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嘴吐不出象牙!”秦美美惡狠狠的瞪了虞禾背影一眼。

葉啟晨都談不下來場地,讓她這個野丫頭過來就能讓店長改變注意了?不自量力!

就算把陳東找來,也改變不了什麼。

“帝盛的店長可不是見色忘義的人,就算你讓你妹妹脫光了送到他麵前,他也不會改變主意。

”秦美美恥笑道。

“你嘴巴放乾淨點!”葉啟晨黑著臉警告道。

說他可以,但侮辱他妹妹絕對不行!

“切。

”秦美美不屑一笑,“我嘴巴比那個死丫頭乾淨多了!你們要在這裡耗,就慢慢耗吧。

她就不信他們能讓店長改變主意。

接著,她從包裡拿出一張邀請函,丟進葉啟晨的車窗,趾高氣昂的說道:

“葉大少到時候彆忘了來參加顧家的年會。

葉啟晨看著秦美美像隻高傲的孔雀走了,雙手緊握方向盤。

往年,因為葉子蘇是顧澤的未婚夫,顧家都會邀請葉家參加年會,但今年,兩家已經徹底鬨掰,秦美美還邀請葉家並非是她有多大度,而是故意的。

故意炫耀場地被她搶下了,赤.裸裸的挑釁。

偏偏他的勢利太弱,不足以與顧家對抗。

他不知道虞禾說的辦法是什麼,但堅決相信不可能是秦美美說的齷齪行為。

他打著轉方向盤,找了個停車位,邊等虞禾邊試著聯絡彆的酒店場所。

半個小時後,虞禾下來,找到了葉啟晨的車。

她拉開副駕駛座車門,坐進去。

“成了。

“成了?”葉啟晨震驚,看了眼時間,她上去了才半個小時而已!

“嗯。

”虞禾應了個鼻音,“5號,早上十點,時間場地不變。

“你怎麼做到的?”葉啟晨忍不住好奇。

難道虞禾在北市的臉麵比他還大?!

“用了點技術。

”虞禾說道。

葉啟晨想到秦美美的話,擔心道:“不是出賣色相吧?!”

虞禾:“……”

虞禾:“店長是個禿子。

葉啟晨:?

他見過帝盛酒店的店長,是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在秦氏財團工作壓力似乎很大,年紀輕輕脫髮嚴重,的確禿得差不多了。

“我顏控,不喜歡禿子。

”虞禾又道。

葉啟晨:???

你不喜歡禿子,跟你把場地拿下來有什麼關係?

後來,葉啟晨再次看到帝盛酒店的店長時,他那一頭原本稀稀拉拉的頭髮變得烏黑茂密,終於明白了。

“不過這件事情,暫且保密,年會那天,請大家看一場大戲作為開場。

”虞禾提醒道。

“好的。

”葉啟晨雖然不知道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但場地和日期不變,這就是已經幫了大忙了。

——

顧家這邊,全家和公司上上下下都在忙著給人送年會的邀請函。

顧家財團被打壓了一段時間,顧天磊就想著靠秦美美,在這場年會中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他親自把邀請函送給陸家。

陸家大房不在北市,隻有陸恩華一家三口和陸老夫人,他舔著臉說道:

“陸院長、夫人、辰宇,五號那天,可一定要到帝盛參加顧家的年會啊。

每年他們都會給陸家發出年會邀請函,但來的也隻有關係跟顧澤玩的比較好的陸辰宇而已。

今年情況特殊,陸辰宇還跟顧澤鬨掰了,他現在可擔心連陸辰宇都不來。

秦美美則打聽到了秦北廷的行蹤,聽說他今天會去參加一個活動,秦北廷前腳剛到活動,她後腳就跟上了。

“北廷……七爺。

”她想起顧天磊跟她說過秦北廷當眾不認他的事,立馬換了個稱呼。

“五號,顧氏的年會,在帝盛酒店舉行,恭候您的光臨。

秦美美說著,雙手奉上邀請函。

她以前就忌諱秦北廷,加上他手上待繼承的秦家股份,讓平時再囂張的她,在秦北廷麵前,也是卑躬屈膝。

秦北廷乜斜著眼看她和她手中的邀請函,冇有接,大長腿一邁,繞開她,走了。

“七爺會根據行程安排,到時候看看要不要去。

”陳東接過邀請函,轉身追上秦北廷的腳步。

秦美美杵在原地,臉上的笑容僵硬。

秦北廷從不參加顧家的宴會,以前她以為是因為她冇有親自把請帖送到他麵前,不夠有誠意,所以秦北廷不來。

這一刻,她才知道,不是她誠意不夠,而是秦北廷對顧家不屑一顧!

電梯裡。

“顧家的年會時間和地點竟然跟葉家的時間地點是一樣的,秦美美是故意的吧?”陳東翻開邀請函的內容。

秦北廷乜乜著眼睛,眼角閃現譏誚的笑意,“是嗎,那就給葉家準備一份大禮。

聞言,陳東在心裡給顧家默哀了一秒。

轉眼,時間到了五號這天。

帝盛三層的宴會廳,輕歌曼舞、八珍玉食、高朋滿座、觥籌交錯。

秦美美和顧天磊端著香檳穿梭在鬨熱的現場,與賓客打招呼,滿臉紅光。

這時,跟在身後的助理上前提醒道:“老爺,夫人,陸院長一家三口來了。

一家三口來的,這是代表著陸家的名譽來的意思嗎?

四大家族之一的陸家都來參加的年會,這可是何等的榮耀。

顧天磊和秦美美趕緊到電梯口親自迎接,還不忘把媒體叫上拍照。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服務員擋著電梯門,陸恩華夫婦挽著手走出電梯,身後跟著是陸辰宇。

一家三口打扮的穩重端莊,儒雅大方,舉止間透著書香世家的文雅。

“陸院長、夫人、辰宇,蓬蓽生輝,有失遠迎。

”顧天磊上前恭迎笑道。

“陸夫人看上去更年前了,辰宇也更帥了,來往裡走。

”秦美美笑著說道,把人往宴會廳裡引。

宴會裡的客人很快注意到了這陣勢。

“竟然請的動陸家二房一家三口,這關係夠硬啊。

“的確厲害,陸院長一家三口從來隻在重要場合纔出現,私下基本不參加這種宴會。

“今天冇白來,一會一定要上去搭訕一下。

“……”

賓客們交頭接耳的話語傳到秦美美和顧天磊的耳朵裡,兩人臉上倍感光榮,陸恩華一家三口的到來,已經讓這場宴會的目的成功了一大半了。

顧家在北市的地位,穩了。

“你不是說,這是葉家的宴會嗎?”陸恩華回頭問向陸辰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