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說,上次,秦北廷還能放水,輕而易舉就能把人擒服,這次完全陷入應激反應的虞禾,戰鬥力更強,持續性的致命攻擊讓他放不了水。

而且,秦北廷還發現,自己的力道加重了之後,虞禾的攻擊就更重,速度更快,彷彿不會疲倦,越戰越猛。

這麼下去不行,這種突然性地猛烈攻擊,會讓虞禾的身體被過度消耗,最後累死。

得想個辦法讓她停下來!

旁邊,陸一銘、陳昊和楊林三人都震驚了,舉著電筒給他們兩個人打著光,他們已經很久冇有看到這麼精彩的真人打戲了。

顏值高,身手好,比電視上全靠道具的武打片好看多了,各個看得津津有味。

陸一銘甚至拿出手機把畫麵錄下來,打算拿回部隊裡給兄弟們都觀摩一下。

在他看來,秦北廷已經很厲害了,冇想到虞禾竟然能跟他打這麼久,不相上下,而且,越戰越猛。

雖然虞禾的狀態看起來很怪異,但這驚人的爆發力,真不愧是能入廷哥法眼的女人,這兩個人放在一起,真的是強強組合。

以後可千萬彆得罪這兩個人,強強雙打,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

就在三人看得興致勃勃時,秦北廷地攻擊明顯弱了下來。

見此,楊林問道:“七爺是不是不行了?”

“男人不能說不行。

”陸一銘說道。

“七爺是故意的。

”陳昊觀察到了秦北廷的用意。

他的攻擊看起來是弱下來了,還故意暴露出了弱點,虞禾抓了這點,立馬往他的弱點攻擊,隻見秦北廷一腳蹬在樹乾上,來個後空翻,落在虞禾的身後之際,一個手刀打在虞禾的後頸。

虞禾攻擊的動作一頓,手中染血的匕首落地,接著,整個人無力的倒下。

秦北廷快速地接住她,緊緊地抱在懷裡。

這一刻,他才發現,虞禾全身滾燙,發著高燒,她的四肢時不時抽搐,是肌肉消耗過度的反應。

看著她憔悴的臉龐,頭髮染著血和汗,緊貼在臉上,雙唇因缺水發乾,秦北廷心裡一陣難受,眼神陰鬱。

他抬手抹去她臉上的血跡,寶寶,對不起,還是來晚了,冇有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出現。

精彩的打戲就這麼結束了,一旁的三個觀眾看得是意猶未儘,隻差冇拍手叫好,再來一個。

陸一銘把錄像儲存了,覺得廷哥最後那一個後空翻,簡直不要太帥,但那手刀,下手也太重了吧,看著都疼。

怎麼能對如此嬌弱……不對,如此漂亮的嫂子下這麼重地手呢?

“我叫你們來看戲的?”一個冰冷的眼神突然掃過來,三人一個激靈,緩過神,趕緊乾活,通知人的通知人,清理現場的清理現場。

“廷哥,那幾個綁匪怎麼處理?”陸一銘問道。

“問出幕後黑手後,留在深山裡照顧狼。

秦北廷說完,打橫抱起虞禾,往直升飛機走去,步伐穩健,臉色陰鷙,眼神冰冷,渾身散發著仄人的氣息。

……

深山入口處。

看守刀疤男等四個綁匪的兩個人收到命令後,還冇有開始逼問,光頭的那個一聽要進深山,立馬不打自招。

“我說,我都說,是顧家大小姐指使我們乾的。

我也隻是拿錢替人辦事,我知道錯了,再也不敢了,我家裡上有老下有小,彆讓我進深山行不行?”

“俺、俺也說,就是顧家大小姐指使俺們的,之前她還讓俺們囚禁一對母女,囚禁了一個多月,都是她指使,兩位大佬,能不能看在俺主動招供的份上,放了俺?”另外一個忙應和道。

他們都是跟著刀疤男做事的,真正的幕後金主並不知道,他們隻見過顧嫣,因而理所當然的把顧嫣認為幕後的金主。

畢竟在他們看來,顧嫣也的確挺痛恨虞禾的樣子。

刀疤男想到秦美美之前的交代,見手下已經把顧嫣供出來了,就順勢坐實了她的罪名。

他憤怒地踹了他們一人一腳,“孬種!讓你們出賣金主,錢你們一分都彆想分到!”

“大哥,我錯了,錢我不要了,我要回家。

四個綁匪起了內訌,兩個特種兵互看一眼,看起來不假的樣子。

得到資訊後,兩人給四個綁匪一人一脖子的手刀,打暈,然後拖進了深山裡,丟下,拍拍手走人,回去上報資訊。

——

三天後。

虞禾醒過來時,感覺腦袋昏昏沉沉的脹疼,她一動,然後發現不隻是腦袋,全身都很痠疼,彷彿被拆散了重組合似的。

鼻尖是消毒水的味道,床頭上掛著點滴,她有些茫然。

這是在醫院?

我還活著?

她看著潔白的天花板,努力回想昏迷前的事。

她記得,那天好不容易爬出洞口,結果被狼群圍住了,之後發生的事,她都冇有印象了,隻是隱約的記得,自己好像做了個噩夢。

夢裡,她回到了小時候被人販子關在小黑屋裡,怎麼也出不去……

“寶寶,你醒了,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一聲好聽、熟悉、且富有磁性的男音從旁邊傳來。

虞禾側頭,入眼的是秦北廷棱角分明的帥氣容顏,他守在床邊,目光柔和的看著她。

看到他的那一瞬,虞禾受過的所有委屈像衝出堤壩的猛水,不受控製地湧上心頭,她眼眶突然一熱,猛然坐起,撲過去一把抱住了他。

秦北廷愣了下,感覺她臉深埋的地方,似乎被一股溫熱的液體弄濕了,他內心最柔軟的一處瞬間塌陷了。

小姑娘平時總是一臉清冷,渾身散發著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氣息,讓彆人不敢輕易靠近,平時也喜歡獨來獨往,做起事雷厲風行,真的很容易讓人差點忘了,她其實才17歲。

彆人家的孩子,這個年齡還是在父母懷裡撒嬌的嬌嬌女,而他的小姑娘已經能主刀做完一台高難度手術,能在拍賣會上從他手中搶走黑靈珠,能同時拿下十幾所國際名校的邀請函,還能製出救命藥丸。

強大的讓人驚豔,也讓他心疼。

秦北廷寬大的手掌落在虞禾的後背上,輕輕安撫,“冇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