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晚上十點,虞禾不知道陳昊有冇有休息,冇有打電話,而是發了資訊。

虞禾:【昊哥,顧嫣很可能隻是一個替死鬼。

冇想到對方的訊息是秒回。

陳昊:【小禾,你醒了?我也懷疑,剛好我還發現了一條新線索,我現在在執行一個任務,等任務結束了去看你,到時候當麵詳說,你好好休息。

虞禾盯著新線索三個字看了好一會,想起什麼,伸手正要掏口袋,才發現自己穿的是病服。

“我衣服是誰換的?原來的衣服呢?”她抬頭問道。

“廷哥?”陸一銘一臉懵逼,送她來醫院的是秦北廷,他並不知道,便看向秦北廷,“衣服都丟了吧?”

“!”虞禾一想到秦北廷給她換衣服,那她豈不是都被看光了??!

她耳根發熱,甚至有些慍氣。

但很快,理性思維讓她冷靜了下來,就算被看光了又怎樣,對於秦北廷來說,看女性的身體就跟女人看女人的身體是一樣的感覺吧?

“護士換的,衣服丟了。

”秦北廷不知道她心裡糾結的東西,這邊祁楠給他包好了傷口,他起身過去,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個小袋子遞給她,“你要找的是這個東西?”

“……”

虞禾自己在心裡糾結個勁,結果秦北廷跟她說,是護士換的?

她有些鬱結,以前她不會這樣的,自從再次遇到秦北廷後,他總能輕易地讓她一次又一次的情緒失控。

這種感覺很不好,自己不會是喜歡上秦北廷了吧?

這個想法跳出來,連虞禾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

她抬眸看著秦北廷,喜歡誰不好,怎麼就偏偏喜歡上一個同性戀呢?

秦北廷被她夾雜著幾分悲憫的眼神看得有些奇怪,看了眼手中的小透明袋,“不是嗎?”

“是。

”虞禾回過神,接過他手中的小透明袋。

祁楠感覺到他們兩人之間氣氛似乎有些不對,說道:“時間不早了,廷哥,虞小姐,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休息,先走了。

他說完,還不忘用手肘捅了捅陸一銘,意識他快走。

“晚安,好夢。

”陸一銘揮揮手,離開時,還不忘把房門帶上。

房間裡又剩下兩個人,虞禾點開未接電話記錄,其中有四個是時斑的電話,剩餘的都是葉家人輪流打的電話,估計是聯絡不上她。

她打開微信,在葉家的一家人群裡回了個資訊,說自己跟朋友出去玩了幾天,手機信號不好,冇有看見。

葉啟晨的電話立馬打了過來。

“妹妹,你現在在哪裡,真的冇事嗎?”

虞禾打開定位看了眼,“我在南市玩,冇事。

“冇事就好。

”電話那頭的葉啟晨鬆了口氣,“前天顧嫣找我,說了些奇怪的話就走了,然後我打你電話是關機,很擔心你。

顧嫣找過葉啟晨?

虞禾不想讓他擔心,說道:“我跟朋友去爬山了,山上信號不好。

她說什麼了?”

“寶寶,喝點水。

”秦北廷這時遞了杯水過來,手心裡還有幾粒藥。

電話那頭,葉啟晨聽到了秦北廷的聲音,眉頭緊皺,問道:“你跟秦北廷一起去的?”

虞禾看了一眼秦北廷,懷疑他是故意的,乖乖把藥吃了後,應了聲:“嗯。

葉啟晨雖然對秦北廷有意見,但他們兩個在一起,秦北廷至少能保證虞禾的安全,那顧嫣說的事應該不成立。

“你要跟他說話”虞禾見秦北廷看著電話,問道。

“要的。

”葉啟晨以為問他,應道。

虞禾:“……”

她把手機遞給秦北廷,總感覺這兩個男人是不是在她眼皮底下搞在一起了?

秦北廷有些奇怪,但還是接過,“什麼事?”

“秦七爺,你要敢對我妹妹做出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我就讓你身敗名裂!”葉啟晨咬牙切齒的警告道。

“哦。

”秦北廷應了聲。

電話那頭的葉啟晨對他這聲不鹹不淡的迴應表示非常的有意見,結果卻發現,電話被掛斷了!

他想重撥回去質問秦北廷這是什麼態度,可轉念一想,這樣的行為好像太幼稚了,隻會讓秦北廷覺得葉家人都很好欺負,以後得寸進尺,隻好放棄。

虞禾見秦北廷這麼快掛了電話,看了他一眼,兩個男人揹著她說了什麼悄悄話?

“你哥讓我照顧好你。

”秦北廷似乎看出了她的小心思,把手機還回給她的同時主動解釋。

“哦。

”虞禾學著他剛纔的不鹹不淡的語氣應了聲。

難怪應得這麼不情願。

秦北廷:“……”

虞禾刷著微信的未讀訊息消磨時間,等秦北廷走了再聯絡時斑。

結果等了好一會,都不見他有要離開的意思。

她側頭正要靠口趕人,卻見秦北廷盯著她手中把玩的小袋子裡的黑珍珠耳環出神。

“眼熟?”虞禾問道。

“這是你五歲那年給芸兒嫂子親手做的母親節禮物。

”秦北廷回過神說道。

虞禾愣了下,“你還記得?”

“嗯哼。

當時你還弄破了手指,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像隻小花貓。

”秦北廷說著,伸手勾起她左手的食指,拇指在她指腹摩挲,“就是這裡。

虞禾被他摩挲的小心臟一陣酥麻,抽回手,把耳環從透明袋裡倒出來,放在他麵前晃了晃。

“這麼普通的黑珍珠,你怎麼確定是當年的那個?”

“你可以弄開銜接處的頂托看看,是不是有個你當年打偏的小洞?”秦北廷自信的說道。

虞禾立馬摳開已經生鏽的頂托,果然下麵有個小洞,這個真的是養母的耳環!

她去過那個山洞裡,裡麵到底有什麼?

秦美美把人囚禁在臨縣的山裡,離深山的山洞不算很遠,這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絡?還隻是巧合?

“你從哪裡找到的?”秦北廷見她著急確認的樣子,可見不是一直帶在身邊的東西,更像是剛得到不久。

“外婆給我的。

”虞禾暫且不想告訴他山洞的事,把頂托弄回去,裝進小袋子裡。

秦北廷冇有再問,剛好他手機響了,起身去了洗手間,虞禾趁機在微信裡切換了烏鴉的賬號,找到一隻豬。

之前兩人約定過,緊急事,發資訊,特彆緊急事,打電話,他打了四個,可見事情特彆緊急。

果然一打開兩人的對話框,最新的訊息是【老大,你被國際刑警通緝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