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把臉埋在秦北廷的頸窩裡,男人身上淡淡的菸草味讓她內心深處找到了一抹安全感。

她緩了好一會,等這突如其來的情愫波動慢慢消散後,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失態了。

她鬆開秦北廷,看到他襯衫衣領處濕了一片,臉上閃過一抹的小窘迫。

“我想你煎的牛排了,還以為再也吃不到。

”虞禾乾咳一聲,解釋道。

秦北廷看她欲蓋彌彰的樣子,嘴角上揚,“隻是想我煎的牛排嗎?”

他說著,見她臉頰上粘著幾縷髮絲,抬手把它們撩到了耳後。

他這動作過於自然,讓虞禾腦子亂鬨哄的,臉頰被他手指不經意間劃過的地方似乎留下了一抹溫熱。

她避開秦北廷的眼神,肯定的應了聲,“嗯。

“不想煎牛排的人嗎?”秦北廷目光期待的看著虞禾。

“……”

見她不說話,根據之前的經驗,秦北廷以為她又要生氣了,卻見虞禾嘴唇翕動,說了個字。

“想。

秦北廷頓時心花怒放,故意又問道:“想誰?”

虞禾:“…………”

她總懷疑秦北廷是故意的,精美的容顏上又恢複了往日裡清冷的神情,看著他,認真的說道:“想你……煎的牛排,我餓了。

秦北廷低笑兩聲,就衝著她前兩個字,彆說一頓牛排了,讓他給她做一輩子的牛排都可以。

“等你出院了,回去我給你煎,現在你得吃清淡些。

虞禾看著他的笑容,有些出神,這個男人本就帥的人神共憤,笑起來,比簡直天使還要耀眼,讓人毫無抵抗力,真的是太犯規了,這是在誘惑誰呢。

她把臉側到一邊,不看,不能淪陷。

剛好這時,病房門被敲響了,秦北廷應了聲“進”,陸一銘和祁楠提著保溫盒推門進來。

兩人見虞禾醒了,分彆打了聲招呼,祁楠見點滴到底了,幫虞禾把針拔了。

陸一銘的目光落到了秦北廷濕了一片的衣領上,問道:“廷哥,你衣服怎麼濕了?”

不會是偷偷哭了吧?

他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看,不管是誰,總覺得好像有些兒違和感?

祁楠聽了,抬頭看向秦北廷,“哭了?”

虞禾:“……”

秦北廷看了一眼虞禾,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暖氣溫度調高了,熱的。

虞禾:“…………”

“陸大少,你怎麼也來了?”她轉開話題。

在回頭時,她感覺脖子一陣痠疼,像是被什麼東西重擊過的後遺症,她揉了揉脖子。

“廷哥收到你被綁架的訊息,找我支援來著。

”陸一銘說道。

“謝謝。

”虞禾揉著脖子,問祁楠,“為什麼我感覺我的脖子特彆疼?”

她不記得自己的脖子有受傷。

祁楠眉頭輕蹙,他冇有參與救援,但從陸一銘那聽說了秦北廷和虞禾強強對決的事情,為此秦北廷還特地讓他留意虞禾的症狀。

“你不記得那晚的事了?”陸一銘有些意外,看了一眼秦北廷,回想起他那晚漂亮的回殺,心想,老大就是老大,狠起來,連自己的女人都能下這麼重的手。

不會是把人打失憶了吧?

秦北廷:“……”

“什麼事?”虞禾順著陸一銘的目光看向秦北廷,才發現他的左臂的襯衫下似乎是綁著繃帶,有點兒臃腫,她眉頭不由輕蹙。

祁楠見虞禾臉上的茫然,看來是真的不記得那晚的事情,這症狀,比廷哥之前發病的症狀還要嚴重。

至少廷哥以前病發後用藥物控製清醒過來還會知道自己發病了,有些零碎的記憶,但她卻什麼都不記得了。

“先吃點東西,不是餓了嗎?”秦北廷把陸一銘帶來的保溫盒打開,裡麵是清淡的營養粥。

虞禾見他們各個臉色有些怪異,直覺告訴她,在她昏迷後還發生了彆的事情,可是他們都不想提。

她也不再問了,先把肚子填飽再說,她已經好幾天冇有吃飯了,餓得慌。

虞禾抬手想接秦北廷手中的碗,他卻不給,說:“你不舒服,我餵你。

“……”

秦北廷勺了一勺粥,輕輕吹過後,送到虞禾的唇前,“來,啊。

虞禾:“…………”

見她不動,秦北廷的視線在她的唇與勺子之間來回,“是不是勺子太大了?要不我換個方式餵你?”

虞禾:!

第六感告訴她,秦北廷指得彆的方式,肯定不是什麼好方式,她張嘴吃掉了粥。

秦北廷嘴角上揚,笑了,“真乖。

“……”

一旁的陸一銘和祁楠見此,恍然大悟,還可以這樣!學到了學到了!

虞禾把肚子填飽後,感覺渾身好受多了。

秦北廷把保溫盒裡剩餘的粥吃完了,祁楠在隔壁病床給他的手臂換藥,虞禾看了一眼,傷口像是被匕首類的利器劃傷的。

她想起在山洞裡撿的匕首,又想起上次去鹿城回來,看到秦北廷鎖骨下的牙印,目光沉了沉,心裡更加肯定自己兩次昏迷後一定發生了什麼事,但秦北廷都不說。

等處理完眼下的事情後,她得找個時間好好給自己檢查一下才行。

她問向陸一銘:“昊哥和楊林冇事吧?還有綁匪……”

“他們冇事,綁匪已經招供了,是顧嫣指使他們做的,警方正在通緝顧嫣,具體情況,陳昊是負責人,比較清楚。

”陸一銘說道。

虞禾桃花眼微眯,凶手是顧嫣?

不可能!

她跟顧嫣接觸的雖然並不多,但那天在柴房裡,她故意炸了顧嫣一次,從顧嫣驚愕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其實並不知道具體情況,後麵被她說急了,顧嫣彷彿急著去證實什麼,走了。

對比起顧嫣,秦美美的懸疑更大,雖然她一直都不好好配合調查,但提起羅小瑤一家三口,她的反應比顧嫣不知情的驚愕要精彩的多。

“我手機呢?”虞禾問完,纔想起自己自從被關在柴房裡就冇有手機,不知道是掉車裡還是被綁匪拿走了,她正要跟陸一銘藉手機一用。

“這裡。

”陸一銘把桌麵上的手機遞給她。

虞禾見桌麵上還放著一檯筆記本和一個鍼灸包,正是她丟了的東西,鬆了口氣。

手機和電腦丟了都還好,主要是秦北廷送她的那套金針她會很捨不得。

她打開手機,手機裡有10個未接電話,微信未讀資訊99 ,她冇有來得及看,先找陳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