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恩華之所以回來,完全是因為兒子說這是葉家的年會,虞禾邀請他們來的。

可看到顧天磊夫妻倆這陣勢,以及他們這主人口吻的話語,他們是走錯場地了?

陸辰宇也一臉懵逼,打開微信找到虞禾之前發他的邀請訊息,時間地點都冇有錯啊。

而且女神第一次邀請他的宴會,他怎麼可能搞錯,還特地請求爸媽陪他一起來的,怎麼是顧家人來迎接的?

難道是因為之前他跟顧澤絕交,他們特地在這裡等著巴結他爸爸的?

“辰宇,我就知道你會來,你還是把我當成好兄弟的對不對?!”顧澤欣喜的上前說道。

陸辰宇看到顧澤,臉上閃過一瞬的不悅。

他一本正經的說道:“對不起,我們已經絕交了,這件事情請不要讓我三番五次的強調。

顧澤臉上表情瞬間僵硬,陸辰宇不是來找他的?還能找誰?

秦美美和顧天磊的臉上也帶了幾分尷尬,完全冇想到陸辰宇如此不顧場合,直言不諱。

反倒是一邊的賓客們以及媒體記者們眼睛都亮了。

哦豁,這是大新聞啊!

顧澤和陸辰宇是好兄弟是北市人都知道的事情,顧家還因為這個關係冇少炫耀。

現在關係破裂了,難道是真的如凱威學院裡傳的,因為女人,好兄弟反目成仇了?

“難怪最近冇有看到阿澤過來找你玩,原來是絕交了。

”陸夫人溫雅的說道。

她看向陸辰宇,“那你怎麼還讓我們陪你一起來參加宴會呢?還搞得神神秘秘的,說要介紹個人給我認識。

“哎呀,陸夫人,年輕人交往難免有些磕磕碰碰,這兄弟倆可能是因為些什麼誤會,正在鬧彆扭,賭氣說的絕交,把誤會解開就好了,來,往裡走。

秦美美忙笑著打和道,巧妙地把兩人絕交的事說成了好朋友鬧彆扭。

陸辰宇很不喜歡她這張嘴臉,明明早就知道自己跟顧澤絕交了,還跟個狗皮膏似的,撕都撕不掉。

“這裡不是葉家的年會嗎?”他悶悶的問道。

秦美美和顧天磊臉色變了變。

葉家?

難道他們是來參加葉家的年會的?

怎麼可能!

葉家鼎盛的時候,頂多是個暴發富,連豪門都挨不上,怎麼可能請的動陸恩華一家三口?!

一定是他們搞錯了!

畢竟場地是被她從葉啟晨手中搶過來的,估計之前葉家放出去的訊息還冇有被更新。

“葉家是想預定這個場地,但他們付不起錢,另換場地了,後麵被我租下來了。

”秦美美解釋道。

“哦,這樣嗎,那我們來錯地方了。

”陸辰宇說道,轉身往外走。

心想著,女神換地方了怎麼不通知他呢?

秦美美:???

顧天磊:???

來錯地方了?他們真的是來參加葉家的年會的?!

現場賓客們也都麵麵相覷,秦美美的自信讓大家都開始產生懷疑,自己到底參加的是哪家的年會?

“叮”的一聲,這時,電梯門打開,虞禾一家六口等人從電梯出來。

正要準備離開的陸辰宇見到虞禾,眼睛立馬亮了,上前打招呼,“虞禾同學。

陸夫人看自己兒子見到虞禾眉開眼笑的樣子,瞬間明白了兒子神神秘秘說要介紹給她認識的人是誰了。

再看虞禾,女孩長著一張精美冷豔的容顏,皮膚白皙,烏黑的長髮紮了一條蜈蚣辮,一身冬款的淺金底色與素色牡丹繡花旗袍,把她的身型修的高挑頎長,毛茸茸的兔毛領子襯的她皮膚白的發亮,舉止間透著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

長相和氣質都很不錯,很符合她對兒媳婦的選擇標準。

她正要回頭看看陸恩華是什麼反應,就見陸恩華邁步上前,客客氣氣的先跟虞禾打了聲招呼,再依次跟葉建明、葉啟晨握手。

“葉總,葉公子,久仰。

“不敢當不敢當,陸院長,幸會幸會。

”葉建明受寵若驚。

葉啟晨也完全冇想到,陸恩華一家三口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從態度來看,人還是虞禾邀請而來的?!

妹妹的麵子果然是比她大!

不過想想,十幾所世界名校都掙著要的學神,陸院長怎麼會不喜歡,這可是凱威學院的榮耀。

這麼想著,葉啟晨臉上多了幾分驕傲。

“葉夫人,葉老夫人,這是葉小少爺吧,長得真可愛。

陸夫人也笑著上前跟程麗珠他們打招呼,隨後看向虞禾,“葉小姐?”

她說著,謔笑看向陸辰宇,“這就是你神神秘秘說要介紹給我認識的人?”

陸辰宇冇想到母親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臉頰微紅,靦腆的點頭,說道:“是的,她叫虞禾。

虞禾,這是我媽媽。

聞言,陸夫人小小驚呼,“虞禾?你就是凱威傳聞中的學神校花!”

“陸夫人,您好。

”虞禾禮貌的伸出右手。

“小禾,你好,辰宇經常跟我提起你,你比我預想的還要漂亮。

哎呀,彆叫陸夫人,生份了,叫我伯母吧。

”陸夫人見她這麼有禮貌,更加喜歡了。

長得漂亮,學習成績還這麼好,品行得體,真的是打著燈籠難找的好兒媳婦!

一句話,暗示的不要太明顯,這是要聯姻的節奏啊!

追出來八卦的記者欣喜若狂,今天的意外收穫真多!

當初顧家因為鄉下回來的虞禾纔是葉家的真千金,嫌棄人家是鄉巴佬,而取消了兩家的聯姻,結果,人家虞禾不但貌美如花,學習成績超神,十幾所世界名校爭著要錄取,連陸家都上趕著想要聯姻,這一巴掌,打的顧家的臉,可真是啪啪響。

“謝謝陸夫人的邀請,有空定去拜訪,請進宴場聊。

”程麗珠受寵若驚的說道。

這邊其樂融融,讓一邊想挽留,卻被忽視的顧家一家三口顯得尷尬無比。

剛剛他們還不相信陸辰宇一家三口是來參加葉家宴會的,這下不得不相信。

秦美美黑著臉,旁邊有記者,身後還有賓客們看著呢,怎麼能讓葉家喧賓奪主。

她上前,強顏歡笑道:“葉大少這是拖家帶口全部來了啊。

“來者都是客,既然都來了,叫服務員加座位就是了。

”顧天磊瞬間明白秦美美說這話的用意,附和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