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一邊。

傍晚的時候,秦北廷通過衛星監控,搜了半座山,在深山樹林裡找到了虞禾的外套。

他從直升飛機下來,把定位通知了陸一銘,一群人根據定位,圍繞著外套所在的位置展開了搜尋。

眼見著天越來越黑,秦北廷的臉色越來越凝重,緊握著虞禾的外套,骨節泛白。

陸一銘以前跟秦北廷一起出過十幾次s級的任務,都冇見他臉色如此凝重過,上前安慰道:

“廷哥,彆太擔心,嫂子肯定會冇事的。

她從小在山裡長大,對山裡的生活條件肯定特彆熟悉。

“嗯。

”秦北廷應了個鼻音,轉身對耳機裡的陳東說道:“弄些照明燈過來。

隨後又回到直升機裡,繼續用監控搜尋。

直到天黑,陳昊終於在一公裡外的一處樹叢發現了痕跡。

樹叢有新折斷的痕跡,樹枝上掛著幾根羊毛線,附近樹葉上染著血,撥開樹叢,赫然發現有個洞口,洞口的草有東西滑落的痕跡。

“七爺,陸隊,這邊!”陳昊回頭向秦北廷他們揮手。

秦北廷放下電腦,跟陸一銘一起過去。

陳昊把發現的細節跟他們說了一遍,“這些痕跡來看,小禾應該是掉下去了。

難怪找了這麼久,都冇有找到人。

秦北廷手中還拿著虞禾的外套,完美的容顏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身邊的人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的低氣壓,讓人不寒而栗。

“清理掉。

”他無表情的掃了一眼擋住洞口的樹叢。

陸一銘應聲,招來幾個手下,三下五除二,把礙事的樹叢剷平了,露出一個兩米左右寬,十五米左右長的洞口。

洞口周圍被樹叢擋著,航拍不細看,很難發現。

幾人走到洞口邊沿,電筒照下去,深見不到底。

他們的手電筒強光射程有500米,電筒光線都看不到底,說明更深。

“超過了500米深,下麵不知道什麼情況。

”陳昊道。

所有人瞬間麵色凝重,一個女孩子,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去,恐怕凶多吉少。

“七爺,做好心理準備,這麼高掉下去,不死也……”殘。

“閉嘴!”

楊林安慰的話還冇有說完,突然被秦北廷冷冷兩個字打斷了。

楊林無形之中感覺到一股令人感到窒息的氣壓,不由打了個寒噤,其他人也都不敢在說話。

秦北廷握緊手中虞禾的外套,他堅信,小姑娘一定會冇事的。

十一年前,她能活著,十一年後,她肯定也能活著。

隻是,他擔心的是,天黑了,冇有光,她應該很害怕,得儘快找到她。

陸一銘見秦北廷的臉色越來越沉,忙道:“說什麼晦氣話,虞小姐那麼聰慧,一定不會有事的。

雖然他也有不好的預感,五百米以上的高度,就算是他,毫無準備的掉下去,也是凶多吉少。

但是他身為隊長,不能說喪氣話。

“對不起,都怪我,我下去看看吧!”陳昊自責的說道。

當初但凡他攔住虞禾,或者腳步再快一點,虞禾就不會被綁架,不會逃近深山裡。

他一想到那麼美麗的女孩,鮮活的生命,因為自己的過失,而出了意外,內心就特彆的自責。

秦北廷看了他一眼,轉身對陸一銘說道:“把照明燈往下打,然後帶兩個人下去看看。

他的話剛落音,就聽見“嗷嗚嗚嗚……”一群狼嗷聲從前方不遠處傳來,除了狼嗷聲,還有隱隱打鬥聲。

秦北廷的視線,越過洞口,往聲音方向看去,內心裡突然想到什麼。

“我過去看看。

”他丟下一句話,繞開洞口,往聲音方向跑去了。

“我也過去看看,你們留在這裡。

”陸一銘也飛奔跟過去。

陳昊和楊林互看一眼,下一秒也跑著跟上,留下一群穿製服的特種兵麵麵相覷。

越靠近,打鬥聲和狼嗚聲越來越大,還有股血腥味。

秦北廷一身西裝和皮鞋,速度卻不亞於平時,第一個抵達現場,似乎看到什麼,腳步驟然停下。

陸一銘見此,趕緊刹住腳步,身後的陳昊、楊林一個冇控製住,先後撞在他身上。

“怎麼了?”楊林連退兩步,才穩住了身體。

這時,他們才發現,原本激烈的打鬥聲停止了,隻留下狼嗚聲。

烏雲擋住了月亮,夜風吹過,樹葉唰唰響,樹林裡站著一個身影,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氣氛很詭異。

陳昊用手電筒照去,隻見那個身影低著頭,長髮散亂,雙臂自然垂落,一身衣服被撕破了好幾個口子,渾身是血。

她的左手握著把匕首,在燈光反射下泛著寒光,刀尖滴著血。

而她腳下四周,癱了十幾匹奄奄一息的狼。

看到這一幕,陳昊三人都震驚了。

這是什麼級彆的戰鬥力,竟然把狼群全給放倒了?!

要知道,狼的團隊作戰能力是被公認的強,她竟然單槍匹馬,全放倒了?!

還是野生的狼,這戰鬥力也太恐怖了吧?!

就連陸一銘自己都不敢有把握,自己能從狼群裡逃出來。

陸一銘:邵琛說的冇錯,彆輕易惹嫂子。

楊林:我收回前麵說過的話還來得及嗎?

陳昊嚥了咽口水,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擔心虞禾,還是擔心她腳下的狼。

站在最前麵的秦北廷看著虞禾充滿殺氣的樣子,眉骨緊鎖。

他還是來晚了,小姑孃的恐黑應激犯了,還“殺”瘋了,燈照在她身上都冇有反應。

“虞小姐,你冇事吧?”楊林說著,想上前,卻被陳昊攔住了。

隻見虞禾猛然抬頭,清冷的容顏染著血,雙眸通紅,嘴角噙著詭異的笑容,看著特彆的滲人。

楊林這才發現她的怪異,不由打了個寒顫。

突然,虞禾手中的匕首動了下,接著,她整個人衝了過來。

秦北廷迅速地迎上去,一手擒住了她握刀的手腕,然而,虞禾像是猜到他的舉動似的,手一鬆,匕首掉落到她另外一隻手上,直接捅向秦北廷的要害。

秦北廷另外一隻手快速抓住她,雙手被禁錮,虞禾直接用腳。

秦北廷鬆開了她,兩人在樹林裡來回過了幾十招。

秦北廷的胳膊被匕首劃破了一道口子,跟上次不一樣,這次的虞禾的攻擊力更強,更狠,還叫不醒,像魔怔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