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歡喜有人愁。

帝盛宴會廳這邊,服務員已經把一地的玻璃渣子和紅酒收拾乾淨。

現場賓客的心情原本因為秦北廷的出現已經熱氣騰騰,再目睹顧家這一出大戲,已經熱火朝天。

大家心裡都意識到了,葉家,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那個葉家,地位更上一層,紛紛都想多拉攏一下葉家。

葉啟晨和葉建明在人群中穿梭,忙著招呼賓客。

“小葉總,借一步說話?”之前還故意暫緩合作的國企劉總端著酒杯找上葉啟晨。

“劉總。

”葉啟晨與他碰杯,抿了口酒後,明知故問的說道:“劉總有什麼話,請說。

經過剛纔那一出,很多貴賓側麵打聽葉家跟秦北廷的關係,還想跟他合作。

他自然也明白劉總的用意。

劉總哪裡不知道葉啟晨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但是他聽信了秦美美的胡言,叫停的合作,上頭讓他重新談起來,他隻能舔著臉,笑道:

“新的合同我已經過完了,你看我們什麼時候找個時間把合同簽了?”

“這個啊……”葉啟晨故作沉吟。

劉總見此,又道:“利潤上,我已經向上頭給你爭取多了五個點。

其實是上頭主動給提的,用意就是想讓他一定要跟葉家合作上。

一般國企的利潤都比較客觀,還能在多加這麼高的利潤,葉啟晨見好就收,道:

“既然劉總如此有誠意,我們明天找個地方簽合同。

兩人又聊了幾句,葉啟晨藉口還有事,轉身開始找秦北廷的身影。

不能否認,秦北廷的到來讓這場宴會成功了很多,雖然他也知道,秦北廷是因為虞禾才這麼做的,但於情於理,他也該當麵謝謝秦北廷。

可他目光在整個宴會廳環視了一圈,都冇有看到秦北廷的人影,連虞禾的身影也冇有看到,他叫來助理詢問。

“小葉總,秦七爺和小姐在半個小時前就離開了。

”助理說道。

半個小時前!

這不是等於宴會剛正式開始,人就走了?!

葉啟晨:“……”

他知道秦北廷是為了虞禾纔來的,還給送上了這麼一份大禮,但這做的是不是也太過分了?!

每次都是來了就把人拐了就跑!

“叮”剛好這時,手機來了條資訊。

他看了眼,是個陌生號碼發來的資訊。

【年會開場還滿意嗎?】

葉啟晨想著這是誰,資訊又來了一條。

【大舅子】

葉啟晨:“……”

不用猜了,他知道是誰了。

——

另外一邊,公安局。

虞禾和秦北廷在審訊室的監控室裡看著警方對秦美美的審訊。

經過兩個小時,因為顧澤出車禍的事讓秦美美精神崩潰了,這一次的審問比之前要順利的多,她基本全盤托出。

羅小瑤母女的死因跟虞禾之前猜測的差不多,人是秦美美讓人囚禁的,母女倆在逃出去的路上,被刀疤男搞死了,順勢丟水庫做成了意外死亡。

至於內存卡,秦美美稱自己是不知情,聖誕節那晚,有人突然送到她手裡,說是羅小瑤埋在榕樹林裡的證據。

她立馬聽了錄音裡的內容,冇想當年羅賓竟然錄音了。

但錄音的內容關鍵部分被人故意弄壞了,隻留下了他們兩個人不全的交易內容,單聽這段錄音,第一想到的凶手一定是秦美美。

但其實,當年交易現場還有一個人,隻是錄音裡那個人的聲音都被毀了。

“那個人是誰?”審問刑警問道。

秦美美突然沉默了,似乎在想什麼,眼神的焦距模糊了。

過了好一會,她纔回過神,說:“是我讓羅賓這麼做的,故意肇事,並作出意外事故,撞死舒芸兒。

舒芸兒是虞禾的養母。

虞禾透過單麵玻璃窗冷冷地看著秦美美,她在撒謊!包庇真正的凶手!

“你為什麼要殺舒芸兒?”刑警又問。

“因為看她不順眼。

”秦美美說道。

這個蹩腳的藉口看起來很符合秦美美之前的仗勢欺人,專橫跋扈的行為,但在十一年前,她也不過隻是秦家小小的旁係,根本撼動不了宗家六房。

而且,她這人追求完美,也愛麵子,根本不會隨意讓自己手上沾有命案,除非是逼不得已或有利可圖。

即便如此,也是被人借刀殺人,就算把她抓了,判了刑,幕後指使她的真正凶手還逍遙法外。

可後麵不管刑警怎麼審問,秦美美都不願意透露真正的幕後黑手是誰。

監控室裡。

虞禾把目光投向一邊的秦北廷,嘴唇翕動,喚了聲:“廷哥。

秦北廷看著她一雙烏黑的雙眸,水靈靈的望著自己,突然感覺喉嚨一陣乾燥。

“嗯?”

“你在部隊裡有冇有學過什麼比較厲害的逼供手段?”虞禾問道。

秦北廷明白她的意思,挑眉,“然後呢?”

虞禾指指玻璃窗裡的審問室,說:“他們的效率有些低,你要是有招的話,露兩手看看?”

她好不容易找到了證據,也逮住了人,眼看著害死養母的凶手名字馬上要脫口而出,秦美美卻不說了。

虞禾已經冇有耐心了,想儘快讓她開口,避免夜長夢多。

秦北廷見她著急了,心事凝重,想逗逗她,“求我啊!”

同在監控室裡的段愛國正要端起杯子喝水,聽到這話,險些冇有噴了。

如果邵琛說這話,他還能欣然接受,可秦北廷向來不是不近女色嗎?

現在當眾撩妹是怎麼回事?!

虞禾:“……”

虞禾:“求你了。

女孩的聲音清冷,與平時的冷不一樣,夾染了幾分乖順,聽起來有點兒綿綿的,讓秦北廷感覺喉嚨愈發的乾燥。

“好,廷哥這就給你露兩手。

”秦北廷揉揉她的頭髮,轉身出去。

然而,監控室的房門剛關上,玻璃窗裡的審問室突然發生了一陣騷亂。

秦美美被逼問到崩潰,想到就算全部交代清楚了,等待她的也是死刑,她還出不去看看顧澤怎麼樣了,於是,竟然想試圖咬舌自儘。

兩位審問的刑警立馬起身阻止她。

虞禾從監控室趕到審訊室,秦美美已經滿嘴是血,被警察架出審訊室,送去醫院治療。

,co

te

t_

um-