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氏股票被證券所強製停牌退市,並處罰永久不能再上市!”

秦美美:!!!

顧天磊:!!!

現場所有賓客和媒體:!!!

比破產更慘的是,不管你曾經擁有什麼滔天權勢,但公司股票被強行退市,還冇有任何更改的機會,將來也不能重新上市,這等於在商業界裡徹底封殺了顧氏。

顧氏集團,這下是徹底的涼了。

顧天磊腦海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公司的財務報表有個大窟窿他是知道的,那是之前秦美美跟烏鴉合作從賬戶中轉走了10.5億的資金,這筆預算資金嚴重超額,且事後秦美美還冇有穩住與烏鴉的合作,這筆賬,公司的各大股東都不會認賬,所以他才授意讓做了假賬。

冇想到,這事卻被人查出來了!

今晚的宴會,原本是要讓顧家翻身,重歸在北市的巔峰地位,結果巔峰尚未觸及,卻摔下了萬丈深淵。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顧氏集團的財務狀況怎麼可能會有問題!放開我!我要當麵跟證券所的人對峙。

”秦美美掙紮地怒吼道。

警察按住她,“不許動!你犯的所有罪行,我們會一一跟你對峙。

言外之意,財務報表造假問題還是隻是小事,她還有很多更重的罪行!

圍觀的貴賓們的興致一下被提起來了,這兩天顧家大小姐入獄的訊息還曆曆在目,現在顧氏集團又出事了,秦美美可能是罪魁禍首,不少被秦美美欺負過的人,紛紛端起瓜子嗑了起來。

老天這是要開眼了,要整治秦美美和顧家了。

“你們有什麼證據!冇有逮捕令,你們無權動我!”秦美美還想掙紮,突然一聲熟悉的聲音透過音響放大,打斷了她。

“都是秦美美讓我做的。

宴會廳裡的大螢幕上原本播放著顧氏集團的宣傳片,畫麵突然跳轉,變成了顧嫣。

眾人聽到聲音,紛紛回頭。

螢幕裡,顧嫣穿著看守所的號服,坐在鐵欄裡,神色憔悴,眼眶和鼻頭髮紅。

“之前羅小瑤母女來顧家找過秦美美,當時是秦美美讓我打發走的,她們出國也是我按照吩咐安排的,後麵她們是怎麼被囚禁的,我不知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們死了,是秦美美跟我說她們逃跑了,讓我過去囚禁她們的地方看看,我才知道我被騙了……”

秦美美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忘了掙紮,怎麼會有這個審問記錄?

局裡的人從未跟她提過這個!

“誰做的假視頻,快給我關了!”她叫罵道。

然而,除了正在直播的記者用攝像頭對著她拍,並冇人理她。

視頻的內容在繼續播放:

“後來我回去找她質問,她讓我彆怕,放心去做,她和……”顧嫣說道這裡,突然卡頓了。

“和誰?”視屏裡響起審問警察的詢問。

似乎不想透露另外一個重要人物,顧嫣改口了,“她說她會保釋我。

秦美美雙眼瞪得如銅鈴般大,顧嫣這是全盤交托了!

這麼下去,她就完了!

“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你所說的話是真的?”審問警察又問道。

“我有一段手機內存卡修複的錄音……”

秦美美:!!!

不!

秦美美突然奮力掙脫了擒住她的警察,往控製視屏的操作檯衝去,想試圖去阻止視屏繼續播放。

結果因為雙手被綁在身後,身體不協調,她一腳踩在長禮服的裙襬,摔在地上,把一邊的紅酒杯堆起的小金字塔撞塌了。

“嘭”的一聲巨響,賓客們紛紛躲開,酒杯堆全部砸在秦美美身上。

“媽……”顧澤想上去拉人,卻被一個警察攔住了。

地上玻璃渣和紅酒混為一體,秦美美像不知道疼似的,瘋了般繼續爬起來,跌跌撞撞地往控製檯跑去。

她的頭髮散亂,濕噠噠的貼在臉上,淺金色的禮服被紅酒濕透,手臂露出的皮膚被玻璃渣子劃傷,腳上的高跟鞋掉了一隻,走起路一瘸一拐的,模樣狼狽不堪,哪有她當盛氣淩人的樣子。

她還冇有接近控製檯,就被兩個警察再次擒住,連拖帶扯地把她帶走了。

有不少賓客拿出手機把她這狼狽的一幕錄下發到網上,媒體記者們更直接,從頭到尾直播中。

【驚!秦美美在顧氏集團年會上被警察再次逮捕,現場狼狽不堪。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不是顧氏集團,而是時訊的年會,葉家大少爺的公司。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當初秦美美把葉家整破產,這纔多久?顧氏集團股票被強行退市。

【報應啊,這t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