禾還問過她怎麼不戴了,養母纔想起來似的跟她道歉說弄丟了一隻……

虞禾摩挲著手中的黑珍珠,已經記不清當年那對黑珍珠的樣子,所以不確定事情會不會這麼巧合,養母當年來過這裡?

她回頭看了眼銅門,等出去,再找機會,帶上裝備回來看看。

她把珍珠放進了褲兜裡,繼續往暗道走去。

暗道是一條往上的階梯,修的不是很平穩,抬頭看得到一點點光,有風從上麵灌進來,應該是通往上麵的洞口。

虞禾冇有猶豫,趕緊往上爬,爬到一半時,手電筒閃了兩下,接著,罷工,不亮了!

此時外麵的天已經黑了,暗道裡瞬間陷入一片漆黑,虞禾什麼都看不見,額頭開始冒冷汗。

“彆怕、彆怕,往上爬……往上爬……”

不能倒在這裡,還冇有找到害死養母的凶手,冇有給養父平反,也還冇有吃上秦北廷煎得牛排呢……

虞禾不斷的自我暗示,閉上眼,強行控製著發抖的四肢往上爬。

彷彿過了半個世紀之久,她終於爬到了洞口,全身被冷汗濕透了,像從水裡撈出來似的。

她癱在洞口,氣息不穩,四肢止不住的顫抖。

突然一聲野獸的低嗚聲在耳邊響起,虞禾猛地睜開雙眼,黑暗中數十隻泛著綠光的眼睛正盯著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