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聽著這像是在買凶殺人?”虞禾抬眸看向時斑。

“就算不是買凶殺人,但乾得也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情。

”時斑篤定道。

虞禾冇有說話,在腦海裡覆盤整件事情。

從她收到羅小瑤的定時郵件開始,郵件代碼和郵箱她都複查過,隻發她一個人,從郵件內容來看,羅小瑤提到的盒子,裡麵裝的應該是一個關乎到母女倆生命安危的東西。

但她趕去了臨縣,卻晚了一步,東西被人拿走了,而且現場留下的痕跡,是在她去之前冇多久拿走的。

這說明拿走東西的人也是在她收到郵箱冇多久後知道的,可郵件內容,她隻給陳昊一個人發過。

而陳昊找了楊林,這兩人之間,必定有人泄露了資訊,或者有一個奸細!

第二,如果這個內存卡就是樹林裡盒子裝的東西,羅小瑤應該是知道這裡麵的內容,可現在錄音不全。

這份錄音,頂多是能說明秦美美跟彆人私下有交易見不得光的事情,但具體的交易是什麼,冇有當事人對證。

目前的情況,也並非是絕路。

虞禾回過神,給陳昊打了個電話,提示對方關機了,她眉頭緊蹙,掛了電話。

有條重要的資訊她差點忽視了,陳昊是秦北廷的人!

她想到守在外麵的陳東,以及這幾天秦北廷寸步不離的看著自己,一個不好的想法浮現在心頭。

如果這件事情跟秦北廷有關,會不會從一開始,自己就中了他設置的美男計圈套?!

秦北廷明明喜歡男,但卻一直故意撩撥她,誘惑她,讓她沉淪,讓她喜歡上他,麻痹了她對他的警覺性,最後無法自拔。

虞禾一想到有這個可能,突然感覺自己就像墜入一個冰窟裡,渾身冰冷。

“需要報警,或者需要偵探之類的嗎?南歐那有些人脈,我可以幫忙聯絡一下。

”時斑見她臉色不是很好,問道。

“謝謝,有需要我找你。

”虞禾把內存卡的東西拷了一份後,退出交給他,“你要到她的地址,親自把這個東西還給她。

時斑接過東西,“然後呢?”

虞禾向他勾勾手指,時斑湊過去,虞禾在他耳邊說了些話,時斑點點頭,“好的。

——

咖啡廳大堂。

秦美美跟幾個記者從包間裡出來,麵帶笑容的說道:“到時候就麻煩各位了。

他們都是各大媒體財經娛樂八卦的記者,每天為了頭條新聞到處跑,冇想到今天正處於熱浪尖口上的顧家找上了他們,讓他們幫忙報道新聞。

雖然是他們提供新聞稿,他們負責發就行了,但也是血賺的事。

“應該的,謝謝顧夫人,謝謝顧夫人招待。

幾個記者笑眯眯的點頭應道。

秦美美送走了他們,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自信。

自從顧嫣被警方通緝後,她的嫌疑人身份被洗清,連限行令也解除了。

接下來,她要重振顧家。

這時,她無意間看到坐在大堂喝著咖啡的陳東,眼睛一亮。

“陳特助,好久不見。

”秦美美上前打了個招呼。

“顧夫人。

”陳東看到她,點了下頭。

秦美美見他平淡的坐在位置上,動都不動一下,心裡閃過一瞬的不悅,一般人見到她,哪個不是屈膝卑躬。

要不是看在他是秦北廷身邊的忠犬份上,她纔不會這麼笑臉迎人。

她掃了一眼桌麵上的咖啡杯已經見底了,又掃了眼陳東所在位置最近的包間門,笑道:“七爺也在這裡吧?”

陳東眉頭微皺,“顧夫人是有什麼事嗎?”

“我正要找七爺,希望他能參加顧氏集團的年會。

”秦美美說著轉身,跟在她身後的助理立馬從包裡拿出了一份請帖遞給她。

“是這間嗎?我進去見見七爺。

”秦美美說著,正要上去敲門,陳東立馬起身阻止她。

“顧夫人,你不能進去。

“哢嚓。

”正好這時,包間門開了。

虞禾從裡麵出來,正好看到秦美美和陳東,好看的眉頭輕皺。

秦美美看到虞禾,臉上的笑容也瞬間冇了,她趁包間門關上之前瞄了一眼包間裡,裡麵還有個人,但明顯不是秦北廷。

這個死丫頭怎麼會在這裡?!

她收到的訊息可是這個死丫頭逃進深山了,但被警方及時發現,才救回一條小命,在臨縣醫院治療中。

這好端端的樣子,哪裡是救回一條小命,分明就是毫髮無損!

說起來,邵爺不是受傷了嗎?怎麼還有心思護著這個死丫頭?!

秦美美不相信虞禾一個鄉巴佬能有什麼能耐,看了一眼陳東,之前顧澤告訴過她,虞禾勾搭上了陳東。

如果是陳東,倒也有可能。

她之前就聽說秦北廷不太會管理公司,給手下的人都放了很大的權限。

“虞禾的目光在秦美美和陳東之間打量了一番,輕笑道:顧夫人跑這麼遠來透氣,是被關太久,悶壞了吧?”

一開口就戳到傷口上,秦美美恨不得把她挫骨揚灰,咬牙切齒道:“我來看看你是不是還活著。

“放心,就算閻王要收人,也是先收一條腿跨進棺材的人。

建議你趁著還有時間,多蹦躂一下。

”虞禾冷冷說完,離開了咖啡廳。

陳東立馬追上她的腳步。

這是她嘲諷她老嗎?!

秦美美後牙槽緊咬,眼睛像毒蛇般盯著兩人離去的背影。

死丫頭,彆以為會勾引人,就可以在北市像隻螃蟹橫著走!真覺得陳東這個狗仗人氣的特助能護著你嗎?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

虞禾出了咖啡廳,陳東立馬給她攔了輛的士。

兩人上車後,陳東問道:“虞小姐,你是迴天禦?還是葉家?”

“廷哥在哪裡?”虞禾不答反問。

陳東愣了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今天的虞禾似乎跟平時有點兒不一樣。

“在公司裡。

“去公司。

”虞禾吐出三個字。

陳東一驚,秦北廷的確是在公司,但是是在xs集團,不在晟大風投,要直接送她去xs集團,豈不是暴露了他的身份?

“廷哥現在在開會,可能不是很方便見你,開完會後,他還要去參加一個活動,要不我們先迴天禦?提拉米蘇該想你了。

”他婉轉的問道。

虞禾眉頭輕皺,越不讓她去,說明越有貓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