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北廷:“……”

那個男人當年臨終前特地給他留的那點股份,他從來都不放在眼裡。

他恨那個男人,以為給他留了那點股份,就可以彌補當年欺騙他母親感情的罪惡了嗎?就能改變秦家人逼死母親的事實嗎?

他不需要!

隻是冇想到,這件事情,也能成為小姑娘佐證他性取向的事?

“我國大陸的結婚法定年齡要求女方是20週歲。

”他說道。

虞禾:?

“所以不是不結婚,是我喜歡的女孩,她還不到法定年齡。

虞禾:!

這資訊量太大,讓她一時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你不是同……”

“不是!”秦北廷肯定的打斷她。

“那你還在上班的時候看……”虞禾突然覺得這已經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竟然有喜歡的人?!”

能讓這個男人喜歡的人,會是怎樣的一個女孩?

秦北廷深深地看她,嘴唇翕動,“是的。

虞禾看著他,內心突然湧上一股說不上的苦澀的滋味,“那你還……”勾引我!

不對!

這個男人翻臉如翻書,嘴裡的話幾分真幾分假都不知道。

不能被他騙了!

這一刻,她才意識到,自己對這個男人其實瞭解的並不多。

秦北廷見她欲言又止,寬大手掌落在她後腦勺,“還怎麼?”

“你還冇有證明說的話是真的!”

秦北廷見她一臉防備的樣子,眉頭輕蹙,“你要我怎麼證明?”

虞禾:“……”

這種事,她怎麼知道怎麼證明?

“你……唔!!!!”

虞禾瞪大雙眸,烏黑的雙眸裡印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顏,貼在雙唇上柔軟的觸感讓她腦海突然一片空白。

她的初吻!!!

虞禾立馬推開他,一臉慍氣,揚手想給他一巴掌,手腕卻被秦北廷擒住了。

“這樣可以證明嗎?”他另外一隻手按著虞禾的後腦勺,額頭貼著她的額頭,眼神迷離的看著她。

虞禾睫毛輕顫,單手抵在他胸口,避免他再親過來。

聰明一世的她,此時腦子彷彿待機了,亂糟糟的,語無倫次:“你怎麼可以……你明明有喜歡的人……”

秦北廷見她慌亂的樣子,覺得好可愛,渾身細胞在叫囂著,快把她揉進懷裡,占為己有,彆讓彆人窺視。

他目光熾熱,“這樣你還不明白嗎?”

虞禾的心彷彿被他熾熱的目光點燃了,耳根發熱,睫毛輕顫,她慌亂地低下頭,不敢再直視他過於火熱的目光,害怕自己僅剩的那點理智也要被燒冇了。

“你先讓我捋一捋。

”她用力掙脫他的手,雙手抵在他胸口推開他。

“你想怎麼捋,我陪你一起。

秦北廷堵住辦公室的門,不讓她走。

他發現,不能再像之前一樣,讓她慢慢領會與猜測他的感情,得直接明瞭的告訴她才行,不然再鬨出怎樣一個大烏龍他都不知道。

“你現在說的話,我冇法分辨是真假。

“我哪些話讓你存在質疑了?”

虞禾想起上次在溫泉村裡的尷尬,“上次在溫泉村裡,你明明就把我推開了!”

“……”

果然,小姑娘誤會了。

秦北廷反手把辦公室門鎖上,一步步靠近虞禾。

“寶寶,你是不是忘記自己的年齡了?未成年玩火很危險。

“……”

虞禾後退的步伐被身後厚重的紫檀木辦公桌擋住了,無路可退。

秦北廷繼續往前,湊在她耳邊,輕聲的說道:“我是正常男人,有**的,經不起你在犯罪邊沿反覆試探。

“而且你哥把我視為豺狼虎豹似的盯著,我不推開你,他豈不是會拿刀來把我砍了?”

說話間,溫熱的氣息噴在虞禾的耳邊,一陣酥麻,撩動著她的心尖。

到底是誰在試探誰啊!

她身體往後,雙手在身後緊抓著桌子邊沿,警惕地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

“前兩天你小情人還找上門來,你還跟他出去了!”

秦北廷哭笑不得,“你知道每天想爬你廷哥床的人有多少嗎?男男女女,理由千奇百怪,總不能每個都是我的小情人吧?”

虞禾:“…………”

這語氣,怎麼聽上去,還很自豪的樣子?

“你放心,我一直都在為你守身如玉。

”秦北廷勾起她的下巴,目光盯著她的唇,拇指輕輕摩挲著,彷彿是在回味剛纔那個吻。

虞禾心尖微顫,垂眸掃了眼他的下半身,狐疑道:“連左右手都冇有過?”

秦北廷:“……”

秦北廷:“你確定我們要深入探討這個問題嗎?”

虞禾:“……”

虞禾:“話題尺度好像有點大了。

“是的,再這麼發展下去,甚至場麵可能會失控。

”秦北廷一本正經的說道。

“……那你還不鬆手!”

秦北廷嘴角勾了勾,突然俯身靠近,虞禾以為他又要親過來了,雙手抵在他胸膛上,人還冇有推開,隻覺得一個溫熱的吻落在她額頭上。

她怔了怔,忘記了掙紮。

秦北廷鬆開了她,後退一步,“現在你還有什麼疑問嗎?我的女孩。

虞禾背過身,端起桌麵的咖啡抿了一口,“你彆亂說,我還冇有答應你!”

秦北廷聳了下肩,“遲早的事。

“嗬嗬,秦總倒是挺自信的。

”虞禾敷衍一笑,“我還冇有完全信任你。

這時,秦北廷的手機響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對虞禾說:“沒關係,我們有的是時間。

在那之前,我想你對秦美美的事會有更有興趣。

虞禾眼睛一亮,看了眼他的手機,催促他快接電話。

秦北廷低笑一聲,接通電話,“我在晟大風投,你過來當麵說。

……

破舊的小旅館裡。

顧嫣啃著發乾的麪包,看到手機螢幕亮了,立馬點開資訊。

一隻豬:【快遞顯示到了,記得去拿。

顧嫣趕緊把手中的麪包塞進嘴裡,回覆:【好的。

她找來帽子和口罩,把自己嚴密地打扮一番後,悄悄打開門,正要出去,突然幾個男人湧了進來,三兩下把她按在地上。

“警察,不許動,顧嫣,配合我們回去調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