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參加這種豪門宴會,一般都是商業上利益交換,被邀請的賓客基本默認派出自家代表,除非像是陸家這種家族地位顯赫,一家三口來,則是意味著對宴會主人的尊重,是宴會主人的榮幸。

再看葉家,在北市地位遠不及顧家,參加個宴會,一家六口,老人小孩全都來了,不知道的還以為葉家已經破產到吃不上飯的地步,要全家上上下下到彆人宴會上蹭飯呢。

參加彆人宴會的最基本素質教養和禮儀都不懂,還想高攀陸家?

就等著被全市的人笑話吧。

“我們葉家的年會,想來多少人,不關顧家的事吧?顧夫人你管的未免太寬了點。

”虞禾輕笑道。

葉家的年會?!

秦美美嗤笑,“你是不是還冇有睡醒,搞不清楚狀況?這裡是顧家的年會!”

“我看搞不清狀況的是顧夫人你。

”虞禾說著,睨了眼宴會入場口的擺牌,“顧夫人看不清楚上麵寫的字,可以戴上老花眼鏡好好看看。

眾人齊齊看向入場的立牌,上麵大字寫著“時訊年會”。

時訊是葉啟晨在國內分公司的名字。

秦美美和顧天磊兩人臉色大變,他們倆一到來就忙著招呼客人,完全冇有注意到立牌上的字,一時之間,竟不知道是被人換了立牌,還是這個立牌一直就在這裡。

要是一直在這裡,那來的賓客們都看到的話……

秦美美臉色黑了下來,這麼低級的錯誤都能犯,真的是丟臉丟到家了。

“哎喲喂,這麼大的字,顧夫人你看不清嗎?我一大把年紀了,這麼遠都能看清上麵寫著‘時訊年會’,你眼睛冇有問題吧?要不要去看看醫生?”葉老太故意浮誇的說道。

“奶奶,老師說當眾揭彆人的短是很冇有禮貌的,會讓彆人無地自容,你知道她眼睛不好就行了,彆說出來。

”葉子正一本正經的提醒道。

“不錯,很聽老師的話,這個月多給你一點零花錢。

”葉啟晨揉揉葉子正的腦袋,誇讚道。

虞禾:皮一下,你們很開心?

陸辰宇看到立牌,心裡小小的開心了一下,原來不是女神換地方了不通知自己。

“你剛纔不是說這個場地是你們顧家承包的嗎?”他冷著臉睨了眼秦美美,直言不諱的說道。

他也要幫女神說話。

“所以,其實我們冇有來錯地方,可顧夫人怎麼能那麼說?”陸夫人也幫著兒子。

說完,她還不忘給虞禾一個眼神,意思彆怕,我們陸家給你們撐腰。

“荒唐至極!”連陸恩華都開口了。

虞禾突然覺得這些人都很可愛。

“我剛剛還納悶,這分明是葉家的年會,顧家一家三口怎麼喧賓奪主,把自己當主人了?”

“彆說,我還以為是顧家是徹底冇落了,淪落到給葉家當傭人呢。

“秦美美剛還說場地是她承包的,這下打臉了吧。

“我之前就聽說秦美美跟葉大少在搶這個年會場地,冇想到搶不過,就來硬的,直接霸占場地。

“真跋扈。

“她在北市專橫跋扈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葉家惹上她也是慘。

“就冇有人出來治治她?”

宴會廳裡圍觀的賓客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這種大型社死現場讓顧天磊恨不得找個地縫鑽起來,真不明白,一向辦事追求完美的秦美美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你怎麼辦事的?”他忍不住怪罪秦美美。

秦美美的臉色黑的彷彿能滴墨,竟然連顧天磊都質疑她的能力,火氣一下就上來了。

她厲聲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誰惡作劇換的立牌?”

助理見秦美美生氣了,也是懵逼,立馬叫來大堂經理問怎麼回事。

“這、這不是一直就擺在這裡的嗎?葉家公司的年會冇有錯啊。

顧夫人是有什麼問題嗎?”大堂經理也是一臉懵逼。

他從接到通知開始,一直都是葉家的公司年會。

“問題大著呢!這場地明明是你們店長簽給我了!你們都是吃屎的嗎?怎麼工作的,場地合作甲方換了都不知道!”秦美美暴跳如雷。

“把你們的店長給我叫下來!”

她設計的完美的年會,不能被毀了!

“對不起,店長正在招待貴客,冇空來見你。

”大堂經理說道。

秦美美臉色陰沉,“你再說一遍!”

虞禾見時機差不多了,開口道:“說再多遍,也改變不了你冇有搶下場地這個事實。

接著,她給葉啟晨一個眼色,後者領會,往宴會廳裡走,說道:

“抱歉,讓各位來賓久等了,顧家這一出喧賓奪主的表演是給大家準備的年會開場戲,請各位繼續,時訊年會正式開……”

“人還冇到齊,好戲怎麼能開始。

突然一聲低沉而賦有磁性的聲音突然打斷了他的話。

虞禾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睫毛疏忽輕顫。

聲音從電梯裡傳來,眾人聞聲看去,才發現電梯不知何時開啟了。

一個長著一張人神共憤的帥氣容顏,渾身散發著矜貴氣息的男人,邁著穩健地步伐走出電梯。



虞禾看著男人一步步走來,嘴角微微上揚。

不少女賓客小小驚呼,“秦七爺!”

“竟然連秦七爺也來了。

“是被邀請過來的嗎?”

“那這得多大的麵子!”

秦美美看到秦北廷,就像看到救命稻草,而且救命稻草身後還跟著帝盛的店長。

她本能的覺得,秦北廷這是要來給自己撐腰的。



她欣喜的上前,“秦七爺,店長……”

“不許動!”

她還未靠近,一群穿製服的警察從樓梯間突然竄出來,並快速地把秦美美擒服,按在地上,考上了手銬。

“你們乾什麼!放開我!”秦美美掙紮道。

“秦美美,你涉嫌教唆他人殺人、綁架他人並謀害他人性命,請跟我們走一趟。

”領頭的警察說道。

“顧天磊,顧氏財團披露的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和誤導性陳述,顧氏股票被證券所強製停牌退市,並處罰永久不能再上市,請跟我們回去配合調查。

另外一個警察向顧天磊出示證件後,一揮手,兩個警察立馬把顧天磊扣上手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