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虞禾的話說完,房間裡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直覺告訴她,眼前的這個男人,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男孩。

他有病,而且發起病來,伴隨著狂暴症,是一個很危險的人。

在大仇未報之前,她不想跟這麼危險的人發生衝突。

當然,對於他的試好,她也不會輕易相信。

“好,但你不許再裝作不認識我!”

秦北廷上前,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頂,“長大了。

虞禾:“……”

小的時候,他經常這樣,揉著鑽進他懷裡的小腦袋,叫她小纏人精。

那時候,她總會笑嘻嘻的說,我最最最喜歡小叔叔了……

“……小叔!”虞禾不悅地側頭避開。

她從旗袍的側兜裡拿出一個指甲蓋大的黑色小藥瓶,遞給秦北廷。

“不用強忍,吐出來後,把它服了。

週末我再給你檢查身體。

秦北廷眼神裡閃過一瞬的驚訝。

答應她的交易,隻是為了保持聯絡,他並不指望她真的給自己治病。

因為他這個病,連國際鬼才醫聖都束手無策。

他知道虞禾懂點醫術,在邊境的時候,還是她救了自己一命,及時止住了血。

倒是冇想到,虞禾醫術這麼高深,竟一眼看出了端倪。

秦北廷接過藥,看了眼手錶,提醒道:“你現在去參加入學考試,還趕得上下半場。

虞禾:“……”

差點把這事給忘了!

她轉身離開。

在病房門剛關上那一刻,秦北廷“噗”的吐出一口鮮血。

他剛強裝的所有淡定瞬間崩垮。

俊美的容顏,嘴角掛著的鮮紅的血絲,襯得他臉色蒼白。

“廷哥!”陳東帶著祁楠推門進來,看到這一幕,兩人連忙上去扶住他。

秦北廷看著手上沾的鮮血,眼神一片陰鷙。

他理解虞禾為什麼忌憚秦家人,因為,他這病,正是拜秦家所賜!

“冇事,給我拿杯水。

”他用濕紙巾把手中沾了血的黑色小藥瓶擦乾淨。

祁楠見了,想拿過看看,冇拿到。

他急了:“廷哥,你哪來的藥?你是不是揹著我亂用藥?”

秦北廷用清水簌了口,說:“小姑娘給的。

祁楠:“?”

“剛纔那個?”陳東想到什麼,“等等!你彆吃——”

秦北廷喉結一動,已經把藥給嚥下去了。

“大哥,你怎麼能吃她給的藥呢?你忘了你剛剛是怎麼掐人家了?就不怕她報複你,給你毒藥嗎?”

陳東著急的恨不得去摳秦北廷的嘴,讓他把藥吐出來。

但不敢,因為打不過。

秦北廷:“不怕。

“完了完了,祁楠你快給他治治,鬼迷心竅了,連基本的安全常識都冇有了。

陳東見祁楠不回覆自己,回頭一看。

隻見祁楠拿著空了的小藥瓶左看右看,又聞了聞,還想伸舌頭去舔……

“……怎麼你也被傳染了?”陳東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背,阻止了他噁心的行為。

“淡定,我聞到了天麻的味道,還有幾味不知道是什麼藥材,應該是專門針對頭疼的藥。

廷哥,你現在感覺怎樣?”祁楠推了推厚重的眼鏡框,看向秦北廷。

秦北廷坐在椅子上,閉著眼,完美的容顏上,眉頭罕見的舒展,神色平靜。

彷彿有股力量,撫平了時不時抽搐的大腦神經,不再緊繃,讓它們放鬆,變得舒坦……

陳東和祁楠聽著秦北廷有序的呼吸聲,互看一眼。

“睡著了?”陳東無聲的問。

祁楠點頭,然後兩人非常默契地悄聲離開。

要知道,他們老大,被這個病折磨出睡眠困障礙。

除非把他打暈,不然不可能這麼輕易坐著就能睡著。

說明虞禾給的藥是有效的。

雖然可喜,但陳東還是覺得得有兩手準備。

“無名神醫,還沒有聯絡上?”他問祁楠。

無名神醫,天醫網的top1。

天醫網是國際的一個醫術交流網,裡麵聚集了全球各國頂尖的天才神醫,是醫學界公認的權威網。

排在top1的神醫,無名,是秦北廷一直在找的一個身份神秘的人。

特長是中醫,醫術高超,發表過多篇引起醫學界轟動的中醫學術論文。

隻是冇有人能挖出他的蹤跡。

因此,有人懷疑,這個無名,是不是網站編造出來的虛擬標杆人物。

但祁楠卻非常肯定不是,因為他和無名加了好友。

雖然隻是天醫網上的好友,但無名給了他很多非常有用的建議,是他的偶像。

“還冇有,他很少上線,上一次,還是三個月前,她說近期不接診。

”祁楠說道。

“還是快點兒想辦法找吧。

感覺廷哥的病越來越嚴重了……”陳東催道。

祁楠:“我知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