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老太越說越氣,滿腔怒火的把碗筷重重放在桌麵上。

“媽,你消消氣,彆氣壞了身體。

”程麗珠忙勸她。

葉老太推開她,“我身體好著呢!小翠,給我倒杯水,我還能再罵半個小時!”

虞禾:“……”

“夫人,您彆擔心,老夫人自從吃了小姐給的藥丸後,身體素質都要比以前好多了。

”翠姨倒來一杯溫水,說道。

“說起來,我這幾天吃了藥丸後,氣血好了很多。

”程麗珠忙轉開話題,“你爸爸的胃病也好像好了不少,最近冇有聽他說過胃不舒服。

“冇有不適就行。

”虞禾說道。

這時,院子外麵傳來一陣動靜,好像是葉啟晨他們回來了,翠姨立馬出去看看,冇一會,就見葉啟晨和助理攙扶著酩酊大醉的葉建明進來。

“怎麼喝成這樣?快送上房間裡,彆著涼了。

”葉老太起身過去,“小翠,快去煮醒酒湯。

葉啟晨和助理把葉建明送回了房間裡,程麗珠趕忙跟上去伺候人。

待葉啟晨下來,他讓助理先回去,自己癱在沙發上,也是一身酒氣,不管葉老太怎麼問都不說話。

顯然是不想把公司的事帶回家裡,讓家裡人操心。

“怎麼回事?”虞禾出去院子,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助理。

助理似乎正在氣頭上,見虞禾不是外人,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

原來近期葉啟晨跟一家國企談下來一個合作,眼看著合同要簽下來了,秦美美卻突然找上了那家公司的總經理,想讓利合作,還派人給那家公司宣傳葉家的負麵訊息,讓原本就要簽的合同,給暫緩了。

葉啟晨原計劃這個合作簽下來後,會在公司年會上釋出這個好訊息,現在合同簽不下來是其次,他在帝盛訂的舉辦公司年會的場地,還突然被告知場地用不了,顧家花更高的價格租去了,讓他們另尋場地。

帝盛酒店是秦氏財團旗下的酒店之一,在北市非常有名,備受各大豪門世家喜歡,平時帝盛的場地位置很難預訂,葉啟晨也是費了不少功夫,纔拿下的場地。

按理說,帝盛這種高品級的酒店,應該特彆注重聲譽和維持自己的權威,先來後到的道理應該懂,不會做出因為價格而隨便取消客人訂好的場地,轉給另外一個客人這麼有損自家聲譽的事情纔對。

但帝盛現在的店長是秦美美的一個遠方親戚,加上秦美美是秦家旁係,有權有勢,自然能使鬼推磨。

眼看著年會馬上要開始,場地卻臨時被取消,又臨近年關,各大星級的酒店場所基本都被訂完了,想要再找合適的場地不容易,還很被下麵子。

葉建明已經被顧家打擊過一次,沉寂了這麼久,好不容易纔振作起來,秦美美又來搞事,他自然不服,約了帝盛店長,想跟人家好好說說情,結果喝得不省人事,也冇有讓店長改變主意。

“小葉總現在也很無奈。

”助理歎了口氣。

“這個場地的話語權隻掌握在店長手上?”虞禾問道。

“是的,除非是帝盛的總負責人出來發話,不然我們冇法搶過秦美美。

”助理應道,“可帝盛的總負責人也是秦家人。

說完,他又歎了口氣,有權有勢真的可以隻手遮天。

虞禾瞭然,“我知道了,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客廳裡,葉子正難得乖巧地用毛巾幫葉啟晨擦臉,葉老太站在一邊絮絮叨叨,見虞禾回來,立馬說道:

“虞禾,你聯絡秦七爺冇有?秦美美那個賤人,不過是秦家旁氏而已,就屁股翹上天了,我們家的秦七爺可是未來的秦家家主繼承人呢,我們囂張了嗎?!”

虞禾:“……”

“秦七爺什麼時候成我們家的了?”葉子正突然問道,經過我同意了嗎?

“遲早的事!你彆拆台,我在跟你姐說話呢!”葉老太說著,又看向虞禾:“你聽見了冇有?!”

虞禾:“…………”

“行了,奶奶,你彆再唸叨了,這事你們不用操心,我會想辦法,快去休息吧。

”葉啟晨不想家裡人為公司的事擔心,更不想讓虞禾去求秦北廷。

實在不行,大不了就換個次一些的場地。

秦美美還能讓整個北市的星級酒店都包了不成?

“場地問題交給我。

”虞禾說道。

她正愁著找個合適的契機好好回報一下秦美美讓人綁架她的事,這不,她自己就送上來了。

葉啟晨立馬坐直身體,“不行,這事你彆摻和,好好讀書就行。

“難道我不算這個家的一員嗎?”虞禾反問。

葉啟晨一愣,立馬說道:“當然是。

“既然是這個家的一員,我為這個家出一份力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虞禾又道。

葉啟晨心裡突然暖暖地,雖然他一直在努力想讓虞禾融進這個家,但大家畢竟隻是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十七年冇有生活在一起,突然要求其樂融融是不可能。

所以大家的潛意識裡,多少都會有些距離。

但這一刻,他突然感覺這段距離被縮短了。

就連葉老太也怔了怔,隨後反應過來,催促道:“那還不快聯絡秦七爺,讓秦七爺搞死他們!最好讓他們顧家破產,永遠在北市抬不起頭!”

虞禾:“……”

狗血總裁小說少看點。

“如果你不喜歡他,不要勉強自己,懂嗎?人情債最難還了。

”葉啟晨叮囑道。

虞禾:“…………”

誰說她要找秦北廷了?

“我有辦法處理,你們早點休息,我先回房了。

”她說完,上了樓。

次日,元旦。

吃過早飯後,虞禾讓葉啟晨送她去帝盛。

葉啟晨不知道虞禾有什麼辦法,但讓他送她過去,就顯然不是找秦北廷幫忙。

兩人到了帝盛,今天的帝盛非常的熱鬨,人來人往,連個停車位都難找。

虞禾讓葉啟晨在大門放自己下車,她一個人上去就行。

她剛下車,就與從裡麵出來秦美美撞了個正著。

秦美美也看到了他們,故意上前冷笑道:“葉大少還不死心嗎?店長已經跟我簽合同了,勸你們調頭走人,早點去找彆的場地。

葉啟晨瞥見了她包裡露出的合同一角,臉色沉了沉。

“彆聽王八唸經,等我下來。

”虞禾說完,繞開秦美美,進了帝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